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遇物语 >

魔天苍空(魔王重生第二部)

时间:2022-10-01 04:3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第一章∶灵魂转移

在床上,一对男女正在享受着云雨之欢。

“啊~~插得好深┅┅好爽┅┅顶到里面了┅┅”少女背对着少年跨坐着,肆意地摆动着腰部∶“哥┅┅我还要┅┅快一点嘛!把你的亲妹妹插翻啊~~”

没错,少年是少女的亲哥哥,两人正在做着社会所不容的事情。

男子名字是草 光,是位拥有“魔王”力量的少年;而少女则是他妹妹草玲。

因为魔王“红瞳”的力量,玲身体深处对哥哥光的情欲完全被解放开来,结果显而易见地,玲不仅心里就对光有着超乎寻常的爱意,连身体也因为如此而完全献给了光。

“啊~~~~~~”随着拉长音的叫声,大量的阴精自接合处喷洒出来,而光也顺便将精液射进玲的肉体之中。

“哈┅┅哥哥的东西┅┅都进来了┅┅”躺在光的胸膛,玲露出一副满足的表情。

“好了,快点睡吧,明天不是最后一天上课了吗?”光躺在床上说道。

“放暑假了啊!又要开始无聊了。”玲转了个身,整个身体趴在光的身上,下面也就这样转了一圈∶“当然,如果整天和哥哥这样玩的话又是另当别论。”

玲说着,还故意扭扭腰部刺激光的分身。

“别把若叶和其他人给忘了。”光敲玲的额头,说道。

“对了,明天应该也是哥的生日吧?”

“什么‘应该’?身为我的妹妹,连我的生日都不确定?”

“耶嘿嘿┅┅”玲吐着舌头,一副俏皮的模样。

“不过真快呢┅┅已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从那天开始。”光望着窗外,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啊,那天┅┅也是把我的第一次给哥哥的日子呢!”

“你啊┅┅真的会嫁不出去喔!”

“我只要哥哥,要嫁也要嫁给哥哥。”

“好好好,随你。早点睡吧,我可不想看到我亲爱的妹妹挂着熊猫眼去上课喔!”

“是~~”

同时间,在地下室的训练场地(将储藏室清出部份空间),一个人影正在急速移动着。握着两把木刀,身上穿着巫女用的服装,但胸前却毫无屏蔽,露出了大半的胸部出来。光看那头白色的头发,就知道是“四天王”之一的神尾观铃。

她接连不断地攻击着中央的沙包,看她的汗已经把整件服装都沾湿的情况看来,显然已经练习了好一阵子了。

而在一旁,崛江奈留也坐在地上看着观铃练习,只是眼神有点惺松,似乎已经是睡意缠身了。

“想睡就先去睡吧!”观铃看到奈留的样子,便停下来说道∶“虽然说明天是最后一天上课,但是总不能因此而趴在桌子上睡整天吧?”

“没关系啦,反正后天就放暑假了。”奈留挥挥手,示意没关系后,说道∶“不过这么一来就开始无聊了。”

“无聊?”观铃瞪了奈留一眼∶“这么一来你不就可以成天赖着主人,要求他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你的体内?这样还会无聊?”

观铃说得正经,奈留倒是听得脸都红了∶“喂喂,又不只我一人这样想,光是摆平他那个独占欲狂的妹妹就够瞧了。”

“┅┅玲小姐吗?”将木刀放回了墙上的支架,观铃拿起桌上的毛巾拭汗∶“确实呢,这几天都是她陪着主人过夜的。”

“不止吧?”奈留说道∶“在中午休息时,如果我们晚了一步,就绝对会被她抢先一步,我们都只有在后面干洗的份。”

“┅┅你们不是说用触手不过瘾吗?”

“别说了,不知足的后果┅┅”奈留一副后悔的样子。

“好了,快点去睡吧。”观铃干脆地脱掉身上的衣物--连内裤都没穿,就只穿那件巫女服而已∶“我洗完澡之后也要去睡了,你不想被关在这里吧?”

“开什么玩笑。”听到观铃的话,奈留也只好三步并两步往楼上移动。

中午时分,熟悉的喘息声又出现在体育器材室。因为光布下结界的关系,所以里面发生什么事也不会有人发觉。

在器材室之中,奈留已经全身虚脱,光着下身靠在跳箱旁,地上全都是他的蜜液和光的精液的混合。而若叶则是背对着光,让光自背后强力地抽插着自己的阴道。

“哈┅┅我不行了┅┅再玩下去┅┅我会┅┅丢了┅┅”若叶口中喊着,但是双腿却越张越开,腰部也在奋力地迎合着。

“那可不行喔,我连舒服都还没有呢!”

“但是┅┅我已经┅┅泄了三次了┅┅啊~~又顶到了┅┅”接连不断的涨满感,让若叶连话都无法说完。

“好好好┅┅要来了喔!”看见若叶哀求着,光也只好迁就她了。

“快┅┅一起┅┅啊~~~~”、“好!!”同时间,若叶的阴精和光的精液在若叶的阴道中碰撞着,让若叶发出欢愉的叫声。

然后,若叶趴在刚刚扶着的跳箱上,微喘着气。光并不急着拔出分身,他把若叶扶起来,然后自己坐在地上,靠着一旁的堆积物,让若叶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休息。而奈留也溜到光的身边靠着,光也伸出手来抱住奈留的身体,手还不客气地抚摸着奈留的胸部。

“┅┅总算是抒解了好几天累积的份了。”奈留靠紧着光,用手指轻轻划着光那只抚摸着自己胸部的手,说道∶“不然主人您老是被您妹妹霸占着┅┅”

“嫉妒吗?”

“当然啊,我┅┅可是每天晚上都等着您┅┅”说到这里,奈留就害羞地说不出话来了。

“玲┅┅确实最近黏你黏得满凶的。”说话的是若叶--虽然高潮未退,但是稍作休息后,若叶的气息已经趋于稳定了。

“怎么?连你也在吃醋?”

“┅┅或许吧!只是┅┅说是黏着你,我到觉得是上瘾了。”

“上瘾┅┅”听到若叶的说话,光显得有点吃惊∶“我的‘东西’又不是毒品┅┅”

“不是毒品,是比毒品还要恐怖。”若叶伸出手,摸着光的两颗“弹匣”∶“这么好的东西,弄得我们这么舒服,不上瘾那才怪!”

“不过话说回来,您妹妹┅┅怎么今天没来?”奈留发觉到到现在依然没有玲的身影,疑惑地问道。

“听说是被她的同学找去谈事情了。”光说道∶“现在看来她应该是不会来了。”

“那我们就继续吧,反正今天是最后一天上课,明天就放暑假了。”奈留一手摸着自己的阴户,另一手则是摸着若叶和光的接合处,一脸兴奋地说道。

“真是的,这个就先解解馋吧!”光话刚说完,触手就出现在半空,然后迅速地插进奈留的阴道和肛门。

“啊~~~~”瞬间的刺激让奈留不自觉地转身抱着光,下身也随着触手的动作而摆动着。

“我们继续吧。”语毕,光的手扶着若叶的腰,让若叶的身体一上一下套动着光的分身。

“我还正想说你会不会就此罢手呢!”若叶用双手将自己的双脚尽量打开,尽情地享受着陆续到来的欢愉。

“要把这封信拜托我交给我哥?”看着手上的信封,玲一脸疑惑地问着面前的少女。

“┅┅嗯。”红着脸,少女点了点头。

这里是教室后方放置脚踏车的空地,和玲是同班同学的少女“黑泽琉璃子”

在中餐饭后约玲到这里,并把信交给玲拜托代转给玲的哥哥光。

“里面┅┅写些什么?”玲好奇地问道。

“这┅┅千万不要打开来看。”看见玲好奇地将信左看右看,琉璃子紧张地立即制止∶“里面┅┅只能让你哥哥看而已。”

“难不成┅┅”瞬间玲的脑中闪过一丝不详感。

“可以吗?”留着一头直长发的琉璃子以一副希望的眼神望着玲,问道。

“这┅┅我不知道耶。”玲边说,边看着琉璃子的双眼。

瞬间,琉璃子的视线中,玲那原本黑色的瞳孔,竟然变成了红色。

“这┅┅”原本想询问的琉璃子忽然间意识象是被冻住一般,动也不动地望着玲--整个眼神变得空洞,一点生气也没有。

“┅┅我身为光的妹妹,有这个资格可以打开来看吧?”玲望着琉璃子的眼睛说道。

“┅┅可以┅┅”琉璃子的回答有点虚无飘渺的感觉。

“那就不客气了。”玲立即不客气地将信拆开来看。看完之后,玲一副“果然如此”的眼神看着琉璃子∶“你果然也喜欢着哥哥┅┅不过呢,哥哥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喔!”

“光┅┅只属于玲一个人┅┅”象是失去了自我一般,琉璃子慢慢将玲说的话重复一遍。

“没错。”玲带着有点狡猾的笑容说道∶“不过我倒是可以让哥哥收你为后宫之一喔!”

“后宫┅┅之一┅┅”

“对,会有许多让你感到舒服的事情喔!”玲继续说道∶“快上课了,当我拍你的肩膀的时候,你会立即恢复原状,而且你会认为我已经答应了你的要求而高兴地回到教室。”

“是┅┅高兴地┅┅”

带着笑容,玲拍拍琉璃子的肩膀,琉璃子的双眼立即恢复原来明亮的样子∶“怎┅┅怎么了?”

“我们该回去了吧?”玲若无其事地指着手腕上的手表,说道。

“说的也是,那就拜托你了。”琉璃子微笑地往教室走去,而玲则是跟在后面,一丝诡异的笑容依然挂在嘴上。

下午,在老师的唠叨声之后,随着钟声响起,代表着暑假的正式展开。

而因为玲的吩咐,光独自一人来到体育器材室等着玲。

“真是的,有什么事不能在家里说的呢┅┅”带着点唠叨,光坐在跳箱上等待着。

不久,门打了开来,玲和琉璃子一同进入器材室。

“有什么事吗?玲┅┅连琉璃子也┅┅!?”光一看到琉璃子眼神空洞的样子,之前的经验立即让光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玲,你又乱用‘能力’了。”

光所指的能力,指的就是玲使用在琉璃子身上的“红瞳”,不过和光的不同,只是单纯的“催眠”而已。

“嘿嘿,因为她说他也很喜欢哥哥,所以我就顺水推舟了啊!”玲眼神中透出一丝淫荡,走到光身边,并且用身体摩擦着光的身体∶“虽然┅┅哥哥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但是琉璃子是我的好朋友,让她分享一下哥哥的好是应该的。”

“喔,你把你哥哥当成货品了是吗?”虽然被玲磨得有点心动,但是光利用体内的‘力量’,就是不让分身站起来。

“人家哪有┅┅咦?”玲顺势将手往光的裤子摸去,却发现光的分身一点动静也没有。

“怎么办?”光一副奸笑的样子∶“我已经无法对我那亲爱的妹妹产生兴趣了呢!”

“别这样啦,哥~~”玲求饶着--她知道是光故意这样的。

此时候光突然伸起手来,接着就是琉璃子的声音--带着十分惊讶的声音∶“你┅┅你们┅┅不是亲兄妹吗?你们竟然┅┅”

玲发觉到琉璃子不仅被解除了催眠(也是光的杰作),而且还被她看到这一幕妹妹向哥哥求爱的场景,整个人不好意思地离开了光的身体。

或许是在那时玲把第一次给了光之后,玲潜意识(光的“红瞳”力量也不可知)似乎把这件事当成是和哥哥以及那些喊光为“主人”的少女们之间的秘密,从不想要让外人知道他们兄妹之间的扭曲关系。

(这下要怎么办?一旦传出去的话,哥哥┅┅)想到这里,玲的心里不禁慌张起来∶(原本以为用上催眠就可以天衣无缝的┅┅)不料光却一把把玲抱了过来,并且隔着衣服肆意抚摸着玲的胸部和内裤底下的阴户∶“他是我一个人的妹妹,所以她当然可以要求我为她作任何事,包括这个。”语毕,光一方面扯掉玲的内裤,另一方面则是拉开自己裤子的拉炼,露出已经涨到极限的分身(瞬间),然后一鼓作气地插进已经湿润的玲的阴户之中!

“啊~~~~哥┅┅怎么这么┅┅”面对光突如其来的动作,玲虽然感到讶异,但是身体已经老实地开始迎合着光的动作了∶“哈、哈┅┅哥┅┅别在这里┅┅她┅┅她在看┅┅”

“就顺便让她看看我们兄妹相亲相爱的样子不是很好吗?”光一边让分身抽插着玲的身体,一边他的双眼已经变成了深红色在看着琉璃子。

“你┅┅你们┅┅不能┅┅这样┅┅”琉璃子显然已经被光的“红瞳”所影响,虽然没有被催眠,但是身体的反应已经让她站不住脚,才说了几个字就整个人跌坐下去,红着脸全身无力地坐在地上。

“哈┅┅哈┅┅不┅┅我不行了┅┅哥┅┅我┅┅好奇怪┅┅啊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为好朋友的琉璃子在一旁看的关系,玲比平常还要快高潮,没几分钟玲就泄了。

玲泄身之后,光让分身离开玲的身体,分身一拔出来,玲的阴精和精液的混合就哗啦啦地洒了一地。

光刚把玲安置好,原本坐在地上的琉璃子突然一咬牙,站了起来。显然地,她坐着的地面也是湿了一片。

“琉璃子?”光还在感到怀疑,琉璃子已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和我做爱!”

“这┅┅”听到琉璃子冲击性的言语,连光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

光在做爱的时候,“红瞳”会顺便出现,但是仅止于激发潜在的欲望而已。

而琉璃子现在的样子,根本不象是欲望的表现,倒象是在赌气的样子。

“不行吗?”琉璃子边说边逼近光∶“你都能和你亲爱的妹妹作了,我这个和你无血缘关系的为什么不能作!”

“等┅┅等一下┅┅”似乎是被琉璃子的气势压住的光,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琉璃子逼近到光的面前,然后双手握住光的分身,开始抚弄着∶“真的很羡慕┅┅若叶姐和小玲能拥有你┅┅这么好的东西┅┅”

“琉璃子┅┅”其实在光的心中,一直把琉璃子当成另一个妹妹,毕竟小时候就住在隔壁(不过国中时琉璃子一家搬家),可以说从小就在一起长大,怎么也不会把她当成性交的对象(妹妹玲则是因为不可抗力之因素)。

思考间,琉璃子已经将光的分身含进嘴中,开始用嘴慢慢套弄着--不过看她生涩的动作,应该还是第一次。光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静静看着琉璃子的动作。

似乎是累的样子,琉璃子吐出光的分身,微微地喘着气。

“琉璃子,对不起,我┅┅”光话还没说完,琉璃子已经将嘴贴了在光的嘴上,好一阵子之后才离开∶“其实我┅┅就算小玲真的把信交到你手上,我也决定今天要把第一次给你。”

“这┅┅但是我┅┅”

“我知道你已经有了若叶姐。”琉璃子脸红地抱住光的身体∶“我也知道有一堆女孩子和你一起住,而且享受着你的一切。我不期望有什么地位,只希望能和她们一样拥有着你就够了。”

光并不想去追问琉璃子为什么会知道(一般人都知道光把房子分租出去,但是没人知道那些女孩子把光当成主人在服侍),不过光知道现在如果不回应琉璃子的爱,后果恐怕不是光所能想象的。

当光正要准备动作时,琉璃子却先一步把已经湿掉的内裤脱下来,然后扶着光的分身,连光都来不及反应就坐了下去。

“呜~~”琉璃子的喉中发出痛苦的声音--光的分身老早就不是之前的尺寸,起码比之前还要大上近一半左右,琉璃子又是处女,这一坐下去自然非同小可,撕裂的痛楚直接袭向琉璃子的脑中。

“哈┅┅哈┅┅”琉璃子只是坐着喘着气,似乎已经痛得无法动弹了。

“让你舒服一点吧。”看见琉璃子的样子,光也不忍心,于是双手伸入琉璃子的衣服,胸罩之中开始揉捏着她的乳首及胸部。

而琉璃子也打开光的衣服扣子,并且抚摸着光的胸部∶“我每天┅┅都想着你的样子,真的好希望┅┅能和你妹妹一样躺在你的怀中享受你的爱怜。”

“┅┅”

“我并不期望在你的心中占有一席之地,我只希望能够和那些女孩一样拥有你。”语毕,琉璃子慢慢地上下移动身体,开始套弄着光的分身。不过看她流着冷汗的样子,显然痛楚还没消失。

看着琉璃子,光不自觉地想到了晴香。大概都是因为她们两位都是属于那种为了所爱的人甘心付出却不求回报的个性的关系吧。

光开始尽其所能地将琉璃子慢慢地推向高峰--只见琉璃子的脸开始浮现红潮,身体的动作也开始加快∶“哈、哈┅┅好棒┅┅光的东西┅┅塞得我满满的┅┅好痛┅┅又好痒┅┅”

“开始淫荡了喔!”

“讨厌┅┅啦┅┅怎么┅┅这么说┅┅”琉璃子紧抱着光,连双腿都紧紧夹住光的躯体,承受着光的激烈动作∶“难怪┅┅小玲会这么黏着你┅┅这么舒服的事┅┅我也想┅┅赖着不走呢┅┅”

虽然还是第一次,但是琉璃子的第一次高潮却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而且琉璃子的阴道一开始和一般少女没什么不同,但是一达到高潮的瞬间会产生难以想像的挤压感和吸入感,让不知情的光竟然也跟着一起射了。

高潮之后,琉璃子躺在光的胸膛,脸色却有点苍白。

“没事吧,琉璃子?”光看见琉璃子的脸色有异,担心地问道。

“┅┅这样就行了,我也可以┅┅不用再牵挂什么了┅┅”琉璃子的声音越来越小声,让光产生一种不详的感觉。

接着,光感觉到琉璃子的心跳竟然开始慢了起来。

“难不成┅┅”光的脑中忽然浮现某人曾经说过∶琉璃子之所以搬家是为了住在大医院附近,以便让琉璃子能够就近治疗她的先天性心脏病。看这情况,琉璃子的心脏病显然没有治好。

“笨蛋,你的病还没好,怎么可以┅┅”

“因为我不想┅┅连所爱的人都还没抱到就离开┅┅”琉璃子逐渐闭上了双眼∶“现在┅┅可以安心地离开了。”

“┅┅我可不准你死。”光紧抱着琉璃子逐渐冰冷的身体,然后把自己的体内能量全部借由还在她体内的分身灌输进琉璃子的体内。

“哥┅┅”在一旁的玲知道无法帮忙,只好不安地等待着。

不久,琉璃子的身体开始暖和起来,脸色也红润许多,但是依然没有清醒的迹象。但是,光的睡意却不断地袭向光的脑中--那是因为光的能量耗尽所产生的自我防卫反应。

“玲┅┅快点┅┅叫夜子她们过来,把琉璃子┅┅带回去想办法。我得┅┅先睡一下┅┅”语未毕,光抱着琉璃子“砰”的一声就倒在跳箱上不醒人事。

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时分了光摇摇头,整个意志还不太能集中,看来体内的能量似乎还没恢复正常的样子。

“主人,醒来了吗?”玛莉绪奈特的声音在光的耳际响起。

“┅┅玛莉,琉璃子┅┅那个女孩的情况如何了?”

“身体大致上已经恢复正常,但是心脏因为先天性的功能异常,而且和主人下午的性爱行为似乎让他的心脏负荷不了,当前仅能靠着主人所供给的能量勉强支持着心脏的跳动正常而已。”不带一丝情感,玛莉绪奈特回答道∶“现在在胶囊中进行深眠处理。”

“┅┅通知素子,利用琉璃子的DNA情报,想办法复制出没有任何缺陷的琉璃子的另一个身体。”光恢复了精神之后,继续说道∶“必要的话,把魔族的DNA部份资料嵌入进去。要快一点,琉璃子的身体撑不了多久。”

“是,主人。”回答一声后,玛莉绪奈特离开了房间。

看着玛莉绪奈特离开,光也起身整理身上的衣物之后,便急忙走下楼。

一下楼,就看见玲露出担心的样子,无助地在客厅走来走去。

“玲,你这样走来走去是没有任何帮助的。”来到客厅,光说道∶“现在一切只能看素子了。”

“可是,真的好害怕琉璃子就这样┅┅”玲害怕地连泪水都不禁夺眶而出。

“好了好了,别这样。”光知道她是内咎,所以将玲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前,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主人,”玛莉绪奈特走了过来∶“素子说已经准备妥当,请主人移驾。”

“好吧,要看的就过来吧。”听到玛莉绪奈特的话,光立即带着大家浩浩荡荡地来到地下室中,属于素子的研究室(足足花了光的财产的二分之一,起码十三亿日圆以上)。

来到地下室,就看见素子在电脑前面努力地打着键盘,然后在深处之中放着两个装人用的大型胶囊,而且其中都是沉睡的琉璃子--不过一位穿着内衣裤,另一位则是什么都没穿。

“现在情况如何?”光来到素子的身边问道。

“主人,在您醒来之前我就做好了复制的工作。”素子说道∶“现在我已经把莉莉丝所属的部份DNA打进琉璃子的复制体之中。”

“┅┅没办法在复制时改正心脏缺陷的问题吗?”

“就这里的技术和时间上来说,没办法。”素子说道∶“起码得需要三个工作天才有办法自力找出来。所以我把莉莉丝身上有关生命力的DNA打进复制体当中,借助魔族强大的生命力来修正琉璃子体内破损的DNA。”

“结果呢?”

“只能说,出乎意料之外。”素子继续说道∶“不只是心脏部份的问题,连身体的各部份都遭到了魔族DNA的强化。可以说,琉璃子的复制体变成了半魔族。”

“┅┅确实是出乎意料之外。”

“总而言之,一切都已准备好了。”素子继续敲着键盘∶“现在就等主人的‘移魂咒’了。”

“谢谢。”拍拍素子的肩膀,光说道∶“没有你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

“不,我只是将主人所赐与我的力量作发挥而已。”

“别这么谦虚了。”光来到胶囊面前,说道∶“玛莉、观铃、炼华、夜子,就位吧。”

“是,主人。”听到光的吩咐,玛莉绪奈特等四人,被光称为“四天王”的她们围着胶囊,加上光共五人分占五个顶点。

然后,“四天王”四人都闭上了双眼。

就定位之后,光也运起全身功力--瞬间光的双眼变成了深红色∶“我以魔王贝鲁沙之名,掌管灵魂的魔女那卡啊,移转我面前即将失去生命力的悲哀灵魂到另一副全新的躯体上,以继续她的人生旅程┅┅沙诺沙.雷塔斯.美利诺沙司.迪那!”咒文念完的瞬间,光的双眼爆出红光,和“四天王”额头上的红色刻印相连接,竟形成五芒星阵!

然后大家看见了,淡绿色的光芒自琉璃子原来的身体出现,瞬间进入复制体之中。

“哈!”光一声大喝,五芒星阵立即消失,光的眼睛也恢复成原来的黑色。

然后,光忽然间感到头晕,整个身体摇摇欲坠。

“主人~~”奈留眼尖,立即自一旁扶住了光∶“没事吧?”

“没事,大概是用尽精神力了。休息一下就好。”

“主人、自电脑中确认原体的生命迹象已经消灭,而复制体的生命迹象已经达到复苏等级。”

“打开胶囊吧。”随着光的命令,素子借由电脑打开了复制体的胶囊。

胶囊的盖子一打开,里面琉璃子的复制体张开的双眼--不是原本的黑色,是紫色的瞳孔。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琉璃子的复制体走下胶囊,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这里┅┅是天国吗?”

“琉璃子~~”玲看见琉璃子站起来,立即冲到她的面前∶“没事吧?”

“┅┅小玲?”看见玲的脸,琉璃子有一点错愕∶“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对了,我好象和你哥做爱之后就失去了意识┅┅”

光也来到琉璃子的面前,同时观铃将置于一边的外套披在琉璃子身上。

“这到底┅┅?”

“我来说给你听吧。”于是,玲便将一切都告诉了琉璃子。

“是┅┅这样吗?”琉璃子看了看躺在另一个胶囊,原本的自己,心中却充满着不确定感∶“我┅┅还是琉璃子吗?”

“起码对我们来说,你是。”光说道∶“如何处理你原本的身体,我希望由你来决定。”

“就暂时┅┅保持这样子好了。”

“┅┅是吗?”确认了琉璃子的想法,光立即向素子说道∶“这交给你处理了,素子。”

“是,主人。”

“至于住处┅┅我记得琉璃子是和你已经结婚的姊姊住在一起的吧?”玲说道∶“不如搬来这里吧。”

“我是没关系,只要和我姊姊说一声就好了。这样说不定姊姊还比较高兴一点。”琉璃子的眼神瞬间出现了悲伤∶“不过┅┅可以拜托一件事吗?”

“什么事?”

“我可以和她们一样┅┅叫光‘主人’吗?”琉璃子脸红地问道。

“啊?”玲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着琉璃子。

“随便你怎么称呼我,不过只限在私人场合。”回答完琉璃子的问题,光继续说道∶“若叶,拜托你替琉璃子处理房间的问题了,我得好好地睡一下,拜托了。”

“恩,就交给我,你就放心地睡吧。”若叶微笑着说道。

谢谢。“光回礼后,又向素子说道∶“素子,别忘了我之前交代你的事。”

“是,主人。”

就这样,光的家里面又多加了一名成员┅┅

第二章∶由恨转爱

自神尾绫女被观铃杀伤之后已过了一个半月。

观铃的攻击奇迹式的只是划伤了绫女的身体,但是这段日子之后她的伤虽好了,却留下一道X型的伤痕在她身上,X伤痕的中心还正好在两颗乳房的正中央但面对这难看的伤痕,绫女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大吵大闹,亦或是策划着要如何报复观铃,她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衣服穿上去就看不到了。”之后就回到了家里,以“准当家”的名目处理相关事务。

从那之后开始,绫女便很少开口说话,有的时候甚至整天都不说一句话,令得在身边的人还以为绫女因为那事情所给的冲击过大,造成精神方面的障碍┅┅而更奇怪的是,有的时候她会拿着观铃的相片,看着看着还会露出诡异的笑容。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的精神出了问题,知道的人也以为她想报复想到有点秀抖了。

但是事实上,她的心里面,一个小小的涟漪正逐渐扩大中┅┅

琉璃子事件之后已经过了三天。

光让琉璃子住在三楼空下来的一间房间,不过隔天晚上(事情结束之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琉璃子就溜到光的房间享受男人的滋润。

当然,光也顺便借由做爱来确认琉璃子的身体--结果当然是一切正常。

至于琉璃子的原身,则是被素子借由急速冷冻保存在胶囊之中,放置在地下室。

光醒来的时候,太阳光已经从窗帘细缝射了进来。

看着躺在身上,连分身都还在体内的若叶,光爱怜地看着她的睡脸。不过视线转到她那已经变成深灰色的羽翼,光却是皱了皱眉。

光是很想举起手来抚摸着若叶的头发,不过此时她的双手正被蕾娜和莉莉丝抱着,根本动不了。莉莉丝和蕾娜的阴户和肛门都还被光的触手插着,让她们两人都露出满足的表情。

(再不起来,就无法做事了。)想到这里,光只好把触手收回--触手一消失,莉莉丝和蕾娜的下体立即感到一阵空虚,而不断地摆动屁股。

“快点起来,有正事要办了。”将分身自若叶的体内拔出来之后,光继续对赖床的两人催促着。

“是~~主人~~”看她们两位睡眼惺松的样子,光也觉得昨天晚上真的是玩太晚了。

而若叶呢?分身离开自己的体内之后就起身穿着衣物,自己的衣服穿完之后就服侍光穿衣服。至于蕾娜和莉莉丝,则是两眼无神地,象是失了魂一般地慢慢穿衣服。

先回到昨天午夜,一场屠杀正在城市的阴暗处发生着。

“喝!”观铃手上的双刀一挥,手起刀落,两只象人又象魔物的怪东西立即被砍成两半,喷出绿色的血,洒落在大地。

“为什么┅┅不过短短的数天时间,淫魔兽的数量就多了好几倍?”挥刀将刀刃上的绿色血液挥除,观铃的心中出现一连串的问号。

“难不成┅┅”炼华来到观铃身边,说道∶“有‘淫魔族’的代表性人物来到了人间?”

“说不定呢┅┅玛莉和夜子那边有消息吗?”

“没有消息,不过也没失去联络。”炼华说道∶“看来她们那边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是吗?”观铃语音刚落,又有几只淫魔兽自四方冲了出来。

“真够烦了。”炼华正要驱动手上的铁炼准备攻击时,突然自她们后方射出几支箭,一一将淫魔兽射下。

“那箭┅┅”眼尖的观铃一眼就看出来那是神尾家所使用的“除魔之箭”,同时也是当时射杀了自己哥哥的凶器。

“总算是找到你了,观铃。”随着令观铃熟悉的声音想起,神尾绫女出现在她们的背后,脸上露出奇异的笑容。

“原来是你!”观铃一看到绫女,就露出一副厌恶的样子--虽然说已经给对方应有的惩罚了,但是对方毕竟曾杀了自己的双生哥哥,会不怨恨是骗人的。

“算来已经有一个半月没见了,观铃。”绫女以有点诡异的笑容望着观铃打招呼。

“最好别和我装作很要好的样子。”观铃忍住心中的怒气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不会没事跑来找我们吧?”

“┅┅我想见你们主人。”绫女这句话一出,炼华立即问道∶“想作什么?

把攻击的目标转到我们的主人身上了吗?”

“怎么会┅┅”绫女笑了笑,否定炼华的说法。

“说明原因吧。”观铃冷冷地说道。

“很抱歉,这原因只能让你们的主人知道而已。”绫女依然带着诡异的笑容说道。

“你不说的话我们也不能贸然带你去见我们的主人┅┅”炼华语音刚落,观铃就伸出手来阻止炼华继续说下去,而且还说∶“可以让你见我们的主人。”

“观铃!”

“放心,有我在。”对炼华使了个“放心”的眼色之后,观铃继续对绫女说道∶“不过你只要有一丝意图不轨,你的项上人头就得落地。”

“那你大概会很失望喔。”绫女说道。

“所以你才自作主张把她带到这里来?”光坐在位子上,望着穿着巫女正装的绫女,有点不悦地问着观铃。

“是,主人。”观铃躬敬而有点畏惧地说道∶“真是非常抱歉。”

“没关系的,你们可以先下去了。”光说道∶“淫魔兽的大量增加所显示的绝对不是在这边的我们所能想象,希望你们晚上继续加油,先去休息吧。”

“但是留主人和她单独在这里┅┅”观铃一脸担心的样子,正要询问,光已经举起手来,阻止观铃继续说话∶“你们四个人联手都输给我,你想以现在的绫女能够伤我吗?好了,别想太多,上去休息吧。”

“是,主人。”抵不过光的命令,“四天王”和其馀少女只好乖乖地休息或是做事。

“还真满听你的话呢。”看见她们的样子,绫女以有点佩服的眼神看着光∶“不愧是魔王呢!”

没有理会绫女的话,光说道∶“既然要独自和我谈的话,就过来吧。”

“好啊,怕你不成?”看见光往地下室走去,绫女微笑着也跟着走了进去。

来到地下室的训练区,光直接将背靠在墙壁上,问着面前的绫女∶“说出你的来意吧!”

“要和我合作吗?”绫女的一句话让光露出异样的眼光∶“合作?”

“没错。”绫女说道∶“以你的力量和势力,再加上神尾家在日本的地位,我们可以轻易地把日本掌握在手中。”

“这不是你的真意吧?”光冷冷地说道∶“你的眼神已经说明你在说谎。”

绫女怔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是那种带着点淫荡的笑容∶“不愧是草光,似乎没什么事能瞒得住你。”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和观铃有关吧?”光这句话竟令绫女吓了一跳。

看到绫女的样子,光笑了笑∶“果然没错。”

“不瞒你说,昨天我已经正式除去准当家之名,也就是说我已经离开了神尾家。”

突然间绫女的表情变得极为正经,双眼炯炯有神∶“当然之前我也花了几天的时间选定了下一个准当家,以延续神尾家。”

“你该不会想抛弃一切,只为了跟随我?”光试探性地说道∶“我并不想让你和她们一样,把未来全部奉献给我。”

“未来?”听到这两个字,绫女笑了起来--是那种有苦说不出口的苦笑∶“哈┅┅我已经┅┅老早就没有未来可言了。”

语毕,绫女竟然把一身的衣服脱下。

光看到绫女的身体,才发觉到绫女的话中之意。绫女的身体确实很标致,可以说相当有型;但是现在的她,一道X形的暗红色伤痕象是烙印一般烙在她的身体上,X的中心还正好就在乳沟上。想也知道那是观铃的杰作。

“这种身体┅┅无论那个男人看了都会敬而远之吧。”绫女抬起头来,脸上已挂着泪水∶“你也是一样的吧?光?”

光没有回话--光确实是有这种想法,虽然只是一下子。

观铃的想法确实没错,与其让她死去,不如让她尝受比死还痛苦的生活。即使自己不介意,但是旁人的眼光却让她没办法继续待在神尾家,会离开只怕也是观铃意料中事吧。

“我其实┅┅很喜欢翔。”突然地,绫女的眼神变得极为柔顺,象个小女孩一样∶“虽然我知道翔是我的表哥,但是我还是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他。”

“绫女┅┅?”

“那时的我很天真,以为只要我们到地球上的某个角落就可以好好生活。”

绫女继续说着,眼神似乎已经失去焦距,象是凝望着远方一样∶“所以有一天我向他告白了。但是他没有答应,只是说∶‘我不能放下观铃一个人。’而已。”

“┅┅”

“嫉妒的力量真的很大呢┅┅我便想办法将他们兄妹赶出神尾家。为的只是我那个由爱转化成的恨意。”绫女说道∶“但我也没想到我会这么轻松地杀了那个我曾经爱过的人。”

“┅┅”听到了这里,光才发觉到他那天的“推测”显然和事实有极大的差距。由爱转恨的女人是最恐怖的,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不过,接下来绫女所说的话却令光差点没跌倒∶“自从被观铃划上了这个伤痕之后,不晓得是不是因为观铃和翔是双子的关系,我每天晚上都梦到观铃对我挥剑,但有时我又看成是翔┅┅一个月之后我才发觉到我已经┅┅就象喜欢翔一样,喜欢上了观铃┅┅”

绫女一说完,一声象是物品掉落的声音出现在地下室的门后。

绫女是吓了一跳,但是光显然已经知道是谁∶“观铃,再躲下去是没有意义的。”

“┅┅我先声明,我可不是同性恋。”观铃一打开门进来,就红着脸说道∶“而且我也没必要接受杀害我哥哥的凶手的告白。”

听到观铃的话,绫女的表情顿时变成有点哀伤。

“观铃,”光的微笑有点奸,让观铃瞬间就发觉到有点不妙∶“如果我要你接受他的感情的话,你愿意听吗?”

“这┅┅”观铃心中的不详感果然成真┅┅只见她红着脸,思考了好一会之后,终于还是凹不过身体内对光必须绝对服从的前提,说道∶“是,主人。”

听到观铃的允应,绫女立即高兴地冲过去,一抱住观铃就是一个深长的吻。

“唔~~”一开始观铃被绫女的动作弄得有点手足无措,不过没多久就被绫女挑起了情欲,也开始回应着绫女的热情。

这是自己的意志吗?对方可是杀死自己的亲哥哥的人啊┅┅虽然想到这些,但是观铃的身体却拒绝脑部理性的判断,一阵阵由情欲所引发的舒服感不断地冲刷着自己的意志。

绫女的嘴吻完了观铃的嘴之后,就开始向下移动,一边脱去观铃身上的衣服(观铃这时除了身上的巫女服之外,下身除了内裤,什么也没穿),亲密地吻着观铃的乳房、乳首,然后小腹、直到包在内裤之中的阴户。

绫女一边用舌头轻挑观铃的阴核,一边用手指轻轻摸着观铃的阴户,弄得观铃一边“啊、嗯”地叫着,一边双手押着绫女的头,象是要把她的头挤进双脚之中,身体难过地扭动着。

“我┅┅真是个┅┅淫荡的女人啊┅┅”发觉到生理的需要压过了心理,观铃也只有顺其自然,任其摆布了。

此时光也走了过去,来到观铃背后,一边用手揉捏着观铃的乳首,一边则是把不知何时已经冒出裤子外面的分身在观铃的两腿间,隔着内裤摩擦着观铃的阴户。

“主人┅┅不行了┅┅快点┅┅进来┅┅”光的分身摩擦攻击果然比绫女的手还管用,不到一会观铃的内裤就已经湿到滴出水来。而绫女则是一边吸吮着观铃的蜜液,一边则是舔着光的分身。

“先给你奖赏吧。”语毕,光让绫女把观铃的内裤分到一边,然后光自己就狠狠地将分身刺进观铃的分身之中。

“啊喔喔喔~~”观铃被这一插,直张大着嘴,喉咙之中只能冒出象是痛苦又象是舒畅一般的声音,整个身体也向前倾斜,直到被绫女扶住。而绫女也乘机将舌头伸进观铃的嘴中,肆意地搅动着观铃的舌头。

光一边进行活塞运动,一边则是唤出触手,开始在绫女的阴户周围探索,摩擦着。

但绫女却离开观铃的嘴,喊道∶“不!不要插进来,我要真的东西取走我的第一次!”

听到绫女的话,光的触手没有插进去绫女的阴户,但是也没有离开,继续摩擦着绫女的阴户周围。

“不行了┅┅没力了┅┅”绫女全身无力地沿着靠着的墙壁滑下来,坐在地上,而光也顺势跪坐下来,继续抽插着。

“啊,我┅┅”连“我丢了”都还来不及说,观铃身体突然僵硬,自阴道之中出现热烈的洪流,包住了光的分身。光顺势把分身抽出来,大量的蜜液随着阴道狂泄而出,宛如洪水。

这一、两个月以来,在屋里、学校里的每位女性起码都会有一次和光激战的机会,而光也借由机会将能量释放到她们的身体之中。虽然才两个月,成果表面看起来还不太显著,但是共同点都是“那里”的水变多了。

发现光的分身已经自观铃的体内出来,绫女立即把观铃的身体放在一边,然后爬到光的两脚之间,用嘴开始清理光的分身上面的淫液。

将光的分身舔干净后,绫女双手绕在光的脖子上,兴奋地说道∶“快点!夺走我的第一次┅┅观铃所拥有的我也要拥有,观铃叫你主人我也要叫你主人!”

看见绫女着急的样子,光笑了笑,便以吻代替了回答。而绫女也贪婪地享受着光的吻,并且不时吸吮着光的唾液,象是美味的甘泉一般。

光边吻着绫女,边就让绫女的屁股坐下,让光的分身刺进绫女的体内。

“唔~~”不知为何地,绫女一点痛觉都没有,有的只是无限的涨满感和舒畅感。

离开了光的嘴,绫女问道∶“为什么┅┅我不会痛?第一次不是会痛吗?”

“因为你第一次的对象是我啊!”光开始进行活塞运动,开始把绫女带上一层层的高潮旅程。

其实说穿了,光只是利用接吻,将绫女那边的痛觉麻痹而已。光这么做不为什么,只是希望绫女能好好享受性的快乐而已。只是光这么做却带来一个不算小也不算大的后遗症,关于此事以后再提。

“啊┅┅我┅┅身体┅┅好奇怪┅┅啊┅┅要┅┅尿出来了┅┅忍不住┅┅啊~~”因为还是第一次,没几分钟绫女就达到了高潮,气喘呼呼地趴在光的身上。

光将绫女抱起,准备进行第二次的攻击时┅┅

“主人,后面由我来负责吧!”不知何时,观铃已经元气充沛地站起来,双腿间除了未干的水痕之外,在阴核之上竟然多出了跟和真物相差无几的假分身。

那自然是观铃的杰作,因为光的关系,观铃除了力量的暴增之外,身体上也出现了异状。观铃的假分身可以算是一例--不过除非必要,观铃是不会玩这个颠倒阴阳的游戏的。而现在,观铃的假分身可以说派上用场了--除了射出的东西无法让对方怀孕之外,几乎和真的相差无几,而且阴户也依然可以和光进行肉搏战。

绫女知道观铃准备开拓自己的第二个处女,心里想逃,但是身体却依然牢牢地抱着光的身体。

握着身上的假分身,观铃腰一挺,将假分身全部送进了绫女的肛门之中!

“啊~~~~”同样的,绫女一点痛苦也没有,反倒觉得更多的涨满感充斥其中。

“啊~~好棒啊┅┅两根就这样┅┅在我里面┅┅撞啊撞┅┅”绫女不再抱着光的身体,反倒是用双手把双脚高高抬起,让光和观铃的抽插运动得更顺利∶“啊啊┅┅我要┅┅我要主人┅┅要┅┅每天┅┅插得我┅┅舒舒服服的┅┅”

“别忘了┅┅啊~~”话还没说完,观铃就因为光的触手突然插进观铃的阴户和肛门而停止说话,一边抽插着绫女的肛门一边承受触手在体内的刺激。

“不┅┅真的不、不行了,又要┅┅尿了┅┅啊嗯~~”、“我也┅┅”、“一起吧┅┅”同时刻,三人都达到了高潮,光的精液更是全数灌进了绫女的体内,观铃的“假精液”也是射进了绫女的肛门之中。

高潮过后,观铃和绫女两人躺在地上,下体全都是淫液,观铃的“假分身”

也因为高潮而逐渐消退,至于光则是坐在一旁稍作休息。

“做爱┅┅真的好舒服喔!”绫女一脸因为高潮而茫然的表情说道∶“难怪观铃会心甘情愿地叫你主人┅┅”

“那你呢?”观铃也是同样的表情。

“观铃既然叫他做主人,我当然也是认他为主人了。”绫女以幸福的语调说道∶“主人,好不好?”

“你都已经喊了,我能说不好吗。”光站了起来∶“观铃,你就和绫女挤一个房间好了,可以吗?”

“是,主人。”观铃下反应地应道--但她心里显然对主人的安排不是很满意。

但是她晚上就没有再这么想了。

夜晚,两个人影正在床上热烈地交缠着。

不用说,那正是观铃和绫女。

“我的身体┅┅应该只属于主人一个人的┅┅”观铃的心里想得是这样,但是身体却不受操控地,一味地回应着绫女的热情。

连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也许自己已经陷入了情欲的泥沼之中,无法自拔。

“我┅┅是属于主人的,”一边享受着观铃的肉体,绫女一边喃喃自语着∶“而你┅┅是属于我的┅┅”

(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