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遇物语 >

恋足文学之二--我与主人

时间:2022-10-01 04: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主人在浴室中“哗哗”的放水洗澡,阿珍在为主人铺床,我跪在床边。阿珍猩红色的高跟鞋就在我眼前,十五公分的鞋跟使她的脚几乎直立,我可以透过长统袜看见她脚面的血管。

我的双手被她用主人刚脱下的一只长统袜反绑在背后,脖子上带着栓狗的项圈,阿珍没有拿着链子的另一端,但不许我直起腰。

期待着马上要开始的鞭打和侮辱,我的阴茎已经有些勃起。一个很小的可缩放的铜环套在阴茎和睾丸的跟部,我感到它箍得更紧了。

阿珍第一次和我提到主人的时候,我感到跃跃欲试又有些害怕。我和主人的女佣阿珍曾经是情侣,常常作性虐的游戏,那时我喜欢膜拜她的身体,喜欢被她折磨,但我还是自由的男人。而不知从何时开始,她计划把我献给她的主人,我最终同意了她的提议,来到主人的别墅作主人和阿珍两人的性奴。

我听见主人从浴室中出来,她穿着拖鞋走进卧室,来到我的背后。阿珍拿起我脖子上的链子,也跪在我的旁边,双手举起链子递向主人。我控制着自己不把嘴唇伸向主人雪白丰腴的脚,听见主人命令阿珍开始。

阿珍随即站起来,牵着我直起上身。她先取出主人洗澡前脱下的内裤套在我头上,三角裤的立裆正贴着我的鼻子和嘴,瞬间我闻到了主人阴部摄魂的气息,阴茎不可抑制的竖起。

接着,她取出主人的另一只长统袜勒进我的嘴里,并在脑后打了结。我的眼睛从三角裤的两个洞里看见主人已经坐在床边并把脚抬起来,我象每天做的一样弯下腰,等待主人温暖芳香润滑的脚掌踩在我的后颈上。可我等来的是主人脚底猛烈地一击,我的头砰地撞在地板上,我不由自主地在喉咙里叫了一声,同时久久期待的快感迅速涌遍全身。

突然的前俯使我失去了平衡,头颈被主人牢牢地踩在地上,我的臀部不得不高高翘向空中,充份勃起的阴茎从两腿间向后突出。阿珍把高跟鞋踩在我的屁股上,命令我不许改变姿势,我的头在主人脚下费力地点了点,招来主人对我的脸部更用力的一击。

阿珍摘下了腰间的皮鞭,开始抽打我的臀部,而鞭稍不时掠过我向后挺出的龟头。我的全身被剧烈的疼痛和燃烧的快感涨满,几乎快要爆炸了,但没有主人的允许我不能达到高潮。我用力忍住不射精,同时疼痛逐渐驱走了并存在身体上的快感,而鞭打得越厉害,我越沉陷在更深刻的灵魂的满足中。

主人不时用力地踏着我的脸,我的脸能感觉到她脚上的汗水。直到主人终于用尽全身的力气狂叫,向我的头猛蹬了数下,精疲力竭的把双腿岔开仰躺在床上后,阿珍才停止了鞭打。她把手伸进我的项圈里,猛地把我的头从地上拎起,我的脖颈瞬间感到一阵剧痛,使我已经麻木的大脑恢复了一丝意识。

她解下我头上的内裤和长袜,还没等我缓一口气,就把我的脸死死地按在主人的两腿间,并抬起脚牢牢地踩在我的肩膀上,我感到她的鞋跟带给我尖锐的刺痛。我开始用舌和嘴唇满足主人的阴部,主人的阴唇里流出了大量的分泌物,全部吸入了我的嘴里。主人的胯部和臀部不停的抽动,又一次发出了叫声。

阿珍解开了我双手的捆绑,再次用长统袜把我的眼睛 住,使我不能从主人的上面看见她的身体,并命令我爬上床去,两腿分开跪在主人的两腿间。当她跪在床边举起主人的两腿放在我的腿上时,我的龟头触到了主人大腿内侧的皮肤,尽管我拼命忍住,还是流出了几滴精液。阿珍用鞭稍把我的阴茎送入了主人的阴户,我开始前后抽插,同时感到阿珍正跪在旁边用双手在主人的乳房和腰腹不停地抚摩。

主人的阴户被自己的淫水充满而且越来越热,最终在阿珍的命令下,我射了精,然后自己趴在主人的两腿间,把主人阴部残馀的淫水与精液全部舔干净。主人还在由阿珍抚摩着,我自己爬下了床,跪在床脚边吸干主人脚上的汗水。

主人入睡了,阿珍也下了床,把皮鞭挂在腰间,拿起我项圈上的链子,牵着我从主人的卧室到她的房间。她翘起一只脚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我背对她跪爬在她前面的地板上,她一边用高跟鞋的尖头撩拨我的阴茎,一边把腰间的皮鞭摘下。我知道那粗黑的鞭柄马上要插入我的肛门,对疼痛的恐惧使我两臀的肌肉不自觉地紧绷,而阿珍则不由分说地用力插入那长长的器具,并用力地一下一下地袭击我的腹腔,或者在我的肛门里转动。

我的阴茎又开始勃起,我能看到龟头的裂缝中流出了一滴体液并挂在那儿。

阿珍抽出了皮鞭,命令我仰躺在地上。我躺下后,她盯着我踱到我的头部,把一只脚从鞋里拔出来,放进我早已张大的嘴里。她的丝袜摩擦着我的口腔,她的脚趾顶着我的喉咙,我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眼睛从她的小腿、大腿直盯到她的短裙里。

她的目光从两乳间也盯着我的脸。她开始踢我,用被我的口水沾湿的脚踢我的头。然后她撩起裙裾,把短裤褪到膝头,一下子坐在的脸上。我用舌尖舔她的阴蒂,她则更深地把阴户埋在我的嘴里,并命令我用力地吮吸。

我的龟头不时受到皮鞭的抽打和高跟鞋的蹬踏,又一次朝天而立。阿珍坐起了一点,用手抓住我的肉棍,对准洞口坐了上去。我看着她白淅的后背上披散晃动的长发,阿珍命令我向上挺胯迎合她的动作,我照她的吩咐作了,在她向空中发出强烈呻吟的时候射了精。她后仰着头继续骑在我身上,用手抚揉着自己的双乳,头发垂到我的前胸。

良久,她站了起来,甩掉了内裤,蹬上高跟鞋。我请求她让我闻一下她掉在地上的内裤。她同意后,我爬起跪在她白色的三角裤前,把口鼻埋在上面摩擦闻舔,就是她这带有浓烈异味的白色小裤把我带进了受虐狂的天堂和地狱。我趴在紧贴了她的性器一整天的布片上,感到自己的灵魂被紫黑色的欲望填满了。

她终于又把我牵回了主人的床头,主人那丰满成熟的肉体已经彻底放松入睡了。她把我的颈链栓在床栏杆上,我站起来,以便她把我的阴茎紧紧地一圈一圈缠上两股绕在一起的麻绳,向上拉起贴在腹部。然后,麻绳的两股分开从胯骨上绕向背后打一个结,我把双手背过去,交叉放在那个结上,让阿珍反绑住。

麻绳从屁股沟中拉向前面,紧紧地勒进肛门。在前面先把整个阴囊绑住,两个睾丸外部的包皮紧绷;两股麻绳又分别在两个睾丸上绕了好多圈,从被向上拉起的阴茎与肚皮的空隙中交叉拉过去,然后在阴茎上牢牢地打了一个结。我已感到整个性器火辣作痛,捆绑才算结束。

我要整夜品尝这越来越强烈的针刺般的痛苦,直到明天早上把主人起床后便撒在我嘴里的所有尿液喝光。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