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忘年之乐 >

童恋犯罪纪实

时间:2022-09-04 04:2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个故事我写了好几年了,起先的故事梗概是来自我看到的一篇新闻报道,因为闲来无事就敷衍成了一篇文章。也正因为其来自报道的缘故,所以其中的故事真真假假,不过真假应当说是七三开的,弟兄们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好了。

从前的《静如艳史》留了一个小尾巴,没有完成。实际上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可写的了,不过从现在元元的情况看来,半途而废的文章太多了,许多网友的文章写个半截子,让人看了难受,为了大力反对此“不正之风”的漫延,我会抽个空儿完成了它。

今天看这篇文章,觉得文笔真是太幼稚,不过再想怎么修改也没有什么劲头了,但为了免得自己的心血不致于烟销云散,所以把它Keyin进来,留给元元图书馆保存。

要说明的是,我认为这也是多数情色作者所应抱的写作目的。因为情色作品的特殊性,不太可能让你有什么利益,有的作者就拘泥于自己的“著作权”,对一个署名斤斤计较。也不想一想,就在现实社会中,那些作家的作品都大量地被“生吞活剥”,何况你乎?不过我想还是应当想一个办法来作一个 认,图书馆的几位维护者就是最好的权威,可以在作品中留一些“暗记”,由他们认可。具体的办法我有一些想法,篇幅关系,回头再说。

好了,言归正传,故事开始了┅┅

主人公∶

胡欢∶国小三年级语文教师,有童恋倾向。嘿嘿┅┅(一)王婷之初探花蕾

公元一九九三年的一天。

当胡欢决定了看中自己计划中的对象选择王婷后,星期天就在家里细细地准备行事的前后步骤。他在纸上写出了一些要准备的物品,告诫自己不要着急,要做好事不成功的准备。在心里面,他把整个计划又想了一遍,觉得已经很有把握了。

接下来就到了六月份,胡欢在朋友处借到了一架一次成像的照相机,又买到了一些安眠药。5日,快下课时,他象是突然记起什么事情来似的,对班上的作文尖子王婷说∶“王婷,学校要一篇缅怀先烈的文章,我们班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了,一定要写好,要评奖的喔!”

王婷∶“老师,我没有什么信心耶。”

胡欢摸摸她的头,“没关系,老师会帮助你的。这星期六下午,我们一起到烈士陵园去观察一下好不好?你2点时在公园门口等我。”

“好的!”王婷高高兴兴地答应着走了。

这王婷是胡欢邻居的孩子,现在正在胡欢所教的班级上。虽然还是十二岁的三年级学生,但是已经开始发育,明显的曲线、窈窕的身段使胡欢预感到她成为一个美丽的女子。有时候,他甚至不由自主地想象着∶在那一层薄薄的衣物包裹下的这个尚显稚嫩的身躯,已经开始了怎样的一种变化呢?是皮肤更显滑腻,还是乳房开始隆起┅┅他在心中猛然升起了一股想看个究竟的欲望。

到了6日,胡欢挎着相机背着个旅行包到了烈士陵园,园中这时没有什么游人,只是在门口有一个梳着童花头的小女孩子在四处张望着。她看到了胡欢,就伸手招他。胡欢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点点头就和她一起进了公园,边走两人边讲着一些有关学校这次征文的事情。

两人在里面兜了几圈,王婷有点儿累了,她仰起头,问胡欢∶“老师,我累了,可以休息一下吗?”

胡欢点点头,说∶“好吧!”两人在后面竹林深处的一座小房边上停下来。

这个小房子是过去的一个看园人住的,但是现在已经是人去楼空了。

胡欢兴致勃勃地说∶“王婷,我们就在这儿歇歇吧。来,喝点桔子汁。”他细心地翻了一会儿,找出那个盖子上面有个细小针眼的罐子递了过去。

王婷口挺渴的,接过来说声∶“谢谢”,就骨嘟嘟地喝了下去。

胡欢见她喝完,说∶“小婷,你坐这儿休息一下,老师出去转转。”说完就径直走了出去。但是他却并不走远,在外面逛了一阵子,估计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又走进去。果然,王婷正昏睡在长椅上。

胡欢这会儿马上意识到必须速战速决,他用左手扶起王婷,伸手解开她衣服上的钮扣,脱下了她的白衬衫儿,再轻轻剥去贴身的小背心,在他的面前就完全地裸露出了一个姣小的女孩的上身;胡欢只粗略看了一眼,便又伸手脱下王婷的外裤,在里面是一件白色的小裤衩儿。胡欢深吸了一口气,停了一下,缓缓地褪下了这层最后的遮挡。

他把衣物细心地整理一下,放在一边上,回过头来细细地端详这个未知的世界∶小王婷的胴体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粉白,已经胀起的小乳房就好象是发好了的小馒头,两个乳头颜色红得鲜妍,腹部平滑但又尚显单薄,阴部正是介乎于成人和儿童之间的类型∶细细的阴毛、小小的阴唇、微微开启的鸿沟,让人似乎能够感受到它们正在勃勃地生长┅┅

胡欢看了一会儿,不由得用手轻轻抚摸,恋恋不舍,忽然身体触到相机,才猛醒过来,记起今天的任务还只是第一步,以后还有机会┅┅现在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得抓紧!

他抓起相机,先拍了一张王婷躺着的裸照,又把她扶起来,靠在墙壁上拍了一张近景儿,然后凑上前去,对准乳房、阴部各照了一张。胡欢想了想,用手轻轻地撑开阴唇屏蔽的门,拍了一张特写。胡欢忙碌地拍着,专心于着他的工作。

这边的小王婷却毫不知情,在梦中甚至有着微微的笑,似乎在做着一个美好的梦。

胡欢收拾相机时,“顺嘴”轻轻地舔了舔小王婷的两个小乳头和阴阜,却吃惊地发现,小王婷的乳头竟然也能慢慢地发硬,挺起┅┅这不是说明┅┅嘻嘻!

但是他不敢在这儿等得太久,轻手轻脚地替王婷穿好衣服,整理一下头发,就起身躲了出去在门外等着,注意着里面的声响。等到有了动静,就走了进去。

王婷正悠悠醒来,胡欢笑着说∶“王婷,你怎么睡着了,害得老师在这儿等了半天。”

王婷惊奇地揉着眼问∶“是吗?我睡了很久吗?”

胡欢说∶“没关系的,只是一小会儿而已。老师看你累了,我们回去吧!”

王婷的家就在胡欢的边儿上,两人就一道儿走了。

=“呼~~”我先出一口气,打字真是一件累活。那么先就这样吧,故事才刚刚开了一个头┅┅

(二)王婷之水到渠成

话说自从上次成功之后,胡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不时把那些裸照拿出来欣赏。他看着照片上赤着身子的王婷,想着她平日稚小的身影,就觉得有一种极大的刺激。如此时时温习,不知不觉之间,一年过去了┅┅一九九四年的暑假很快就来到了,胡欢又拿起王婷的相片来看时,不由想到这一年下来,人事的转换,在这小姑娘外面的那层布障之下,必定有了更大的变化,正是可以实施第二个步骤的时候了,他于是提起笔来,写了一封信∶=王婷∶

你知道这张照片上的人是谁吗?认出来了吧?漂不漂亮?嘻嘻!

这样的照片我手上可还有不少呢!可千万不能让同学们见到呀,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不过你要听我的话才行喔。

这样子,我出一道题考验你一下,如果你能做到,就说明你是听我的话的,那我就把照片给你,好不好?

嗯,有了,你听清楚了,我要你在这个暑假里,和你班上的胡欢老师见面20次,要经常到他的家去玩。怎样?不难哟,但如果你不去的话,你的照片我就要送给别人了的。

听明白了吗?快照我的话去做吧!

冷寞寄

=这封信发出之后,胡欢估计大概2到3天后,在15日那天就会到王婷的手中。于是在这天,他就在自己的个人小屋中等着了。

到了上午9点我的时候,门终于被“笃笃”地敲响了,胡欢心中一阵狂喜,忙跳过去开了门,在门的外面果然就是王婷,腼腆地站在那儿。

“来,快进来。”胡欢故作不解地问王婷∶“你有什么事情吧?”

房间里面没有凳子,王婷只好坐在床边,她低着头,红晕满脸,嗫嚅了一阵儿,才犹犹豫豫地从自己怀里抽出一封信来,说∶“老师,你看看这封信┅┅”

胡欢看过了自己写的信,故作吃惊地说∶“呀,刚才我在门缝中也捡到了几张这样的照片,我正想去问问你呢!”接着又问道∶“你为什么去拍这样的照片呢?”

王婷把自己的头埋得更低了∶“我也不知道这个人在什么时候拍了这样的照片,他到底想于什么?我好害怕呀!”

胡欢在房子里走来走去,走了一阵子,坐在王婷对面,抓起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说∶“这肯定是哪个人在你不小心的时候偷偷拍的,你不要怕,老师会帮助你保守秘密的。我看这个要求是很容易于到的嘛!这样吧,你以后在这个暑假里,就照信上说的到我这里来玩20次好了,这些照片老师都为你保管起来,你不要担心,听我的话就行了,明白了吗?”

王婷乖乖的点了点头说∶“好的。”她抬起头来望着胡欢,眼中仍旧露出了惊慌的神色。

胡欢笑着,又对她说∶“这些照片看起来倒是挺美的,没想到小王婷这么好看,你让我看看和相片比比,到底是不是,行吗?”

“这┅┅”王婷犹豫了。

“怎么,不听话了?这些相片我都看过了,看看人又有什么关系?”

王婷犹豫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说∶“那,那你可得为我保密,不能告诉我的爸爸妈妈。”

“你就放心吧!”

王婷脸上飞起一片红云,她依旧坐在床边上,伸手慢慢地解开了自己的外衣钮扣,又脱掉了连衣裙,只穿着小背心和裤衩,就停下来不动了。

胡欢正兴致勃勃地看着,见状忙催促说∶“脱吧,别怕,这儿不会用别的人来。”

王婷顿了顿,用双手抓住小背心从头上脱了下来,又弯腰脱下了自己的小小的裤衩,把它和背心抓在手里,双手掩住自己的红脸,光着身子站在胡欢面前。

胡欢一看到面前这副美丽的胴体,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因为,在他面前的已经不再是一年前的那个身子了,在各个方面已经明显地有了女人样儿,乳房已经胀大,阴部的细毛长得更长了,短短地盖住了阴阜。

胡欢不禁地伸出了手去,轻轻地捏住了两个小乳头。王婷一激灵,说了声∶“老师┅┅你┅┅”

“别怕,别出声,老师会好好地爱护你的。”胡欢把王婷一推,倒在床上,飞快地脱去了自己的衣服,取过被子,把自己和小王婷包在里面,因为他知道,“黑暗是最好的安慰剂”。

他在黑暗中用手到处摸索着,对王婷的身体不断有新的发现。他双手所到之处,无不引起王婷阵阵的颤抖,而这个有趣的现象,却更增加了胡欢的兴致。他在小王婷的两个小乳头上吮吸着,听到王婷的喉咙中发出不知是哽咽还是呻吟的“咯咯”声,在暗暗的被子下,更添了一份神秘。

胡欢把身子向下移,来到王婷的阴部来回舔动,他的舌头可以感觉到王婷的肌肉正绷得紧紧的,他轻唤了一声,用两腿有力地隔开了王婷的双腿,使自己位于王婷的大腿之间了。他移动着,把自己的阴茎朝向了小女孩的阴道口,左手撑着自己的身体,用右手扶着探准方向,胡欢在小王婷的耳边轻喝了一声∶“不要出声。”就把整个身子向前压了进去,虽然很涩,但是还是刺了进去。

胡欢可以感觉到王婷的身子猛地一颤,从唇间吐出一声∶“哎!痛!!”只是话声还没来得及传出来,就被胡欢用嘴堵在了口中,只是有一颗泪珠从眼侧轻轻地滴落!多么的感人!

胡欢不敢大肆动作,怕把第一次的王婷伤得太过,停留一会儿后就又稍稍退出来了一些,小心地抽插着。王婷拼命咬着牙,不敢叫出声来,随着身体被顶得一耸一耸,嘴里轻轻地哼着不知是什么的声音。

终于,到了胡欢在她身体中射出了第一次的热情,这让王婷惊奇地睁大了眼睛,显然她感到了有一股热流正冲进她的身体的深处。

胡欢满意地退了出来,发觉自己满身是汗,下床来用手巾擦了擦。他又打来一盆水,替小王婷擦净下身,王婷仍旧不能动弹,只是羞怯地半眯着眼。

胡欢低下身子,在她耳边说∶“今天的事情呢,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懂吗?你一定要保证做到喔!”王婷明白地点点头,胡欢笑了。

他让王婷继续休息了一会儿,就送她出门走了,回过头来,胡欢拾起泄血的床单,包住那些照片,锁到了箱子里,独自儿又躺在床上慢慢地想着┅┅真得意呀!

(别走开,还有下回喔!)

=终于完成了,实际上这才是一个开头。下面的情节嘛,我来透露一点∶还有别的回合,还有别的人儿哟。(嗯,是谁给讲出去的?英首相的文档是不是你给偷走的?说!不说?给我打!!!@#¥%%∧&&&)(三)王婷之情意绵绵

为了大家能不至于在等待之中心焦,今天又抽出一个空儿来,把故事进行下去。

感谢浮萍居士、father等网友的回应,对father兄的《爸爸日记》系列实感敬佩,元元中乱文渐多,但太多的却是大同小异,又或是似曾相识,看多了有点儿烦┅┅(∶-<)像father兄这样特色鲜明的实在不多,所以,请继续努力吧!

同时谢谢“记者”兄的材料,我以为在实际中发生过的新闻敷衍成文,是相当好的一种做法,给人的感受也是与众不同的,希望有更多的情色作者能在这一方面想一想,也希望大家看到有什么好的“素材”,就及时贴出来,让文章大家有所选择。

对林彤兄及其他管理员的辛劳工作,众人尽皆感佩,我也要多谢你的鼓励,同时希望林彤兄能稍稍地注意一下网文的“去芜存珍”的问题,这也应当是元元发展中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恭祝元元有一个美好的前程、这同时也是每一比特元网友的景。

嘘!小声,演出开始了┅┅

在这个暑期之中,胡欢成就了如此的一件大事,心中真是高兴,时光苦短,他于是抓紧一切空闲,和王婷见了许多次面。但或许是胡欢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儿吧?他并没有每一次都拥着王婷上床去,只是其中一半多的时间相于,其他的情况之下,常常两人只是在一起开开玩笑。谁知这样却使得王婷和他的情感更加深了许多,或许,小女孩就是不能当做“成年鸡”来乱戳吧?各位看倌,谁能说不是呢?在王婷的心中,这位胡老师就是她初开的情窦中永远的童话王子了。

转眼之间,日月流转到了8月20日,眼看着暑假快要结束了,胡欢就想和王婷再“加深”一下感情,就叫小王婷再来。

下午2点多,在一次三长两短的敲门声过后,胡欢开了门,这是王婷的特殊信号,不知不觉之间,两人之间已经好象是在玩一种秘密的小游戏了,而王婷对于这也已经相当的习惯了。

两人头碰头地看了一会儿班级同学的作文,边看边开着玩笑。现在,王婷应当可以说是胡欢真正的得意门生了。两人打着闹着,很快,王婷的脸就红扑扑的了,还未成熟的胸部一起一伏,胡欢注意到了这一点,心中不由就热了起来。

他伏到王婷的耳边,轻轻地对她说∶“小婷,今天让我们再来玩一次,好不好?来,我替你把衣服脱了吧┅┅”

王婷很是顺从地由着胡欢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赤裸着小小的身子,躺在了床上,只是仍不知道在此时此刻应当怎样面对面前这壮壮的“棍棍”老师,只得再用小手捂住了眼睛。胡欢一笑由她,他一向是不会太过勉强小王婷的,这也正是小王婷喜欢他的重要原因之一。

他自己脱了衣服,躺在王婷的身子左边,伸出右臂来让她枕着,转过身子,面朝着小王婷,用左手轻轻抚摸着她娇小的胴体,问∶“最近几次做的时候,还痛不痛呢?”

王婷不好意思地轻声说∶“现在不太会痛了。”

“那你现在觉得好玩了吗?”

王婷红着脸儿,不肯回答。胡欢又追问了一声∶“怎么样,告诉老师嘛。”

王婷细着声儿说∶“我不知道!”

胡欢笑笑,不再问了,在她身上温柔地舔了起来,一会儿来到光洁的阴阜,真是如《三言两拍》中所形容“看那牝处,端的是光洁无毛”!胡欢细细赏鉴、慢慢品尝,由于他的“垂涎三尺”,唾液使得王婷的阴部渐渐地润滑了┅┅胡欢觉得可以了,就翻身盖在王婷的身上,拍拍她的屁股,王婷会意地把双腿向两边打开了,两只小手也从脸上移了下来,轻轻撑着阴部的小洞儿,好让老师顺利进入。

胡欢仍用一只手撑住,以免压坏了小王婷,用右手端着阴茎,在洞口盘旋对准后,慢慢插了进去。他“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之后,伏下身来,在王婷的耳边说声∶“合上吧!”王婷忙熟练地把两腿合拢将阴茎深深裹在里面,由于洞小人痛,挟得很紧!胡欢轻趴在王婷身上,一动不动地感受体验了一会儿,再开始慢慢地抽送。

动作渐渐地由慢到快,他伸出手来,绕住王婷的肩头使劲向上冲刺着,王婷微皱着眉头,不出声儿,只是小小的身子被撞得向上直飘动。

胡欢也不想多说什么话,只是不停地变换着抽动的速度和频率,气喘嘘嘘地来回盘旋,直到把热热的豆浆倾注入小王婷的细嫩的子宫内,才停了下来。

他的阳具在小王婷的穴中慢慢地软了下来、退了出来。胡欢起身望着王婷的阴阜,看到由于还没长阴毛,溢出的精液在光滑的皮肤上流得很快,但是小穴仍然相当的紧缩,又限制了里面的精液不能流出,形成一幅有趣的影象。他不由爱惜地在王婷唇上亲了一口,轻轻说∶“小婷,老师真是太喜欢你了!”

王婷不说话,只是望着他浅浅地笑着,眼睛中写满了满足和爱意。

休息一下,两人各自为对方清理了一番,就结束了。

据后来统计,胡欢在这个暑期之中和小王婷相交了15次之多┅┅(还有喔!)

=告诉网友们吧,到这儿,小王婷的故事就算是完成了,下面再有,也是和别的小女生的事儿了。毕竟,能把一篇文章做个阶段完结就已经不太容易了,下面让我为你带来别的人儿吧。

在作文中我有个遗憾,我发现我没有办法(也不太意)把情色的场面细细地、一点儿一点儿地描绘出来,与那些在这一方面有所专长的文章相较,这也许是我所作文的一个特色吧?“特色就是美”,是吗?希望能得到你的评述。

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喜欢看到象以前的《禁恋》、《情为何物》、《淫母日记》这样以故事情节见长的作文!来说说吧!!

(四)文凤之瀑布创作

我觉得,元元由于是一个公开站,开始有贴文品质上的问题,但我也不希望她成为一个秘密,使得许多喜欢她的人不能再相见,所以希望网友们能够就如何提高元元贴文的水准,(至少不要有太多的“三句话”文章出现)来谈谈自己的看法。我希望还是能够尽量有更多的有“色”更有“情”的文章出现。

以下为您奉上纪实之四,我自认没有做长文的水平,所以不会把这篇文章拖太多太久的,敬请放心!

95年到了,胡欢又发现了自己班上的涂文凤稚小的身体不知从何时起,也开始散发着青春的气息了,这使得他不由得每天都要注意她一下。正好,文凤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常常受到家人的责备,一天到晚地垂头丧气、没精打采的。胡欢禀呈“给人以信任,她会为你创造奇迹”的教育观点,决定在文凤身上倾注更多的关怀与爱,于是乎,他有了一个新的计划∶今年的暑假把文凤作为培养的目标!

7月5日下午3点过半,胡欢叫文凤到学校里来找他,说是有点事儿要和她商量,于是文凤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了学校。

当她走进教室里面时,心里真是有点忐忑不安,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她一向都觉得自己好象没有人会看起,只有老师对自己最关心了,在她的心中,真是把老师看成自己最崇拜的人。进了教室,只见胡欢已经坐在座位上边看书边等着她了。

胡欢让她坐下后,关心地问她∶“小凤呀,你学习成绩不够好,想不想赶上去呢?”

“当然想了。”文凤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好!”胡欢高兴地说∶“你要利用暑假多补一些功课,这样到了开学的时候,你的成绩就能够赶上来了!”

文凤说∶“我希望老师您能够帮我一把,好吧?”

“没问题!我都已经想好了,从现在开始,每一周的一、三、五、日下午3点准时,我会来帮助你学习,给你个别辅导,你意吗?”

“当然意了!这样我一定好好学,只要是您的话,我都意听。”文凤马上回答说。

于是,胡欢就给了她一把教室的钥匙,告诉她每次到教室中,再把门掩好等着他,但是不要让别的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儿。文凤答应了下来,于是今天就先到这里,两人各自回家。

过两天,是7日,这天是星期五,是两人约定的第一天。胡欢准时在教室中见到了小文凤,他似乎觉得,只要几天不见,小文凤就又长大了一些,让他更是从心里面说不出来的喜欢和爱慕。

这一次,胡欢给文凤讲的是有关于写作的一些知识,结束之后,他告诉文凤说∶“小凤,下一次是星期天,我们到野外去练习现场的写作,顺便呢,让老师对你的写作程度做一个考评,好吗?你做一个准备,但是不要让家里人知道了,免得他们担心,好不好?”

“好的!”文凤很干脆地答应着走了。

7月9日下午3时的时候,文凤准时来到了学校,这一次,不用进学校了,她老远地就看到胡欢已经在那儿等着她了。胡欢迎上前来,和她边走边说∶“在老师家从前的水田边儿上有一道的大瀑布,我看我们今天就到那儿去看瀑布,练习现场的写作,好不好?”

文凤当然是对他言听计从的,于是胡欢就用自行车载上了文凤,往小寨岭方向出发了┅┅

两人正有说有笑地一路行来,到得半路时,天公不做美,居然下起了蒙蒙细雨。虽然这样好象是更加浪漫一些儿,但是有道是“细雨亦沾巾”。不一会儿功夫,两人的衣服就淋了个湿透!一个个都是湿答答的,如果再淋下去的话,大概要象是从水中捞出来的了。

两人正四下环顾,不知到哪里去躲的时候,还算是文凤眼儿尖,她一眼看到前边不远的路边有两间土墙垒成的小木棚儿,看来似乎是过去打石的工人住的,幸好有一间的锁坏了,胡欢三下五除二地拧开了锁扣,两人欢呼着躲了进去。

到了里面,有了落脚的地儿,两人紧张的心一下子松了下来,看看里面没什么可坐的东西,好在地面还算是干净,于是两人就在屋角一起坐了下来。想想刚才的紧张,看看彼此的狼狈样儿,不由得异口同声地笑出了声来。

胡欢不住地打量着文凤,见她今天头戴着一顶粉红色的遮阳帽,上身穿着一件无袖的素白衬衫,由于湿了,衬衫贴在身上,清淅的勾勒出刚刚隆起的乳房。

在她的肩下,露出的皮肤是那样的洁白,与长大的乡村姑娘是完全不相同的。再看她的下身,穿着的是一条红色的运动短裤,露着丰腴的大腿,上面的水珠儿还正在慢慢地滑落,平添了一份妩媚。

文凤见胡欢直盯着自己瞧,不好意思地问∶“老师,您看什么呢?”

胡欢笑着说∶“你看你,衣服都湿透了,这样会感冒的。思,这样了吧,我看你还是把衣服脱了擦擦身子吧!”

文凤奇怪地说∶“那怎么行呢?”

“为什么不行?”胡欢似笑非笑地问她。

“您是男生,我是女生,我怎么能够在您的面前脱衣服呢?”

“没关系的啦,老师就象你的家长一样嘛!来,我帮你脱吧!”

胡欢嘴里头说着,手里迅速出击,神速地把文凤的衬衫连同里面的小背心儿一齐一把揪了下来。放在一边之后,又把她裹在怀里头,伸手解开她的腰带扣,两手一齐来,褪下了小文凤的运动裤和里面的小裤衩。这下子,文凤顿成了一只“赤裸羔羊”了,胡欢不再担心她乱动,于是就放开了她,把文凤的衣物抓在自己的手中,望着文凤,得意地看着。

文凤心中毫无准备,被胡欢这么一阵摆弄折腾,心慌不已,虽说她对胡欢很有好感,但是还没有想到要把自己的身体在胡欢面前展现这么一回事,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蹲在地上,双手交叉地护住胸部,嘤嘤地哭了起来。

胡欢也不理她,一边看着小文凤的赤裸的身躯,一边自己脱去了裤子。短裤一褪去,他的阴茎早已经“恶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腾地直耸而起,剑指向天!胡欢见到自己的老弟这般地凶恶模样,怕小文凤承受不起,伤了她,就按住心头的冲动,放慢了步骤。他四下环顾一番,看见角落里头有几张旧报纸,看上去还挺干净的,于是就过去一一展开、铺好。回头看着文凤的一身雪白肌肤、两点樱桃、一弯细月,不由得痴痴地看着、停了下来。

好象感觉到棚里面没了动静,小文凤不哭了,她抬起头来,正好迎上胡欢的专注的双眼,心头好象有小兔儿在跳似的,不禁脸红了,一道红霞飞上了面颊,又仿佛,就连稚嫩的胴体上也抹上了一缕红云。

胡欢注意到了小文凤的变化,从梦中惊醒,走过去,轻轻地抱起她,又放到角落中那铺好的“床”上。一放下,文凤自己坐起身来,一双黑邃如深潭的眼睛里面含着的不知是笑意、还是哭泣,或者是期待、是惊惧,就这样望着胡欢!那一刹那,胡欢好象面对着一个成年的少女、但细细瞧,眼前的这幅胴体又分明还未成熟。他狠了狠心,一把把小文凤推倒在地上!

=Sorry!我要休息一下了,总还是有许多的事情要做的,是吗?我会完成全文的,大伙儿就放心吧!

对了,各位站长、管理员大人们,我希望元元能搞一个情色文学排行榜,可以分类做、或者是分成季度榜和月评榜,这样也许会比现在的投票更好些,不知对否┅┅(羞涩)┅┅嘻嘻┅┅

(五)文凤之白山红水

上次再说到贴文品质的问题,不料近来大作纷呈,转眼之间元元又是一片繁华,殊为可喜!烟波钓叟前辈的《三国》系列已经开了一个极好的头,相信如能完成,必是妙文,如再能以方寸光兄的如椽大笔作长篇计,必可与《十景缎》相比美。再有1999兄仍是贴文不缀,而大蜜蜂兄又续写《西洋偷香》系列,众人努力之下,元元必兴!

我喜爱贴文前后作者所加的前言与后述,既是文章的一部份,又让大伙儿如见其人,所以请求整理者不要删去,可否?

文凤被胡欢猛地按倒在地上,猝不及防地缩成一团,嘴里直哼着∶“干什么呀?干什么呀?┅┅”胡欢只是笑笑嘻嘻地,也不回答她,跪在文凤身边,双手在她身上恣意游走。

小文凤此时如同一只赤裸的羔羊,只知道簌簌地抖个不住,却不能阻拦半毫分,反而更激起了胡欢的兴趣。只是胡欢见她这副惊惧的样儿,觉得这样搞法未免象是在用强,这与他的行事原则大相径庭,想了一下,应当是心理上还没接受的缘故,如果尘埃落定,反而会尽早安下心来。那么,还是先上车再买票吧!各位以为如何?┅┅没意见?那么就这样开始┅┅

胡欢低下头去,在文凤的阴阜匆匆地舔了几个来回,感觉上有些儿滑了,就想应当可以了,文凤的身体比王婷长得成熟,似乎不需要那么多的前奏曲的。他用身体压住小文凤,双腿伸着展开她的胴体,保持自己的双腿在她的两腿之间,用脚踝部压住文凤的脚腕儿,再用双手抓住她的两只手,向两旁张开,这样子现在两人已经是正面相对四腿交缠了,正是所谓的“裸裎相见”紧紧地贴在一起。

文凤羞得不敢睁眼,紧闭着双眼,不住地扭动着身体,似乎想要从胡欢的身下逃脱似的。几下扭来,光洁的阴阜在胡欢的下体蹭来蹭去,马上感觉到胡欢的阴毛擦着她的皮肤,趐趐痒痒的,又有一根硬梆梆的东西直涨起来,直顶着她,种种新奇的感觉使她不由放慢了扭动,时间似乎停了一下。这时间,胡欢不再怠慢,他把文凤的双手都交给自己的左手握着,空出右手来,握着自己的阴茎,上下蹭着找好位置,身子向前一冲,就整个儿地进去了!

文凤立刻叫了一声∶“唉哟!好痛!”不住地直抽冷气,已经不再扭动的身体又左右地抽搐起来,让人感受着她的疼痛。幸好这阵疼痛很快地就过去了,随着胡欢大胆地展开攻势,她的身子也就不再挣扎,慢慢地安静了下来,任由胡欢在她年幼的胴体上肆意地动作。

胡欢一面直而慢地抽送着,一面注视着她,只见她清丽的脸上渗着细密的汗珠,紧皱着秀气的双眉,显然是还有点儿痛楚。胡欢爱怜地用右手为她轻轻地擦着汗珠,在她耳边悄悄地说着∶“小凤,你不知道,老师是多么喜欢你呀!┅┅你呢?┅┅让我来好好地照顾你罢!┅┅”

文凤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说声∶“嗯!”

胡欢又说∶“你有点儿痛吧?那我们先歇会儿好吗?”说着就把阴茎从文凤的小洞洞中轻轻地抽了出来,说∶“你歇一歇吧,过会儿就不痛了!”文凤看看他,蓦地双颊飞起两道红云,点了点头不吱声。

胡欢欣赏着文凤躺在地上舒展的胴体,一切都是那么地美好,只是和王婷的比起来要丰满许多,乳房也发育得更大了一些儿,毕竟她是十五岁了的。她的两颗绯红的乳头因为刚才的一阵刺激正直直地翘着,由于两人身体的磨擦,身上的水珠已经化为一片水渍;再看那隆起的阴阜,毛是淡淡地一片,但是阴沟之中却是极为发达,阴唇胀起,只是不知道是否因为方才的一番作为而至;小阴唇向外微微张着,阴道口有几缕的血迹流出,正象他们寻找的瀑布一般从高耸的山川之间挂下,只不同的是红色的而已。

这白的山、红的水,在此后一直成为胡欢所不倦追求的景色,也成为了他梦中最常出现的风景。胡欢从口袋里找出一条干净的丝巾,为文凤把元红擦拭干净后,再小心地把丝巾折好收入袋中。

他不由得又再次用手在文凤身上探摸着,感叹于自己所发现的神奇,更是忍不住自己的气息又渐转急促,当下一翻身又压在了文凤的身上。文凤一晃,心中已经知道老师要做什么,也就不太动弹,胡欢轻车熟路地又把自己的阴茎插了进去,开始大力地推送。

因为有了刚才的开拓之功,文凤已能忍受,面色平和而带几分愉悦,或许,正是由于在她的心中,老师本就是她最想亲近的一个人吧?如今两人之间的亲密关系,不正是她一直以来所想要的吗?只不过从前她幼小的心中,还不知道什么是最好的联系小小的她和最爱的他的渠道罢了,现在她觉得自己找到了。

胡欢的动作比刚才大了许多,直顶得文凤一晃一晃的。由于用力太大,插入又深,文凤不自觉地张开了嘴,轻轻地吸着气。胡欢爱怜地抚慰着她,用左手撑住了地,右手绕过去,搂起文凤的头,让她能够看到两人阴阳交汇之处的迎送情景。文凤好奇地瞪大了眼,脸上不觉又泛起了红云,但却并不转过头去,只痴痴地望着望着┅┅身子随着节奏而起伏着┅┅

当胡欢终于在她的体内灌入第一道播种的液体时,她已经知道把自己的双腿轻轻扩张,默默地承受。两人久久地抱在一起。

胡欢长嘘了一口气,轻笑着为她和自己清洁了身体,穿好衣服,把文凤搂在怀里说起绵绵的话来┅┅

自然,有一点是一定要说的,就是告诉小文凤这事儿不能告诉别人,也不能去和别的同学眩耀,虽然有点可惜,但是,这可是两人之间的小秘密呀!

自此之后,胡欢当然是和文凤常有往来,但也无庸去一一记叙了吧?

(全文终)

见好就收,《童恋犯罪纪实》就到这儿吧。实际上,那篇我作为素材的报道也就到这里了,写得太长,一是没了想象的空间,二来小生实在也没有这样的时间,既然时间空间两不允,那么全文终于此也!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