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午夜怪谈 >

魔王之死

时间:2022-09-01 04:2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魔王之死(一)

“啊┅┅哈┅┅啊┅┅”我身下的亚人随着我下半身的前后摆动而发出了阵阵令人脸红的娇喘,我嘴里咬着她的尾巴,双手不停的在她腹肚上的柔毛上婆娑来去,尤其是那两对标致的粉红乳房,虽然每一个只有常人的一半大,却散发着亚人特有的麝香,亚人的分泌物对我们这些因文明的发展而退化的人来说是强烈的催情剂,因为如此所以我和多拉十年的生活可说是夜夜春宵,若不是我精通复元魔法(复元者,恢复“元气”也),大概撑不了一个月。多拉她自己倒是乐不思蜀,现在有人肯养她了,又每天陪她做爱做的事,完全忘了十年前她拉着我的裤管叫我带她走的窘样。

想着想着,我也快到极限了,我开始加速的抽插着。多拉知道我就快要射精了,于是她也努力的挺起她那玲珑的屁股,用心的迎合着我的戳刺。

“多┅┅”我呻吟着∶“快┅┅快不行了喔。”

多拉把她的双腿用力的勾在我腰上,并以其为支点,使出她毕生之绝技活杀兽神冲,刚好和某知名的枪枝同名,其真实面貌为多拉缠在对手身上,下腹以极快速度摆动,对手不用进行抽插的动作也能获得巨大的快感,被用户皆以为自己被活活杀死一般,故名之。

我并非常人,但是不代表我受得了这种攻击,我也一样开始射精了。但是多拉并不因此而停止,活杀兽神冲一但使用,就表示我若不让多拉得到高潮她是不会停的,不得已,我只好对我的兄弟使用局部时间流速减缓咒文∶“PARTIALSLOW DOWN”我在脑里唱着。这是我常用的作弊方法,亚人的耐力根本不是人类比的上的,我和多拉曾经连续作爱一星期,不吃不睡要不是我有先见之明,先用了咒文,诸位今日就看不到我了。

凭藉着咒文之助,我再度披挂上阵,我努力的支撑着自己不因快感而昏厥,我用手扶着多拉的屁股,免得她滑落了,我再度的仔细观察她的脸庞,这是我的癖好。她很显然已经是无意识了,她的眼神涣散,头随着屁股的高速移动而前后飘摇。“SOLID WIND”我唱出了凝风术,因为我双手的皮肤似乎因为她的快速移动而烧伤了,亚人全身都有软毛保护,脆弱的人类可没那么幸福。凝风术顾名思义为凝固空气之术,但是我在放出魔力的同时多加了一些意念,使我和多拉下半身周围的空气变成介于液体和固体的物质,如此一来,我的双手就空出来了。

我用我的双手捧着多拉那颗正在左摇右晃的脑袋,她对我的脸还有点反应,“风┅┅”不错,还叫得出我的名字。她脸上的细毛是浅浅的棕黄色,她的胸、颈,腹都是这种颜色,四肢和背部则是黑黄相间的条纹,和老虎一样。

我把我的舌头放入她早已大开的口腔内,试着去勾它那卷曲的舌头,多拉这族不知为何舌头特别长,我的脸就算离开她五公分,她的舌头依然可以抵达我的臼齿。在我俩的舌头相遇的一瞬间,她似乎突然清醒了,她的舌头立刻把我的层层包裹,我们开始激烈的互相吸吮,舌头和舌头猛烈的缠绵,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唾液沾湿了我俩的下巴,甚至有些还滴到了她的肚子上。我的手也没闲着,我再次的拨弄她的两对乳房,我时轻时重的蹂躏她娇小的乳头,感受她炽热的体温和柔软而不失弹性的体毛。

我站了那么久已经很累了。现在她的移动已经渐渐停止,连舌头也慢慢的不动了表示她已经是在高潮的前夕,我开始用力的抽插,一下、两下、三┅┅呜!

来了!!

她的小阴唇以恐怖的力道将我锁住,阴道内部开始剧烈的收缩,阴道壁不停的向内蠕动,强大的快感铺天盖地而来,她本来松弛的四肢现在也紧紧的抓着我而我也用另一个强而有力的拥抱来回敬她。虽然我和她在一起已经有十年已上,但是我对这种攻击仍然毫无抵抗力,要不是我用了魔法,我现在一定会再弃甲一次。

她似乎已经清醒多了,暗红色的双眼直盯着我,“你爱我吗??”她问。

“傻孩子,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比我更爱你了!”我答。

“真的吗??你能发誓你永远不会弃我而去吗??”

“我敢以天地八方六十四仙之名和自己的狗命一条发誓,在我有生之年,只有你弃我,没有我弃你。”

她用力的抱着我,在我的耳边细声道“咬我!”我在她的脖颈上咬了一口,这是多拉那一族最崇高的示爱方法。她的喜悦已经被她红透的脸庞和眼角的眼泪给泄露出来了。她不停的用她那细长的舌头在我脸上清洁,这是完全信赖和臣服的表现,我静静的吻着她,看着这个令我魂牵梦萦的人儿,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咚咚咚咚!!”突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魔王之死(二)

我解除了门上的念力锁,让敲门的人进来。

现在房子里塞满了一堆身着蓝色制服的军官,是从哈特公国来的。我用念视看到外面还有布莱恩公国,罕得公国,和碧得公国的使节团,八成又是因为哈特公国的专横无理使得他们只能在外面等。

四大公国居然一起派人来找我,那真是天方夜谭了。能让他们这样劳师动众的,放眼天下大概也只有魔王了,北方冻土可能又出状况了。

人群中走出一位身着朱红锦衣的秃头肥仔,不用说,哈特国的使节。

“恩哼!!”他清了一下嗓子∶“法达四方六界,礼驭上下九重天,圣心赤日帝诏曰┅┅”

“停!!作者读者和我都懒得听你废话,反正我和你们去见那个太阳王就对了吧。”

“是圣心赤日帝!!”使节似乎觉得太阳王是个很失礼的名称。

“随便啦!!你们先去外面等我一下。”使者一脸不爽的走了出去。

“又要打仗了吗??风??”多拉从她藏身的被窝里露出头来问我,“大概吧!”“那┅┅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现在我要去和那些叫做国王的笨头们商量如何把魔王给剿了,而你,要乖乖的待在家里等我回来。”“不要!!人家要和你一起去!!”“别闹了!!你知道我是不会让我爱的人出去送死的。”

“可┅┅可是人家┅┅”“听着,多,我和你相遇是在十年前的封魔大战结束之后,你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吗?”

多拉的脸色暗了下来,因为我触及了她最痛苦的往事,但是不这么做她一定会跟来的。“我记得。”

我说“那就是我不希望你去的原因,亚人已经失去了他们的祖先英勇善战的血,在战场上就和普通的妇孺没有两样,你若是跟着我,我会没有办法专心于讨伐魔王,我不能一边战斗一边又想着你的安全问题,所以你乖乖待在家里是对我俩最好的选择。”

“可是,可是人家会一直担心你啊!”多拉一付忧心忡忡的样子。那样子看了真是窝心。

“别担心,我可是经历过封魔大战和冻土大战的勇者,想要我死至少要有邪神级的功力才行。好了,别再任性了,我想这次是不会拖太久的。上次战争结束才不过十年,更何况北方冻土在魔王死后就一直被哈特国的武力控制着,在这种情况下,新的魔王绝对不可能强到那里去,你完全不用担心。”

“人家是在担心你又要到处播种了!!象你这样无节操的男人,一定又会像以前一样,走到那就搞到那。”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口齿灵俐了??)糟了,这我没办法反击,看样子只有落跑一途了。

“FAST A SLEEP”唉,没办法,讲不过只好耍赖,乖乖的睡吧。多拉在我唱完咒文的同时便应声而倒,我用手接住她娇小的躯体,轻轻的将她放到床上,依稀听到几句“葛风你这大混蛋,给我回来”一类的话。(十年的共同生活让她对我的抗魔度升高了吗??居然说的出话来。)

替她盖上棉被之后,我自床下拉出一口长皮箱来,里头装的是我过去的记忆和感动。我打开皮箱,拿出一件付头套的黑色斗蓬,是用泄上夜魔族鲜血的米斯里鲁打成细线后,一条一条编成的,负责这件工作的霍比特族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完成,夜魔族是种以人类,尤其是男性的精气为食的夜行性生物,以吸血鬼和沙虚帕斯为代表,是一个精通媚惑术的种族。其鲜血对一切精神系的魔法有强大的防御力,涂在神之御礼的米斯里鲁上,集两者的性能几乎能防御所有的魔法攻击。我给这件斗蓬的名字是 之壁。

我过去所使用的武器已因封尘过久而毁损不堪使用了,所以我把 之壁套上之后便什么都不带的走了出去。临走之时,我再看了多拉一眼。

※呜~~完全没有情色的片段,我太喜欢解释那堆有的没的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吧!!!念及于此为弥补各位客倌下面附上短文一篇∶《告白》

“卡啦”教职员室的们打开了,我的学生,三年六班的上田早苗走了进来。

“怎么啦??早苗??”

“早苗是来等老师的!!”早苗笑着说,我看了看四周,只剩我一个人其他的老师都已经走了。

“真的吗??我看是来等我的大肉棒吧?”我把自己的性器从裤子里掏了出来早苗立刻把身上的制服给脱了下来,往我身上爬,红透的脸上有着不属于她这年龄,淫秽的笑。

“谁叫老师最近都不来找人家!”她边说边把自己的屁股往下坐,把我挺直而湿润的肉棒毫无阻碍的咽了下去。

“我才一天没叫你留下来,你就受不了啦??”

“因为,因为人家喜欢老师么!!”

“喔~~真的吗??”我的双手握住她的腰,她的四肢也马上很有默契的缠绕着我的身体,我停了一会,右手往上捏住她米粒般的乳头,左手往后刺探她的肛门,我发现她的液体已经烟没了菊花的周边,现在正被地心引力作用而往我的裤管滴落。

“这么湿啊,你今天整天都心术不正喔!”

“因为人家,啊!!人家┅┅嗯!!好想要嘛!!”

我把手指伸入肛门直到食指的第二指节,在里面搅动着,同时下半身不住的向上戳刺,我感到龟头磨擦子宫顶的快感正一波波向我袭来,为了减缓快感的累积,我伸出舌头舔舐早苗脖子附近的口水,我的舌头向上慢慢进攻最后来到早苗的小红唇,我含着她短短的舌,用我的卷她,用牙齿轻轻的咬她,刮她,恨不得把她吞下去。现在我停止了戳刺,因为早苗已自发的开始上下运动了,现在我更是把我的全部精神摆在她那小巧的脸蛋和平坦的胸部上,我用力的捏着那颗小红豆,还不时的旋转它。

“老,老师┅┅不要管那些东西了┅┅还是用力┅┅嗯~~对┅┅”

“听说五班的龙之介要对你告白,他一定会很失望,因为早苗居然是个这么喜欢鸡鸡的女孩子。”

“我┅┅我不喜┅┅欢鸡鸡,我只┅┅喜┅┅欢大鸡鸡┅┅我只喜欢┅┅粗鸡鸡┅┅”

“喔!!那你可真厉害!!来!!老师给你奖品!!”

我在早苗的身体内放出一团团白色的欲望,同时得到她用密部吸吮我的肉棒为回报。

我把尚因高潮而不停抽 的她放在办公桌上,乳白的汁液缓慢的自她的下阴流出,她把手刺入自己的阴道,挖出一团精液往自己的嘴巴送,舌头不停的舔舐自己的手指,深怕漏了任何一滴。她的眼睛却由始自终都未曾自我的肉棒上离开过,水汪汪的大眼好象在对我说着∶我还要┅┅我还要┅┅第二天,体育馆后,早苗正和一个男孩交谈。

“上、上田同学,我,我喜欢你!!请和我作朋友!!”男孩紧张的等待。

“龙之介。”

“是!!”

“你的鸡鸡┅┅”早苗从群下拿出一根巨大的电动阳具,在日光的照耀下正因早苗的液体而闪闪发光,早苗把它摆到和自己的脸同高度,笑着说∶“和这一样大吗??”

魔王之死(三)

我走了出去,心情顿时沉重了起来,我又要再次面对我努力遗忘的过去。

“勇者先生,您的动作可真是快啊!”那只裹着红色外皮的猪又在鬼叫了∶“你们是怎么来的??”

“坐着那个来的,小人不象贵人您能┅┅那叫什么来着??啊!!以自身魔力为源,自主性的改变阴阳介面,达成空间的突破。小人没背错吧??”

(忍耐!!要杀他日后多的是机会,现在动手只会让他们手中又多了一项我的把柄。)

这只死猪指着树林中的葛雷欧们,同时用他 心的声音,不断的攻击我的精神。

“飞了多久才到的??”我压抑着心中的愤怒,假装若无其事的问。

“大概四天,但是真是没想到您会躲┅┅喔!!请恕小人无礼是隐居在离皇城这么近的地方。”

“我们可以走了吧?”我不耐烦的催促着。

“是!是!就怕那些畜生不争气,赶不上您啊!!”

(王八蛋!!)

我不再理会他,径自开始颂唱咒文∶悠游于四方之精灵,请遵守西尔法的意志,帮助这个生灵,将其送往其意属之地。

我四周的空气随着咒文而转变成清澈的蓝色,我的身体被托起,开始笔直的朝皇城菲利欧斯前进。使节们看到我已经启程,纷纷跨上他们的葛雷欧开始追赶着我。

这四天真是漫长啊!跟那只猪在一起,连水都变酸了。其他的使者大都不敢靠近我,这次四公国会连合起来找我,大概是哈特国硬 其他三国出面以壮声势吧!毕竟其他三国可都是很希望看到哈特国出糗的,落井下石还有可能,忙是绝计不帮的,除了倒忙。

现在我已经在谒见厅等侯皇帝的招见,门旁的卫兵对我这身奇装异服甚是好奇,一直偷偷的往我这边瞄。

“好,你现在可以进来了。”说的好象我很想进去似的。

我跟着指高气昂的传令兵走了进去,进入大厅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只能用穷极奢华来形容的巨大空间,这城外的修饰已经很浮滥了,没想到里面还能比外头更加浮滥,真是让人想称赞他的勇气。

我在距离皇帝十五公尺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是因为礼节的缘故。

“从冻土大战之后就再也没看过你了哪,葛风。”

“┅┅”

“我对部下们的无礼深感歉意,我想你也知道我是为何把你找来的吧?”

“北方的问题吧,但是我不知道是什么问题。”

“我们在两个月前在北方冻土的中心部位发现的巨大的米斯里鲁矿床,一如往常,在那个矿床附近聚集了许多的天魔族。”

“┅┅不会只有这样吧??”

“哈哈,真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啊,其实问题是∶我的士兵们传出魔王复活的消息。”

“不可能!!魔王是我亲手打成碎片的,我的眼睛看着它死,死人是不会复活的!!”

“你的意思是我的士兵看到的是幻觉吗??我也这么认为,但是,所有活着回来的人都已经疯了,而他们口中都不停的念着∶魔王复活了!!我认为现在北方的天魔族出现了新的统率,而找你来是希望你能为我调查清楚事实真相并进而解除这场事故。”

“你,你还真有脸说出这种话!!我有什么义务要帮你??”我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种把所有人都当成自己的道具的人。

“有的。”该死的皇帝拿出一个象是项炼的东西,它在皇帝的手上发出诡异的紫光,我觉得那似乎对我来说是个很熟悉的物品。

“那是┅┅黑龙眼??”我惊慌的问着,如果真的是,那表示我的故乡已经被他找到了。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是从一个叫菲的女孩身上取下的。”

“你还没对他们做什么吧??”

“不愧是勇者,我确实还没有做什么,但是┅┅”他举起左手,手背上一个红色的火劫法圆让我知道,我若不妥协我的养父母和我的好朋友们都会像纸一般烧成灰烬。“这得看你的态度了。”

“知道了,我明天出发。”

“好汉子,快言快语,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皇帝开心的笑着,我勉强的控制住自己不要暴发,慢慢的往外走去。

“啊,等一下”我回头听他要说什么,现在不是撕破脸的时候。“依娜说她很想见你,等会请你抽空去看看她。”

“是,阁下!”我痛恨自己的软弱和无力,只能靠谄媚的手段来保护自己的家人。

“哈哈哈哈!!!!~~”背后传来那个人渣的笑声,我加快脚步,走出了正殿。

我静静的躺在床上,身上只有件轻便的短衣,我虽然很想睡觉,但是只要想到那个狗皇帝的嘴脸,我就怒不可遏,房间里的桌椅刚才就成了我的泄忿对象,现在安静的散在地上,完全看不出原来的形状。

“进来吧,不用敲门了。”我看到依娜在门外踌躇的样子,便对着她的方向说。

“你是妖怪吗??墙壁挡着你还看的见。”依娜一付不可思议的样子,往床边走来。

“又不是第一次见面,那么大惊小怪干嘛。老实说,找我有什么事??”

“ㄟ┅┅讨厌!!不要问嘛!!”她暧昧的微笑早就把一切都说出来了。

“好吧,那就用做的!!”我因为刚才的事件还火气未消,所以也懒得和她罗嗦,“SONIC WAVE”,直接把她的衣服给轰掉,连她穿什么也没看清楚。

“呀!!!讨厌,你是山里待太久了,连前戏都忘了怎么做了吗??”她故作生气状的说。

“下面都变成汪洋大海的人有资格说这种话吗??”我毫不客气的用左手把她的阴部整个抓起来。

“啊~~混蛋!!很痛ㄟ!!!”她边骂手还不忘往我背上槌,但是我现在没有温柔的心情。

“咦?”我放开她,代以两根手指深深的插入她的阴门,但是我的手却感到不属于她的肉体之物。“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种玩意的?”在她的阴蒂上,串着两个一大一小的长方形金属框,还一个金一个银的,有钱人的性玩意还真多。

“那,那是我丈夫弄的”她似乎很害羞人家看到那些玩意,我仔细一看,她的乳头上也各穿了一个,而且比阴蒂上的大了点。

“你终于结婚啦??”

“你太失礼了!!小姐我可是一堆人抢着要的!!”她似乎真的是这样想,这也算是一种幸福吧。

“喔~~所以你嫁给一个喜欢这种玩意的老公罗。”

“这,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更何况这些达官贵人和普通人的喜好总是不太一样嘛。”我懒得听她的合理化说词,我两手各抓一个乳房上的金属框,先转它一下试试。

“啊~~哈,哈,不要那么用力┅┅”挺有效的,看来她很喜欢这种玩具,本来就已经是黄河决堤的下阴,现在更是海水倒灌般的淫水狂泄,转眼就把床给沾湿了一大片。我空出一只手来,想试试下面的拉环会有什么反应,可是有两个,小的放手指刚刚好,那大的不知有何用处。

“喂,大的拉环是拿来干什么的啊?”

“你想知道吗??”她对着我笑,“过来,我告诉你”我把上半身凑过去,准备听她的解说,她一只手抓着我的肩,另一只手往下探索我的性器。她握住我的肉棒,姆指按摩着龟头前端,我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她继续引领我向她的蜜洞前进,她把我的龟头穿过大的拉环,(是这样用的啊),“现在,你可以尽情的使用它了。”她淫乱的姿态使我异常的兴奋,我开始用力的抽插,我的每一次抽插,都会带动大拉环跟着摆动,而大拉环则强烈的刺激着依娜因兴奋而肿大的阴蒂,我想这是非常的爽吧,因为依娜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

“啊~~哈~~呜~~”好象是说“好棒”吧,我的右手又开始玩弄乳房上的拉环了,我用力的扭转它,直到她的乳头因缺氧而变成的紫黑色,依娜很喜欢这种虐待式的性爱是我在十年前就知道的事,现在她也用她的全身感受这份痛苦的愉悦,她的下体仿佛是长江大河,蜜液不停的涌出又涌出,连我的大腿根附近都被她的淫水湿透了,我不停的攻击着她,好象是把我连日来的怨气都往她身上发泄似的。

“啊!!!!!!”她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嘶叫,紧接着便狠狠的咬着我的肩膀不放,全身不停的颤抖,下体象是爆炸般的喷出一道又一道的泉水,从我的大腿一直流到床上,被棉被吸收。

“哈┅┅哈┅┅哈┅┅”她不停的喘着气,胸部剧烈的上下起伏,仿佛是为我们刚才疯狂的交媾作见证。

但是┅┅我还没有满足啊!!

“SOLID WIND”我唱起咒文,我在她的四肢形成数团坚硬的固气,把她的四肢往上吊起,她的躯干则变成了最低点,我将她的腰调整至和我的腰同高,以利我待会做事方便。

依娜只是一直看着我,她脸上的红潮尚未退去,嘴巴还是半开的,她从未怀疑过我的一举一动会对她不利,总是用她的全身承受我无情的攻击,我走到她的身边,弯下腰来品尝她多汁的红唇,咀嚼她香甜的嫩芽,我似乎看到她眼中有着泪光,我拔出舌头,转去舔食她的泪水。

“你为什么要哭?”我轻声的问。

“为什么你当初不带我走?却选了那只兽人?”她哽咽的问着。

但是我没有回答,我只是默默的舔着她的泪水。

“吻我!!让我窒息般的吻我!!”

我们又开始狂吻,舌头仿佛融化了一般,一片紧紧黏着另一片,不断的互相缠绕,直到我们觉得快喘不过气了为止。

我好不容易抽出我的舌,我把拉环拉到肛门的位置,刚刚好够长,将我的性器穿过其中,我感到金属环紧紧压着我,我看到她的阴蒂正因强大的拉力而变形延长,在金属和阴蒂的结合处有几许的血丝。

因为刚才的高潮,我顺利的插入她的肛门,她的肛门比阴道紧多了,平常大概没什么人在使用。我享受着肛门的包覆感和依娜炽热的体温,我逐步的加重力道,有时只拔出一点但是快速的抽插,有时将性器完全的拔出看着肛门渐渐的闭起,再整根插入。

“嗯~~哼~~咿~~啊~~”依娜的头被快感驱使而左右摇摆着,她的嘴巴完全的张开,唾液的丝线随着摆动而在空中闪闪发光,她把舌头伸出,似乎想要触弄我的身体,只可惜我离她太远,爱莫能助。

快感正以音速累积中,我感到我的极限正快速逼近,我用双手紧紧的按住她的肩膀,下体更是奋力冲刺。

“依娜!!我要射了!!!”我大叫。

“射在里面!!!射在里面!!!不要拔出来!!!”她也大叫。

突然我的脑中变成一片白色,肉棒象是要吐血般的不停抽 着,欲望的团块一波接一波的射入了依娜温暖的直肠里。

魔法已自动解除了,我紧紧的抱着依娜,缓慢而温柔的吻着她,身下的肉棒还在喷射着。

“对不起┅┅”我在她的耳边细语。

她轻轻的咬着我的嘴唇,什么也没说。

(待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