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遇物语 >

恋足文学之三--学校篇

时间:2022-10-01 04: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林,是一名高中生。居住在一座省城旁的小镇内,他的父母都是农民。林的学习成绩很好,考上大学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农家的孩子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这些,土里刨食是刨不出大学的费用的,他们需要赚的还有另一样东西,那就是学费。

省城有一家私立的大学,专门收一些这样的学生,为他们免去学费,提供生活的费用,唯一的条件,就是你必须是这个村的第一名。林,作为一个农家的孩子,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了。林夜以继日的温习,终于,高考结束了,林的分数很高,可惜他仍然是第二名,仅以五分之差名落第二。

有生以来,林没有这么沮丧过。父母朋友都开导他,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听了。

过了几天,省城的私立大学校长和他的女儿来到了这里,随行的还有好一些人,他们是来接这里的状元的。老早,村里的人就已经准备好了农家的饭菜,来迎接他们的贵宾。因为这比特校长每年都会来接走一位农家的孩子,圆他的大学梦,村里人都很感激他。

而这次他又带来了一个生面孔他的女儿,众人放在她身上的注意力甚至超过了放在她父亲身上的,因为她实在是太漂亮了。她总是露着甜甜的笑容,大大的眼睛在笑的时候眯成了一条小缝,十分的可爱。修长的双腿,丰满的胸部和臀部,前突后翘,乃为魔鬼的身材。弯弯的柳叶眉,高挺的鼻梁,清亮纯真的眼神,带着甜甜笑意的樱桃小嘴,给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乃为天使的脸庞。

这种美人,连一直以来被高考阴影所笼罩的林都看得目定口呆,傻傻的望着她。她的目光在众人中掠过,不知是发现了林的目光还是其他的原因,她的目光居然停留在了林的身上。良久,才随她的父亲而去,林为此而遭来了不少嫉妒的和 慕的目光。

下午,林和那个第一名双双被录取了。那比特校长说这次破例,因为他们的分数实在是很高,而且相差这么近,扔下谁都可惜了。这对林一家来说可是天大的喜讯,连夜收拾东西,第二天就和那位校长一起返校了。

在学校中,他听到传闻,他的录取是校长的女儿说情才临时决定的,并不是因为他的分数高。

林的其他待遇也和其他的学生不一样,他被分到了统招班里,而其他的农村孩子都在特招班里。而且,更加巧合的是,校长的女儿和林同班,她的名字叫做琼儿。

起初的一个月,林过着正常的生活,直到那一天。

上午的课程结束了,林迎来了又一个午休的时间。

“林,过来一下好吗?”琼儿坐在椅子上,带着甜甜的笑对林说。

林很惊讶,他没有料到这位千金小姐会主动与自己打招呼。林来到这里一个月了,还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因为这位小姐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加上林本来就是个内向的人,所以尽管听说自己的录取和她有关,却没有向她道谢,甚至连招呼都没有打过一次。

林走了过去,“有什么事情吗?”林问。

“我父亲的学校你住得还惯吗?”琼儿似乎很关心林。

“哦,谢谢你,这里很好。真感谢你父亲。”林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只感谢我的父亲吗?”琼儿有些不高兴了。

林明白了,说∶“当然还有感谢你啊!我知道是你说情我才可以进来的。”

琼儿笑了∶“那你要怎么感谢我呢?”

“我,我┅┅我也不知道,反正我以后会报答你的。”林回答。

“我现在就要你报答,我要你听从我的吩咐,不得违抗我的命令,明白了?

现在我的鞋带散开了,我要你跪下来帮我系上。”琼儿坏坏的笑着说。

林以为她在开玩笑,傻傻的笑着,就是不动。琼儿的脸色变了∶“你听到了没有?!”林这才发现周围有不少人在看着,似乎琼儿已经夸下了海口,说可以让林当众为她系鞋带,林如今的反应让琼儿很下不来台。

琼儿看林还没有动,对他说∶“你怎么了?不想念书了是吗?你忘了你是怎么进来的了?!”

这么多人看着,林又被刺伤了他最痛的疤。林惊讶的望着琼儿,琼儿那有些稚气的脸上散发着一种特殊的威严,很难想象这威严是发自琼儿,他总是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可是惊讶之馀,林又发现面对这种尊严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那是一种快感。他发现,他居然渴望就这样继续下去,继续置身于这种威严之下。

有几个同学聚了过来,八成是听到风声来看热闹的,看琼儿的样子,也并不象是在开玩笑。虽然遇上这种事情很古怪,但林没有时间多想了,眼下他必须维护自己男人的尊严。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爸爸有本事不代表你有本事!没有你爸爸,你算老几啊!别以为自己是千金小姐就可以看不起别人!没有你爸爸,你没什么了不起,我钦佩你父亲,并不代表我就瞧得起你!”

林说完了,可是琼儿只静静的看着他,没有任何激烈的反应,可是她的目光让林不寒而栗,林急忙的跑出了教室,避开了。事后,林觉得自己的话好象有些重了,可是他就是没有那个勇气去道歉。

这天晚上,放学了,林正匆匆的赶往宿舍,一名女孩子拦住了他∶“你是林吗?”女孩问。

“是我,你有事吗?”

“校长找你,要你去他家里。要赶快去啊!”说完,女孩就走了。

林知道校长的家在哪里,自己去了。他想∶没准儿就是因为今天中午的事情吧?

按响了校长家的门铃,门开了,可是迎接他的不是慈祥的校长,而是几个凶神恶煞的大汉。几个大汉架着林把他扛进了屋里,屋子里铺着地毯,几个人脱了鞋,又把林的鞋子脱了下来。

林是农村出来的,从没遇上过这种的事情,他吓坏了,惊恐的看着四周的大汉,象一只待宰的鸡雏。

这时,一个甜润的声音出现了∶“你们放开他吧!可以了。”

几个大汉散开了,林向着声音的方向望去,这一望,他可着实吃了一惊!眼前的不是琼儿吗?!难道她因为白天的事情绑架我?她要干什么?

此时,琼儿已经到了眼前。琼儿甜甜的对他笑着,看着他惊恐的表情,林感到很丢脸,尴尬的笑了笑,刚想问这是怎么回事儿,突然,“啪”的一声,琼儿狠狠的给了林一个嘴巴∶“你还笑得出来啊!”琼儿的脸色变了。

林的脸上火辣辣的痛,眼泪都出来了。琼儿看了,又露出甜甜的笑容∶“你白天不是很嚣张的吗?现在怎么哭了?”琼儿以她那甜润的声音问。

林挨了打,不敢多说话了,只是以胆怯的眼神看着琼儿。他知道,如果他反抗,他非但打不过旁边的几个大汉,而且他的学业也要泡汤,他会被学校开除,回家种田。现在的他,命运完全掌握在琼儿的手里。

琼儿又发话了∶“今天,你在学校里满嚣张的嘛,连我你都不放在眼里,你忘了我是谁了,是吗?今天我就是来唤醒你的记忆的。”

林感觉到事情不妙∶“今天是我不对,我太冲动了,对不起,我┅┅”

“咚”的一声,琼儿没有等他说完就朝他的小腿上踹了一脚,林“啊!”了一声就跪在了地上。琼儿抬起右脚,一脚踩在林的肩上,把他踏倒在地上,说∶“对不起就完啦?!”

林感到前所未有的屈辱,挣扎着想爬起来,几个大汉走了过来给了他一顿猛踹。林头一次感到自己真的要死了,在地上痛得滚来滚去。有一脚踹到了他的肚子上,他感到连呼吸都困难了。

琼儿再次走到了林的身边,抬起一只脚,踩在林的胸脯上,说∶“你今天一定是要挨打了,只不过,是要他们打你还是要我打你,可以由你挑。选择吧!是要我这样踩着你,还是要他们来踹你?”

“这小子不识相,我们踹死他算了!”一个大汉说。琼儿一扬手,那大汉闭嘴了。

“怎么样?想好了吗?”琼儿继续问。

林在痛苦中明白了,他,作为一个寄人篱下的农村孩子,是不可能违背得了这样的事情的,对方的势力太强大了。他决定屈从了,让琼儿打自己总比那几个大汉打得轻啊。

“我,我┅┅我让你打┅┅”林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男人的尊严不容许他大声的说。其实,从琼儿第一脚踩在他的肩上的时候,他就发现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似乎他并不厌恶被琼儿踩在脚下,只是尊严不容许。

“你‘让’我打?你命令我?!”琼儿显然有些生气,她把脚拿开了。几个大汉看到了,又围到了林的身边。

“我求求你打我吧!”林害怕了,大声的喊起来。

“哈哈哈哈哈┅┅”一串银玲般的笑声传来。琼儿好象很高兴他能这么说,“好,这是你求我的哦,我可没有强迫你哦!”琼儿笑着说。

林躺在地上,看着琼儿的笑容,突然他发现这种感觉蛮好的,躺在美女的脚下,美女正以优雅的步态向自己走近,走到自己的身边,在美女的脚下,从下向上看着美女轻轻的抬起脚,慢慢的落下。

接着,那穿着白色棉袜的美脚落在了自己的胸脯上,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有一种突破了自尊的束缚,一种解放了某种欲望的感觉。林终于发现,原来他的心底就有一种躺在美女脚下的欲望,只是受自尊的影响,这种欲望一直没有表露出来。

“要开始喽,你要准备好。”琼儿甜甜的笑着说。

林从下向上望着这笑容,他感觉浑身一阵趐麻,胸脯上的脚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给他无限的诱惑。他现在确信了,这的确是他想要的,他的确想躺在琼儿的脚下让琼儿踩着他。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但是他知道,这感觉很好。

琼儿开始她的惩罚了,她却不知道,脚下的这个人此时已不是在受罚了,而是在享受。琼儿把重心移向了踩在林身上的那只脚,慢慢的抬起另一只脚,然后两只脚都踩在了林的身上。琼儿的体重很轻,不到90斤,但是这样的体重完全踩在林的身上,林还是有些受不了,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琼儿看了很得意,把两只脚并拢在一起踩在林的肚子上,还不时的翘起脚后跟,一颠一颠的,很调皮。林受不住了,叫了出来。

“你的嘴好象不老实啊?”琼儿说。

林感到不妙,可是他居然同时又产生了一丝的期待。果然,琼儿在他的身上从腹部开始,挪动她的玉莲。步子非常小,一步一步的走向林的脸。林想求她不要,可是琼儿踩在他的胸脯上,使他发不出声音。

琼儿在一步步走近,那双玉脚一点一点的接近林的脸,最后,终于有一只落在了林的脸上。林的脸在琼儿的脚下变形了,原本有 有角的脸在琼儿玉脚的压迫下完全变成了脚底的形状。琼儿的脚很软,紧紧的贴在林的脸上,盖住了林的口鼻。林在琼儿的脚下承受着压力,呼吸着琼儿特有的脚香,完全的陶醉了。

琼儿觉得差不多了,就从林的身上下来了,回过头,想看看林那屈辱痛苦的表情。可是,令她诧异的是,林的脸上没有她想看到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满足与陶醉。

琼儿愣了一下,林的表情着实出乎她的意料。不过,她似乎马上又明白了什么,琼儿慢慢的走向沙发,转过身,坐下了,曲起一只腿,脚踩在沙发上,侧着头,注视着林。林这时才发现自己失态了,赶忙跪坐起来,低着头红着脸,不敢面对琼儿的目光。

“你们都出去吧,有事我会叫你们。”琼儿发话了。

“这样行吗?”那几个人有些不放心的问。

“没关系,我不会看错的。”琼儿满有自信的回答。几个人听从琼儿的话,都出去了,房间里只留下了琼儿和林。

“刚才你那表情是怎么回事儿?”琼儿首先打破了寂静。

“没,没有啊。”林极力掩饰自己的慌张。

“你刚才的表情┅┅不象是受了很大的屈辱啊?”琼儿继续注视着林的表情变化。

“┅┅不是┅┅”林心慌得很,因为他知道,他的内心世界可能要曝光了。

“你好象很喜欢让我踩啊?是不是?”琼儿继续攻击,不过,这一句说得很柔。

“我┅┅”林无法承认,可是他同时又觉得自己无法否认,他只能这样沉默着。

琼儿不再发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踩在沙发上的那只脚,脚趾一翘一翘的,似乎在散发着某种挑逗。

就这样,持续了一会儿,林再也忍受不住了,目光一直不停的往琼儿的脚上看,虽然很胆怯,但是从中还是可以看出那是一种渴望的眼神。

“你很喜欢我的脚是不是?如果是,我可以让你吻她。你听懂了吗?”琼儿又发问了∶“把你的真实感觉说出来!”

严厉的话语配合威严的表情,林终于崩溃了。这种崩溃不是来源于恐惧,而是来源于满足,这种被 驾的感觉给了他巨大的刺激。

“我喜欢您的脚,我喜欢被您踩在脚下,我喜欢那种感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是我就是喜欢。您踩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就有一种┅┅一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很好。”林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琼儿有一些惊讶,她没想到一向少言的林竟然说出这么多的话来。紧接着,琼儿用手背轻掩着嘴,轻轻的笑了起来,说∶“我以前就听说有的男孩喜欢女孩的脚,喜欢受女孩的虐待。可我只是听说,没有亲眼看到过,没想到今天真的让我遇上了。”说完,又看着林。

“是的,我就是那种男孩。不过,我原来并不知道,今天您踩我的时候,我才发觉。”林坦白了。

“这么说,是我开发了你?可是好象开发得还不够的样子啊。”琼儿说完,就把沙发上的脚放了下来,微微向前伸出,“面对我的脚,你该怎么做?”琼儿坏坏的望着林。

此时的林,象在做梦一般。他越发的感觉到体内的烈火在燃烧,下面明显的有反应。急忙的跪爬了过去,抱起琼儿的脚疯狂的亲吻起来,就象久饿的狼见到了食物一样。

琼儿起先是一惊,不过很快就习惯了。同时她也十分喜欢这种征服的感觉,那是一种彻底征服的感觉,一个男人,跪在自己的脚下不说,还在亲吻自己的脚丫子。至上而下的观看一个男人臣服于脚下,这种彻底的征服感使她很兴奋。

林把脸紧紧的贴在了琼儿的脚底,把鼻子深深的埋进琼儿的脚趾处,深深的呼吸着。琼儿很干净,袜子总是雪白的,即使是穿了一天了,也仅仅只是有些温湿。温润的气体夹杂着淡淡的脚香,每次进入林的肺部,林都觉得象是受了一次洗礼。每次吸入琼儿脚上的气味,都会觉得自己变得更加圣洁了。林张开嘴,用嘴唇轻轻的摩擦着琼儿的脚,摩擦着那白色的棉袜。

“好痒,把袜子脱掉吧。”琼儿在林亲吻她的脚心时说。

林张开嘴咬住了琼儿的袜襟,褪了下来。尤物显现,林惊得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琼儿的脚真的不是一般的美,整只脚上的皮肤没有一点儿遐疵,光滑细腻,就象经绝世技师雕琢过的美玉;脚背柔若无骨,血管很淡,若隐若现,更增加了几分紫色的诱惑;脚底没有半点皮茧,粉色的脚底肉感很强,具有包容力很有磁性;五个脚趾紧紧的并在一起,第二个脚趾要比脚拇趾长,五个脚趾像五颗粉红色的豆子,看了让人流口水。玉趾可餐啊!

正在林仔细的端详着尤物的时候,这尤物忽然动了一下,吓得林猛地把头低了下去,把那尤物高捧于头顶。上面传来了欢快的笑声,林这才慢慢的抬起头,把嘴唇贴在琼儿的脚后跟上,一点儿一点儿的向上吻,圆形的脚后跟和林那半张的口刚好形成天衣无缝的结合,林的舌尖轻轻的划过琼儿的脚跟。紧接着,划过琼儿的脚心,因为痒,那里荡起了些许涟漪,林的舌尖将这些涟漪轻轻划过,每一个都给了林不同的刺激。

林渐渐地支持不住了。林继续向上,将舌尖轻轻伸入琼儿的趾缝中,细细的品味,林尝到了一种淡淡的甜味儿。终于,琼儿的脚趾进入了林的嘴里,林的舌尖在琼儿的脚趾中不停的游走。最后,林把舌头放在了琼儿的脚趾之下,细细的品味着这幸福的快感。

可是琼儿并不老实,就在林含着她的脚趾的时候,她突然快节奏的动了动她的脚趾,巨大的刺激由林的舌头传遍全身,林感觉到下面一阵趐麻,浑身无力的瘫软在琼儿的脚下。

此时的琼儿也得到了相当的享受,显然,她喜欢林的表现。一个男孩这么服服帖帖的跪在自己的脚下,这还是第一次。琼儿抬起一只脚,踩在林的脸上,轻轻的摩擦,象在爱抚自己的宠物。林在琼儿的脚下也十分的顺从,象猫儿一样,用自己的脸迎合着琼儿。

过了一会儿,琼儿把两只脚都放在了林的胸脯上,站了起来,对林说∶“没想到你最后会这么顺从┅┅今天就到这儿,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明天去到学校,我们还是一般的同学,明白了?如果你愿意,放学后,我们再继续我们的游戏。”说完,琼儿从林的身上走了下来,转过身,又恢复了以往那甜甜的笑容,目送着林的离开。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