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遇物语 >

逃出绿色地狱

时间:2022-09-30 04:2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第一章初到丛林

“小心别给绊到了!”马丁喊道。

美雅舔了舔嘴唇上的汗珠,用力点了点头。这是进两个小时来一行人中的第一句话。美雅二十一岁,与一般日本女孩子不同,由于她有着四份之一美国血统(她父亲是个美国空军上尉与江户美女的结晶品),所以身材高挑,足有173毫米,修长而结实的美腿,细细的腰,高耸的胸脯,外加上一对象猫一般性感的眼睛和秀丽的脸庞。

美雅的父亲尽管是个“杂种”,但凭着集东西洋优点的相貌和哈佛高材生的学识,居然娶了播磨重工社长的千金,从此平步青云,后来更成为新一代的社长。

美雅从小就象她那战死在朝鲜上空爷爷一样,充满冒险精神,在大学里她主修艺术,但最喜欢的却是南美土著的那些神秘的图腾,她总认为那是存在无限的魔力。

上星期,美雅的同学,来自挪威的金发美女艾米丽对美雅提到想与她的男友南美图腾文化研究专家马丁教授到巴西亚马逊河原始部落去考察,但资金短缺无法成行的事情,美雅当即说愿意提供资金,但要带她一起去,艾米丽喜出望外,没口子答应。

美雅回去与父亲一说,当然没获同意,但美雅执意要去,反正她个人的储蓄也有近30万美元左右(大都是外祖父所赐),经济上不成问题,只是她认为在礼貌上要与父母说一声罢了。

美雅的父亲拗不过她,只好同意,“去也可以,但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他说。

“什么条件?”

“我要派一个人与你一起去。”

“哪一个?”

“中村森。”

“他?”

美雅脑海中浮现出中村的样子。中村三十多岁,强壮而冷静。

据说他是陆上自卫队中特种部队里的军官,好象是因为在对新队员进行搏击训练时不小心弄死了一个,因而被赶出了军队。

美雅的父亲聘了他为保安顾问,一次,有暴力团的人想绑架美雅的父亲,是中村一人赤手空拳就将六个暴力团的成员打倒在地,其中打死了一个,两个变成了终身残废,为此警察局着实找了不少麻烦,到后来还是判了个正当防卫了事。

美雅想到这,不禁眉头大皱,但她父亲继续说∶“美雅,有阿森护着你,我和你母亲也放心,不然发生什么意外┅┅”

美雅想,有个人照应也是好的,就点头答应了。

于是经过一个星期的准备,美雅与马丁他们来到巴西。在播磨重工属下水土造纸厂(在当地算是个大型外资企业,政府也敬三分)的帮助下,购齐了装备,包括各种药品、帐篷、通信仪器、小型自动充气的橡皮艇,更重要的是各种枪支和弹药,这是进入原始森林所必须的,因为在森林里有不少猛兽和未开化的原始部落,据说还有吃人族,必须有足够的自卫能力,中村教会了其余几人如何使用这些枪支。

终于,他们出发了,随行的还有三个当地混血种的人,分别叫米格尔、布朗科、皮萨罗,三人都是二十来岁的青年,都熟悉森林里的情况,懂得当地土著的各种语言。

他们是从离圣保罗直线距离大概三千公里的马碌斯镇开始他们的探险之旅的。自早上五点钟进入原始森林,开始时,艾米丽和美雅还是有说有笑,对森林里的各种小动物、艳丽的花草发出阵阵的娇呼,马丁、米格尔他们为了博美女的欢心也是殷勤的向她俩介绍各种东西的名称,话音打破了原始森林的寂静。只有中村没有出过一声,只是保持着警剔的神情。

这样走了两个小时,大家开始沉默不语,在这原始森林的寂静下,无论谁都感到有一种压抑的感觉,脚底下踩着积年的落枝落叶所发出的吱吱声,听起来是那么的单调刺耳。

又走了一阵,树木渐渐有些稀疏,地上却多了一些绊脚的石头,马丁于是提醒各人小心。

艾米丽笑道∶“亲爱的,怎么声音都有些变了,是不是不说话一阵舌头就粘住了,平常你可是油嘴的很的啊。”

马丁回过头笑了笑,正想搭腔,皮萨罗忽然大声喊道“停步,小心蟒蛇!”

马丁回头一看,一条七、八米长的大蟒缠在前面的一根树支上,一对小眼睛冷冷的盯着他们一行人,艾米丽发出一声尖叫,马丁忙不迭想举枪射击,皮萨罗按住他,“算了吧,我们绕开些走罢”。

马丁放下枪,哝哝道∶“好大的家活。”

米格尔笑道∶“我见过十多米长的啦,这条还算中号了。”

美雅白了他一眼,“吹牛!”米格尔耸耸肩,“不信就算。”

第二章东洋女神

一行人再走了一会,树木更见稀疏,艾米丽叫起来∶“前面有个村子!”。

米格尔说道∶“这是个瓦卡族的小村,你们看,前面那根木桩上的蟒蛇骨,就是他们的族徽”。

“真美。”美雅看着阳关下蜿蜒雪白的蛇骨,不禁赞叹起来。

艾米丽指着蛇头,“看它的眼睛,怎会是鲜红发亮的?”

皮萨罗道∶“那是两颗红宝石。”

艾米丽吞了口口水,“哇,那该值多少钱啊!难道没有人去偷吗?”

米格尔有些酸涩的样子,“瓦卡族的人都是一等一的好猎人,射箭百发百中,对偷东西的人,捉住了会被砍掉所有的手、脚指头,再放到河里喂吃人鱼,谁敢去偷?我就见过一个人被捉住喂鱼的惨样,一扔进河里,水就象煮滚了一样,那倒霉鬼惨叫连天,水面直泛红,没到五分钟,拉上来的就是一副白骨┅┅”

“哇,真恐怖,别说啦马丁,瓦卡族这么可怕,我们不要进他们的村子。”

艾米丽又尖叫起来。布朗科对艾米丽说道∶“瓦卡人只是对偷东西的人动粗,平时是十分友善的┅┅,咦,他们村中有人快死了,你们看,那是送魂烟”。

果然,村里升起一股红色的烟。美雅看着那蟒蛇图腾,说道∶“我们进村看看吧。”

于是他们走进村子,来到一间较大的屋子前,近百个瓦卡族人围成一圈,聚集在屋前一块象是广场一样的空地上,圈中平躺着一个瓦卡人,看上去倒也是健壮得很,只是脸色苍白,不停的发抖,奄奄一息的样子,又有一个全身画满五彩图案的老人,双目紧闭,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辞,又不停地将一个盘子里的黑色粉末扔到火堆里,升起阵阵红烟。

一个头上戴着古怪饰物的瓦卡族人,在几个手持标枪的同族簇拥下,迎向美雅一行人。

米格尔走前几步,竖起右手拇指,放到鼻子上,同时用土语说了些什么,那瓦卡人也做了同样的姿势,“那是瓦卡人表示友好的手势。”

布郎科对美雅他们说:“那个戴饰物的是这条村的村长,躺在那的是这条村中最好的猎人,他在三天前被。哦,白人用魔法盒子照射过,魔法盒里的凶灵要将他的灵魂拉到盒子里,村里的大长老在作最后的努力为他驱除凶灵。”

米格尔与村长不停的谈话,布郎科一句句翻译出来。

马丁问道∶“魔法盒子?哪是什么?”

布郎科道∶“村长说他也不知道。”

这时候,那个长老忽然睁开眼睛,大声喊了一声,就倒在地上直喘气。其他瓦卡人也一齐喊叫起来,并且直盯着美雅他们,将他们围在中央。

艾米丽吓了一跳,拉住马丁的手不放,美雅发现连一直说着话的米格尔和瓦卡人村长也是一脸惊讶地望着她和中村森,大声问道∶“米格尔,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们望着我和中村先生。”

米格尔脸上抽动了一下,“大长老刚才说,只有东洋来的女神和武士才能赶走凶灵。”美雅叫起来∶“我和中村先生可不是女神什么的。”

村长望着美雅,忽然跪下,双手向天说了句什么,全体瓦卡人都跪了下来,同样喊了起来。

美雅望着米格尔,“村长说求女神赶跑凶灵,救马鲁的性命。”米格尔说。

美雅慌了手脚,连连摆手。瓦卡族人依旧跪地不起。一直不说话的中村开腔了,“美雅小姐,我们可以救他。”

“中村先生,我们怎么救呢,你可以说是个武士,但我可不是女神啊!”美雅都快哭起来了。

中村对米格尔说∶“告诉他们,女神愿意救马鲁。”

米格尔依言告诉了村长,瓦卡人都欢呼起来。布郎科对中村说道∶“森先生,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啊,要是骗他们,会被拿去喂吃人鱼的!”

中村没有管他,通过米格尔叫瓦卡人拿一把大刀,一个马铃薯来,他对美雅说∶“美雅小姐,看来那马鲁只是见了一些什么恐怖的事情,受了惊,于是自我暗示会死去。你马铃薯放在马鲁的头上,告诉他你已将所有凶灵赶到里面,然后我一刀砍开,再告诉他凶灵被砍死了,解开马鲁的心结,就可以了。”

美雅听后十分同意,将马铃薯轻轻放在马鲁头上,马鲁虽然有两个族人搀扶着,但双脚还是抖个不停,他拼命将眼向上望,想看看凶灵是怎样被赶到一个马铃薯里。

中村接过大刀抛了抛,还算趁手锋利,慢走近马鲁,双手握刀举过头。

所有人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直了眼看着那把刀,马鲁虽然是个勇敢的猎人,但还是吓出了尿来。

中村忽然笑了笑,刀光一闪,马铃薯剖成两半,马鲁的头发也没切短一根。

过了好一阵,才传来叫好声。米格尔也是乖巧,大声宣布凶灵已被东洋武士消灭了。

瓦卡人狂声大叫“东洋神!东洋神!”

马鲁也觉得精神一爽,表示肚子饿了,要吃东西,马上有人扶他进了一个房子。布郎科和马丁连声赞中村好计策。

在村长的邀请下,他们住进了一间大房子。

第三章魔法盒子

在村里住了两天,美雅和马丁、艾米丽看遍了村里的所有图腾标志,各种原始的工具、装饰,收益良多。

第三天,马鲁已经好了,来感谢东洋神的救命之恩,中村和米格尔问起他见到“魔法盒子”的经历。马鲁就说了起来。

“那天,我象平日一样,到森林里打猎。当我来到河上游附近的一个小山谷时,听到一阵女人的笑声,于是我小心地走了过去,,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望过去。我看见五个白人,三男两女,都是金头发蓝眼睛,其中一个男人提着魔法箱子。在树上绑着六个帕塞族的人。”

这时布郎科惊叫“帕塞族,天,他们捉了帕塞族的人!”

中村问米格尔∶“帕塞族又怎样了?”

米格尔对他说∶“帕塞族是这一带最凶残的土著人,他们极端憎恨白人,也不愿接触现代的文明。曾经有过传教士带着粮食、食盐和其他东西想进入他们的聚居地,结果被杀死并分尸,头颅挂在树上,以警告不要再找他们。平时谁都不会招惹他们,幸好他们也不会主动攻击别人。”

“原来如此。”马鲁又继续说∶“六个帕塞族的人都是赤条条的。那两个白种女人,先是脱光自己的衣物,在帕塞族前走来走去,男人用魔法箱子对着她们,接着她们用手搓摸着自己的乳头,分开腿用手指玩阴蒂,插阴道,两人又搂在一起相互爱抚,另两个白种男人也是全身赤裸,用手不停玩弄自己的阴茎。

“四个帕塞族的男人眼睛发红的看着两个女人搞同性恋,阴茎也充血竖了起来,拿魔法盒子的男人将盒子对准四人的阴茎和睾丸,并拿了两把带锯齿的刀给两个女人,那俩女人忽然将两个帕塞族男人高耸的阴茎连睾丸一下子切了下来,两帕塞族男人惨叫起来,下身的伤口足有碗口大,鲜血直喷,女人用力地握住切下来的阴茎,血水就在阴茎前的尿道口挤了出来,喷到了魔法盒子上。

“拿盒子的男人用布擦了擦,笑骂了一句什么,另两个男人也笑了起来,那两个女人更是狂笑,将鲜血淋漓的阴茎插到自己的阴道里,就这样走到另两个帕塞族男人前,一刀割断了他们的喉咙,再用力切了一圈,头就掉了下来,喷出来的血将两人的金发和身体也泄成红色。

“两个女人更加疯狂了,她们将插在阴道里的阴茎拔出,塞到死人的口里。

拿盒子的男人一直用盒子对着她们。另两个男人也拿出刀子,走到被切了阴茎的帕塞族人前,用刀深深地捅进腹部,向下一拉,大堆的内脏掉了出来,又切下了小腿,拿起来扔到女人那边,白种女人捡其来,当作棍子一样殴打剩下的帕塞族女人的乳房,发出“啪┅┅啪”的声音,其中一个举刀往一个帕塞族女人的眼睛扎过去,刀子穿过后脑插到了树上,另一个则对自己的猎物的头用力砍去,几刀后,就把头横着砍成两半,白色的脑浆混着血流了一地,那女人抛掉刀,在半截脑壳里掏了一把脑浆,抹在乳房和阴阜上,金黄的阴毛上沾着红白的脑浆,就象有人在处女的阴阜上射了精一样。

“看到所有的帕塞族土人都被杀死了,两个白种女人兴奋异常,相互抱着狂欢乱舞,两个白种男人走了过去,女人跪下来,含住了早就充血硬挺的阴茎,又舔又吸,男人发出满足的呻吟,这时,拿魔法箱子的男人将箱子对着四个正在口交的男女。”

马鲁用力吸了一口气,接着说∶“看到这里,我实在是胆战心惊,我想,那几个白人一定是用血来满足魔法盒子里的凶灵的欲望,于是我悄悄起身准备逃跑,但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树支,发出“啪”的一声,我见行藏败露,于是没命地逃跑,那几个人倒是没追我,但我在逃跑回头看见那人一直用魔法盒子对着我,他一定是让盒子里的凶灵来抢走我的灵魂。

回到村子,我就感到全身无力,头痛欲死,幸亏东洋女神和武士消灭了凶灵,保存了我的性命!”

(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