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情色 >

狗尾续江湖之花凤外传

时间:2022-09-01 04:2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花凤外传(一)

书接江湖二内凌威离开花凤、姚广、陶方走后。

昏昏沉沉中花凤觉得脸上有人在抽打,缓缓地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姚广那张带着淫笑的脸。

“小***,昨天晚上爽不爽啊?”

花凤只觉得身上凉飕飕的,原本围在胸口和胯下勉强用来遮羞的汗巾早就在昨夜的无遮大会上被凌威等人扯光了。

花凤面色惨白,听到羞辱的话也无力反抗,只是有把眼帘垂下了。

姚广见花凤不理睬自己,并未勃然大怒,淫笑了一声道∶“好一个放刁的贱货,以为凌门主走了以后就没有人降得了你了?”

花凤一听凌威已经离开此地了,不由心中暗舒了一口气,但转念想到姚广和陶方两人也不会放过自己,日后还不知要受什么样的淫辱,暗自心惊道∶“你们究竟要把我怎么样?”

姚广冷笑道∶“当然是教你怎样好好伺候门主,免得到时候门主回来了你再放刁,又要皮肉受苦。”

说罢,姚广也不理花凤,转过头去说道∶“红儿、青儿,这两天花‘帮主’

就交给你们了,好好教教她做女人的规矩,过两天我来看,要是这个贱货还不懂规矩,不光是她,连你们两个也一起人肉烛台伺候。”说罢,捏了一把花凤的乳头,转身离房而去。

红儿青儿道∶“是。”遂过来要扶花凤起身。

花凤被姚广又是帮主又是贱货地羞辱,加之对人肉烛台的恐惧,眼泪止不住卜术术的掉了下来。

红儿扶起花凤后说∶“凤姐姐,我们现带你去净一净身子吧。”

青儿突然插口道∶“红儿,你刚才叫她什么?你忘了先前姚帮主是怎么吩咐的吗?”

“可是┅┅”红儿嗫嚅道。

“算了算了,你先带她去洗身子,我在这儿准备一下,待活儿我们再好好调教她。”

花凤疑惑地看了青儿一眼,暗想青儿为什么对自己那么凶,原先她不是这样的呀。

青儿见花凤在看着自己,也似笑非笑地看着花凤说∶“还耽搁什么呀,快点吧!”

花凤由红儿扶着,蹒跚地走向浴池。

如果没有红儿扶着,恐怕连一步也走不了,花凤武功被废,加之这两天被凌威三人日夜淫辱,尿穴现在更是红肿。口中也满是精液的味道,连喉咙口也被凌威那日顶得生痛。

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须知此事要躬行。

看失落兄的文章洋洋洒洒,读起来更是畅快淋漓,不觉手痒。可是真的动笔之后才发觉笔头极为生涩,万万写不出失兄的文采。

初步打算写四篇,这是第一篇楔子,交待前因。最后一篇写到悦子来接花凤见凌威止。

梨花

花凤外传(二)

花凤在浴池中洗净了身上的精斑和污渍后,擦干身子,正要缚上抹胸和骑马汗巾时,红儿轻轻地把抹胸和汗巾拿走了。

花凤正要问,红儿递过一件衣服低声道∶“凤姐姐,这是帮主吩咐的,他说你以后身上不能有这些劳什子的。”

花凤脸上微红,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屈辱地把衣服穿上光溜溜的身子。

红儿又道∶“帮主还说,我们以后不能再叫你凤姐姐了。”

花凤正在奇怪刚才在房中的时候,红儿叫自己凤姐姐时被青儿所喝止,忙问道∶“为什么?”

红儿正要回答,浴池门口传来了青儿的声音∶“小婊子洗完了没有?抹个身子半天时间,哪来那么多废话,赶快给我出来!”

花凤不知青儿为何现在对自己那么凶,却也无暇多想,只好赶紧出浴室走向房中。好在净过身子之后,元气有点儿恢复,也不用红儿扶持了。

屋中已经收拾干净,陈设很简单,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再就是绣榻了。花凤一眼看去,青儿正坐在右手的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她。待走近后,花凤开口问∶“青儿,为何┅┅”

“闭嘴!”青儿打断了她的话,脸色也沉下来∶“贱货!青儿是你叫的吗?

你以为你是谁?神手帮的帮主?你现在不过是凌门主养的一个小婊子罢了!”

“我┅┅”花凤刚想开口,青儿立刻打断了她∶“我什么我,今天我和红儿就是来教你规矩的,听听你不男不女的样子,以后跟人家说话要自称奴家,听到了没有!小婊子。”青儿说完阴阴地一笑,接着说∶“当然你要自称小婊子也可以。”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花凤脱口而出。

“我以前可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们呀,你是不是想这么说?”青儿说罢也不理花凤,转过头对红儿说∶“今天这个贱货老是放刁,我们把她绑到床上去吧!”

“可是,青儿┅┅”红儿嗫嚅道。

“可是什么可是,你是在想人肉烛台吧?”

一听人肉烛台,红儿马上没了声音,和青儿两人一左一右地把花凤给架了起来。

“不要┅┅不要绑┅┅”花凤一面大叫,一面拼命扭动身子,试图挣脱两人的挟持。可是武功被废,又连续被蹂躏了几天的花凤怎么挣得脱呢?

不多时,花凤就被呈“大”字体绑在了绣榻上。

青儿透过衣服在花凤的玉峰和牝门上捏了几把后对红儿笑道∶“真是个不要脸的婊子,里面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

花凤又羞又忿胀红了脸,闭上眼睛咬紧牙关一言不发。

红儿惑道∶“不是帮主不让她穿的吗?”

青儿瞪了红儿一眼,把她下面的话顶了回去∶“红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可是在怪我不应该以怨报德?”

青儿不紧不慢道∶“没错,她以前是对我们不错,可是这个骚货凭什么呢?

不就是一张脸长得漂亮一点,嫁了一个好老公吗?以前她是帮主,可也没有真的救了我们呀,还总是假装来关心我们,还不是为了表示她自己高过我们一等。”

红儿也是无甚主见的人,听得青儿这番话也颇觉得隐约有些道理,但还是嗫嚅道∶“可┅┅”

“好了好了,红儿你想清楚一点,这个***总是要学规矩的,我们要教不好她,自己也得受苦。你不想帮主亲自来处罚你吧?”

想到姚广那些处罚人的花样,红儿不禁打了一个寒战,终于接受了青儿的想法。

“你是不是一个发骚的母狗啊?”青儿把手伸进花凤的衣服,一边抚弄花凤的乳头一边说。

花凤感觉到自己的乳头在逐渐变硬,下体也隐约感到有点儿潮湿,脸益发地红了。于是拼命扭动身子试图躲开青儿的抚摸,但双手双脚都被紧紧地绑在了床上,怎样也躲不开青儿的“禄山之爪”。

青儿笑道∶“看,这个骚货开始发浪了。”说着,狠狠地在花凤的乳头上掐了一把。

花凤被抚弄得正是越发地敏感,猛地乳头被掐,痛得浑身一抽,屈辱的眼泪终于滚了下来。却不知怎的,尿穴中又溢出了一滩淫水。

“贱货,还不吭声!”青儿在花凤的下体探了一把,随即把满是淫水的手伸在花凤的眼前∶“这些骚水是哪儿来的?”言毕,也不待花凤吭声,随手把淫水抹在了花凤的脸上。

“凤┅┅她要是还是这么,等姚帮主回来了,我们怎么办呀?”红儿担心道。

“放心好了,她要是再不听话,我们就给她上刑,让她尝一尝皮鞭和火烙的味道。”

花凤听到皮鞭火烙,不禁颤抖了一下。原本是一帮之主,又美丽又有武功,当然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可眼下武功也没了,沦为阶下囚,不过是一个漂亮的性玩具罢了,听到这些刑具的名字就也忍不住要哆嗦了。

“可是帮主说凌门主吩咐过,不能伤了她的身子呀,”红儿忧虑道∶“青儿你赶快想个好法子吧!”

(老实说,这也是我头痛的地方∶失落兄给我留的难题是又不能伤了她的身子,也不能有男人上她,给我的唯一提示就是“从她的骚穴下手便成了,那里可以让她快活,也能让她吃苦,她的骚穴倒也新鲜,多用几次也不会弄坏的。”而撒手谏“花凤的弟弟”我还不想这么早用出来,着实让我绞尽脑汁。)青儿也不理红儿,不怀好意地对话凤笑道∶“凤姐姐,你是要自己好好地学规矩呢,还是要我们来好好的教你呢?”

“我还能想怎么样,我现在都已经┅┅你们爱怎样便怎样吧!”花凤气道。

“好,那我也算劝过你了,你既然不领情就让你先尝尝‘百鼠宴’吧。”

(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