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同事之间 >

桃色交易

时间:2022-09-02 04:2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桃色的交易》译自CINDYS BARGAIN

(1)

当辛蒂走入他办公室时,阿诺站了起来,“辛蒂,甚么事?”阿诺问道。

“阿诺,我想跟你谈谈。”辛蒂说道。

“好吧!甚么事?”阿诺说道。

“我想请你不要开除我的先生。”辛蒂说道。

“我想我别无选择,但我实在很抱歉┅┅”

“我想,我能让你改变心意。”辛蒂说道。

“是甚么会让你如此想?”阿诺问道。

“我想,如果你能答应我,那么我可为你作些事。”辛蒂说道。

“喔!你有甚么想法呢?”阿诺问道。

“这个嘛┅┅”辛蒂说着向他靠过来,把身子紧压向他,阿诺从头到脚都趐麻了。“这个就是我所想的。”辛蒂说着,同时以柔软、热情、饥渴的朱唇吻向他。她的舌尖大胆地、敏感地在他口中游动、搜索着他的舌头。四唇紧黏、玉臂紧紧缠绕着他。吻了许久才慢慢分开,但仍紧挨着他。

阿诺的下腹膨胀了起来,他知道辛蒂由她紧贴的身体可感觉到,“这蛮具说服力的。”阿诺说道。

“是的,我敢说就是┅┅”辛蒂说着,把胴体移坐在他坚挺的小腹,慢慢挪移地左右滑动推压着,“你要我!”辛蒂说道∶“不是吗?阿诺!你想要我的身体。”

“当然,当然我要!假如我不开除阿瑟┅┅”阿诺说道。

“它就是你的了!”辛蒂说着,仍在他身上滑动下身,同时把趐胸靠压在他胸膛上并把她柔滑的大腿在他大腿间揉搓着。

“任何东西!阿诺!任何你所要的东西。”辛蒂说着。

“任何东西?”阿诺问道。

“任何东西!”辛蒂说道。

“那好,因为我也有些想法!”阿诺说道。

“甚么事?”辛蒂问道。

阿诺温柔地推开辛蒂约一个手臂的距离,“这个!”阿诺狠打了她一巴掌,清脆的响声使辛蒂向后倒了下去。

一个痛苦且充满惊奇尖叫声从她喉中发出,她一手捂着脸,张着大眼站立着凝视着阿诺。

“我就是在想这个,辛蒂!如何呢?”阿诺说道。

辛蒂望着他许久才说话,“假如它是值得的话。”辛蒂说道。

“好吧!我们也许可以谈谈。”阿诺说道。

“这就是我所想的!”辛蒂说道。

“辛蒂,你拥有一具完美的驱体。”阿诺说道。

“我知道!”辛蒂说道。

“你的胸部很眩人,坚挺、外凸、圆紧且很性感。”阿诺说道。

“阿诺!你要看吗?”辛蒂问道。

“是的!不过我会告诉你甚么时候。”阿诺说道。

“好吧!”辛蒂说道。

“而且大腿美的令人难以置信!”阿诺说道。

“我知道!想到它们曾缠绕着你。”辛蒂说道。

“我是想过!我想过很多事物,例如你的唇。”阿诺说道。

“我的双唇是非常美妙的。”辛蒂说道。

“是的!我知道你能以它来吻、来吸!”阿诺说道。

“我可吸得你魂飞天外!”辛蒂说道。

“而且,你一定可以用它把我吸出来!”阿诺说道。

辛蒂深吸了一口气,“假如那就是你所要的,我敢肯定,我可以吸得让你满意。”辛蒂说道。

“来这里!辛蒂,过来这里。再吻我!”阿诺说道。

辛蒂慢慢走向他,再次将玉体紧压向他,双峰揉向他胸前、双腿在他腿间磨搓着,躯体推压住再次膨起的下腹。再次地,张开朱唇吻向他,舌尖在他口中搓揉、轻挑。

阿诺激情地吻她,同时一只手紧搂住她的柳腰,他的手伸入秀长及肩的乌黑秀发中。当她的舌尖深及他的喉中,趐胸随着每一喘息而紧紧挤压着他时,辛蒂在他口中发出轻微的呻吟。

阿诺抓紧一把秀发,而在亲吻时用力地拉扯她的秀发。辛蒂呻吟得更大声,而激情与声音却渐变成痛苦的吸吻着阿诺,阿诺扭转着拳头,似要把她的秀发拉出头颅。

在阿诺的口中,辛蒂呻吟喘息着。辛蒂缩回舌头,阿诺却紧搂住辛蒂把他的舌头伸入她那呻吟喘息着的口中,似要碾碎她的朱唇。辛蒂痛苦曲扭着,眼泪由她眼中流下,但她却无把他推开的打算。

最后,阿诺停止了亲吻,而退后了几步,但他的手仍稍轻握着她的秀发。辛蒂被抓得痛极了,珠泪滚滚滑落粉颊。

“很好!辛蒂,非常好!我喜欢你这样地吻我。”阿诺说道。

辛蒂没说话,但是充满泪水的双眸并未掉下泪来地望着他。

阿诺放开他的手说道∶“辛蒂!跪下来!”

辛蒂没动∶“若我们说定了,我会跪下!”

阿诺再次打了她一巴掌,辛蒂摇晃着,但并没动。

“阿诺!在还没回答我问题前,别动我!”

“你要照我所说的话作,辛蒂!”

“我会的!”辛蒂说道。

“那么!就说定了!”阿诺说道。

“好吧!”辛蒂说着便跪在他跟前。

阿诺再站近了些,直到辛蒂的脸颊差点碰触到他的私处,他的私处膨胀着。

“辛蒂!吸它!隔着裤子吸!”阿诺说道。

辛蒂照着他的话做,尽可能地把朱唇凑过去吸那隆起处。阿诺感到她朱唇的磨搓,她的舌透过裤布舔食着。

他望着她舔食的动作,“很好,你现在可以停止了。”阿诺说道。

辛蒂向上望着他说∶“阿诺,我能把它掏出来吗?”

“不!站起来!”阿诺说道。

辛蒂站了起来说∶“阿诺,你不要我把衣服脱掉吗?难道你不想看我的裸体吗?”

“你要我再打你吗?”阿诺问道。

“不!不要!”辛蒂说道。

“那么,闭嘴!我会告诉你我想看甚么!”阿诺说道。

“好吧!阿诺。”辛蒂说道。

“我现在想要看的是你的腿。辛蒂!我一直欣羡你的腿。”阿诺说道。

“我知道!”辛蒂说道。

“将裙子撩起!撩至腰间,我想看全部!”阿诺说道。

“好的!”辛蒂说着便抓住盖住膝盖而露出迷人小腿曲线的裙子,并将它撩起,撩到膝盖上,慢慢地裸露出一双雪白滑嫩的大腿。

“撩得再高点!再高!”

撩过臀部而至腰间,显露出她那短小的雪白亵裤,及修长无瑕性感迷人的大腿。

阿诺注视着她的双腿许久,“慢慢地转过身来!整个转过来。”阿诺最后说道。

辛蒂照做了。当辛蒂移动双腿时,阿诺欣赏着辛蒂双腿蜿蜒、波动、肉感的肌肉抖动。他的眼光一直凝视着,直到辛蒂再度面向他。

“阿诺,你喜欢我的腿。不是吗?”辛蒂说道。

“我是喜欢你的玉腿,我期望它们缠绕在我腰间。”

“阿诺,要就说一声!”辛蒂说道。

“喔!我会的,不过我有一件你须先为我做的事。”阿诺说道。

“甚么事?”辛蒂问道。

“抽它几鞭子!”阿诺说道。

“哦?”辛蒂说道。

“不要脱掉裙子,保持原来的样子!”阿诺说道。

辛蒂站着,把裙子抓在腰间。阿诺缓缓地从腰间解下他的皮带,那是一条宽厚的棕色皮带。辛蒂看着他没说话,阿诺握住皮带环扣,并把皮带在手上绕了两圈,抖了一抖,看看是否是他所要的长度。

“辛蒂,趴到我书桌上!不要脱掉裙子,就让它一直这样摆着。但是,转过身来,趴在我的书桌上!”

辛蒂站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慢慢移向阿诺的书桌而趴了下来。

“整个趴下!辛蒂。”阿诺说道。

辛蒂把裙子抓在前面,向前屈身直至她的粉颊贴在阿诺的书桌上,裹在亵裤内的双臀高高耸起。

阿诺注视着她那修长裸露而富曲线之双腿∶“很好!辛蒂,现在不要动!”

阿诺说着,上下挥动着手中皮带,然后,尽他手掌的全力抽向辛蒂大腿上半部紧致的肌肤上。

声音很响亮,辛蒂的身躯跳了一下,一声惨叫声由她口中发了出来。

阿诺笑着说∶“辛蒂!会痛吗?”

“老天啊!痛得很!”辛蒂惨答道。

“很好!辛蒂,就呆在那里。”阿诺说着再次抽向膝盖上面一点的部位。

“喔!妈呀!”辛蒂惨叫着∶“妈的!阿诺┅┅”

“辛蒂,甚么事?甚么事不对吗?”

“不!没甚么事。”辛蒂停顿了一下说道。

“很好!”阿诺说着再度挥起皮带,挥向她的玉腿。辛蒂叫得更大声了些,但不说一句话,在书桌上曲扭着。

“我喜欢!”阿诺说着再度鞭打辛蒂的大腿。一次、再一次地鞭打着,打得辛蒂在书桌上喊叫、呻吟、扭曲翻滚。

辛蒂裸露的大腿充满着阿诺的鞭痕,阿诺停了下来欣赏这魅人的景色。

“阿诺,我会调用的!假如你不停止,我会喊叫的!”辛蒂痛苦呻吟道。

“很好┅┅”阿诺说道。

“但是┅┅但他们在外头┅┅会听到。”

“我不在乎!辛蒂,你在乎吗?”

“我┅┅我┅┅”

“拉下你的亵裤!辛蒂,这样我才打得到你的臀部!”

“喔!天呀!”辛蒂叫道。但她仍把手伸向雪白亵裤的腰带,将它褪下,露出浑圆紧绷的臀部,在她弯曲的姿势中更使它高高耸起。

阿诺尽其全力,用力地将皮带挥向她的臀部。一鞭!两鞭!三鞭!四鞭!

辛蒂哀号着。

“好!现在他们都知道了!”阿诺说道。

辛蒂呻吟着。

“好了!你现在可以站起来了。”阿诺说道。

(2)

“这才是乖女孩!”阿诺说着再度用力鞭下,这次挥向她的左乳。辛蒂再度如野兽般叫了起来,滚动着身躯。这次虽然仍躺着,但一只手不禁抓向空中。

“好!我喜欢这样!”阿诺说道。

“ 我!阿诺,不要再打我了!你要我,就快吧!阿诺,我会让你 得很爽的┅┅”辛蒂哀求着。

“我知道!”阿诺说着再度鞭抽她的右乳。

“我知道!”阿诺以盖过她撕耳的叫声吼叫道∶“辛蒂!别动!”同时鞭抽她的左乳。

辛蒂再也无法子静止不动了,她开始在地板上滚来滚去。阿诺跟随着她的翻滚,鞭抽着她翻滚扭曲的躯体,大腿、趐胸、臀部、背部、腹部任何所能鞭抽到的地方。

“不要滚动!张开身躯我就不再鞭打你!”阿诺厉声道。

辛蒂费尽力气停止滚动,并在阿诺的鞭打下再度大字体正躺着。阿诺停了下来,望着扭曲、呻吟、喘息着的躯体。

“辛蒂,现在换我来 你了。我来 死你!你也要 我!不是吗?”阿诺扑在她身上。

“那┅┅那是┅┅约定好的┅┅你 吧!狗娘养的! 吧!”

“这里,辛蒂。”阿诺说着,将他坚挺的阳物慢慢而用力地滑入她的阴户。

“就是这个,辛蒂!我进到你体内了,我在辛蒂的体内!”阿诺说着便开始抽动。

“辛蒂,为我 !为我 及为你丈夫 吧!”阿诺边说着边抽送着。

“好的!阿诺。”辛蒂说着跟他一起抽动着∶“好的!我要 你,就如我我所说的,我说我会做任何你要我做的事。阿诺!对吗?”

“是的,直到当前你是的。”阿诺说道。

“阿诺,我会一直是的。”辛蒂说着节奏性地抽送着∶“爽不爽啊?阿诺!

舒服极了,不是吗?”

“是的!很舒服!辛蒂,你真是一位干家!”阿诺说道。

“我知道!”辛蒂说道,此时抽送得更强烈。

“辛蒂,把双腿缠绕着我。”阿诺说道。

“好的!”辛蒂说着把双脚缠绕在他背后∶“现在怎么样?阿诺,你喜欢这样吗?”

“我喜欢!辛蒂,用双腿挤压,使我能感觉你的双腿正缠绕着我、磨搓我。

喔!好极了!喔!太好了!”阿诺说道。

“阿诺!我告诉过你,我是很棒的!你没必要如此鞭打我。”辛蒂说道。

“是的!辛蒂,再 用力点!”阿诺说道。

辛蒂照他的吩咐做着。

“你现在痛吗?”阿诺说道。

“是的!那使你兴奋吗?”辛蒂问道。

“是啊!”阿诺用力抽送着说∶“我可以 你一整日!”

“阿诺!你要 多久就多久。”辛蒂说着也弓起身子扭动着,把他夹在她双腿间。

“吻我,辛蒂。”阿诺说道。

辛蒂把朱唇凑了过去,呻吟着贴了过去,并把舌尖伸入他口内。她蛇般的身驱配合他的节奏扭动着。

“啊!辛蒂,我快出来了!啊!干爽一点!”阿诺移开双唇叫道。

“我 死你!阿诺,你现在可以射了!”辛蒂说着,下身摇得更厉害。

“啊! 死你!美丽性感的辛蒂,我 死你!好爽!出┅┅来了┅┅”

“ 死你!死阿诺!射进来!来!射进来辛蒂体内!阿诺!来!”

“射入你体内!辛蒂,你这美丽的淫洞!爱吸 的淫洞!射死你这爱叫春的淫妇!”

“喔!是的!我是爱吸 又爱叫春的淫妇。来吧!射入我的淫洞!阿诺,射啊! 死我!”

“快出来了! 死辛蒂┅┅啊!我来┅┅了!┅┅接好!辛┅┅蒂,现在!

现在┅┅”

当辛蒂双腿紧夹住他时,阿诺如歇思底里地抓着她的秀发,下腹用力撞击着她的躯体。阿诺一股生命泉源狂野地射向辛蒂体内深处,一注一注地烫浇着她的花心。

“阿诺,爽吧?我所作的是否正如你所要的?”辛蒂以双腿夹着阿诺问道。

“是的!”阿诺说道。

辛蒂的双腿慢慢放下说道∶“感谢老天爷!”

“但是,事情还没完!”阿诺说道。

“甚么?你在开玩笑!”辛蒂说道。

“不!不必担心,辛蒂!我不会再伤害你,我甚至不再想要你的身体。事实上,我只是有件事要你做。”阿诺站了起来穿衣并说道。

“是甚么事?”辛蒂慢慢坐了起来问道。

“我只要你走出办公室去告诉你先生这件好消息。”阿诺说道。

“为甚么?”辛蒂狐疑问道。

“你只要去做,去告诉你的老阿瑟,我不再开除他了。他不是喜欢听到这件消息吗?”阿诺说道。

“是的!”辛蒂答道。

“那么,辛蒂,去告诉他吧!我们的约定就完成了!”阿诺说道。

“好的!阿诺!”辛蒂慢慢站起,边僵硬地拿起她的上衣边答道。

“不!辛蒂,别穿衣服!”阿诺说道。

“甚么?”辛蒂问道。

“我说我不要你穿上衣服!辛蒂,我要你象现在一样走出去。”阿诺说道。

辛蒂凝视着他,“你是说┅┅裸着出去?”辛蒂问道。

“是的!”阿诺说道。

“但┅┅所有的人┅┅你要我┅┅”

“我想他们都很好奇这里发生了甚么事。”阿诺继续说道∶“我是说,这里的喊叫声一定使他们有很多幻想。你如果像这样子出去,也许可使他们的幻想成真。不用说让他们看看你优美的躯体,我肯定他们一定很高兴。”

“阿诺┅┅”辛蒂说道。

“怎样?辛蒂。”阿诺说道。

“我┅┅我办不到。”辛蒂说道。

“那太可惜了!辛蒂,那么约定就无效了,我想我毕竟还是需开除阿瑟。”

“阿诺!看在老天的份上┅┅”辛蒂说道。

“辛蒂,假如你照我所说的,象现在的你走出去,并且去向阿瑟说明我要留下他来,你我就互不相欠了,且阿瑟也拥有他原来的工作。”阿诺说道。

辛蒂静直地站着。

过了很久,阿诺并未出声,他只是等侯着。

最后,辛蒂吞了一口口水、吸了一口气,“好吧!阿诺。”辛蒂说道。

她慢慢走向门去,挺胸、抬头且赤裸着,辛蒂开了门走了出去,阿诺跟着她看看会发生甚么事。辛蒂的突然裸现造成了一阵骚动,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所有的头也都转了过来、所有的眼睛都充满了惊奇与欲望。

没人移动,每个人都全神盯着她,辛蒂昂着头返身望着他们,她慢慢走向远处阿瑟的座位。当辛蒂走到阿瑟桌旁时,她再度转身注视着看她的每一张脸。

“好了!”辛蒂大声地说∶“大家好好地看!你们都想看,是不?那么,看仔细了。希望能让各位满意。”

转过身来面对她的丈夫说∶“阿瑟,没事了!阿诺不开除你了!你可以在这工作到你不想作为止。我爱你!阿瑟!”说完便转身往阿诺的办公室走去。

但到半路,阿瑟却叫住了她,“辛蒂!”阿瑟喊道。

辛蒂在众多直视的眼光中,站着没动。

“阿瑟┅┅”辛蒂答道。

“你是娼妓!”阿瑟喊道。

围观的群众一阵骚动。

“阿瑟,我是吗?”辛蒂答道。

“是的!你是!我太太是一个娼妓!一个放荡的娼妓!你不是吗?”阿瑟喊道。

“阿瑟,你要这样说吗?”辛蒂答道。

“是的!这是正是我所要说的。”

“我爱你!阿瑟!”

“我不在乎!你是一个放荡的娼妓!而正因你是,我想你也应当让这里的每一个人 你一次,不是吗?”

“阿瑟,这是你所要的吗?”辛蒂说道。

“这很公平,不是吗?首先,你献身给阿诺,而现在你又暴露身体给这里所有的人看。为甚么不也替他们服务一下呢?”

“我会为你做的,阿瑟。”辛蒂答道。

“我知道!你为我当娼妓!但别停止。辛蒂,看看四周想要你的人、因你而放荡的人,为甚么他们需错失如此的好事。为甚么?辛蒂!为甚么?”

“阿瑟,假如这是你所要的,我会做的;假如这是你所要的,我会马上跪下来把他们都吸出来。每一个人,一个一个来。”辛蒂说道。

“做啊!”阿瑟说道。

“好的!阿瑟。”辛蒂说道。

“还不止这样!我要你每天回到这里,辛蒂,每天!我要你如现在般地脱光衣服,而且我要你替每一个想要的人做你所说过的一切!你做得到吗?”

“阿瑟!假如你要我做,你也要我 他们吗?”辛蒂问道。

“有何不可?任何他们所要的!那不是娼妓所要作的吗?”阿瑟说道。

“是的!阿瑟,我会的。我爱你!”辛蒂说道。

辛蒂跪了下来说∶“来吧!假如你们排好队,我会轮流吸出你们的。假如你们想 我的,请等我吸完后再服侍你们。”

“而假如你们有任何密友,明天把他们带来,辛蒂会照顾他们的。这服务将仅限一天,是不是啊,辛蒂?”阿瑟问道。

“阿瑟,假如这是你要我做的。”辛蒂答道。

“阿瑟,你抽烟吗?”阿诺问道。

“是的。问这做甚么?”阿瑟问道。

“那你随身都带香烟喽?”阿诺问道。

“没错。”阿瑟答道。

“很好!我想他们随身都有带。”

辛蒂开始哭。当她吸出第一个男人时她哭,哭到吸完最后一个。

这是辛蒂来到阿诺办公室后的若干小时。

“阿诺,我要和你作个交易。”辛蒂说着脱下她所有衣物,然后在阿诺的书桌上放下一整包的香烟┅┅

(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