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医生护士 >

淫城中心医院的女医生们

时间:2022-09-01 04:2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淫城某公司经理孙诚,今年三十四岁,至今未婚,不是他条件不好,他不缺钱,长得也不差,至今未婚的原因只有他和他的母亲知道。原因是,他的性感老娘孙月凤已经被他操了十来年了。孙月凤越老越性感,孙诚就秘密地把她作为老婆了,也就不用再结婚了。星期一一大早,孙诚就来到市中心医院。从星期五晚上到昨天夜里,他足足操了性感老娘几十个小时,性感老娘被他操得躺床上起不来了。他来医院是觉得有些肾虚,于是想来看看。

市中心医院是一座新建筑大楼,又新又气派。孙诚进了一楼大厅去挂号。窗口很多,病人不多。他选了一个窗口挂号。往里一看,他不由惊叹,淫城性感熟妇就是多啊。

只见里面这位妇人,看年纪约有五十岁,虽然坐在那,但可以估计身高约1米70,虽然老了,但容貌俊艳,烫发,可以看的出乳房很大。

孙诚有意拿头伸进了窗口,见那老妇白大褂里穿了肉色裤袜,脚长得甚是俊美,穿着奶白色皮凉鞋。

孙诚再看那老妇的胸牌时,写着马艳芳三字。

马艳芳问挂什么科,孙诚答内科。老妇敲着电脑输入孙诚的名字,孙诚和老妇攀谈着,老妇的凤眼看着孙诚,孙诚心里一阵翻滚。

挂好了号,孙诚来到三楼内科,接诊的也是一位女医生,看她胸牌,叫周艳苹。孙诚见这周艳苹,约44岁,身高约1米66,姿色艳丽,身形丰满,白大褂下露出穿着浅肉色裤袜的小腿,健美结实,脚长得也很好,看穿着一双白色皮凉鞋,非常性感。

她一见孙诚的打扮,就知道是个老板,于是态度也很温和,她让孙诚躺在床上,拉上帘子,一边按着他的腹部,一边和外面的女医生聊天。通过她们聊天,孙诚知道原来周艳苹已在家休息了两个多月了,今天头一天上班,她儿子要考高中,她一直在家给儿子做饭。

她没说出来的是,为了儿子考好成绩,她还每天与儿子交配以解决他的发育期性欲问题,使他能集中精力考出好成绩。其实这医院里不少女医生都与儿子交配,她们把这事看得很平常,只是不说出来。就是外面和她聊天的那位女医生也和儿子交配。

孙诚和女医生攀谈起来。聊着天,周艳苹的柔软的手在孙诚的腹部移动着,孙诚感到舒服极了,他一把捉住女医生的手,慢慢移到自己早已勃起的鸡巴上。

周艳苹脸一红,但没有挣扎她按照孙诚的意思用她那柔软的手一上一下地抚摸孙诚的鸡巴,足足二十分钟,孙诚再也控制不住,一射如注,都射到女医生的手上。

周艳苹很快地帮孙诚擦干净,也洗了自己的手,孙诚系好裤子,两人坐到桌前,周艳苹给孙诚开了药,孙诚给了女医生一张名片。因为没有其他病人,他们又聊了一会,直到又有病人来,孙诚才走。

他去医院的药房取药,经过妇产科时,他看见一位女医生站在走廊口,她看上约47岁身高约1米62,烫发,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脚长得秀美白皙,穿着白大褂,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她叫颜敏莉,因为没有病人,她站在外面,看着楼下的大厅。

孙诚走过,用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她见是位老板模样的人,长得还不错,眼睛闪了一下也就看着孙诚。孙诚见有戏,便上去问道:“大夫,药房在哪儿?”

颜敏莉说:“我带你去。”孙诚喜出望外,一路上两人便交谈起来。

颜敏莉帮孙诚取了药,孙诚递了名片,又送颜敏莉上去。送回颜敏莉,孙诚再往楼下走,正走着,又看见一位女医生,这位女医生叫徐月珍,今年49岁,身高1米64,貌美,肤色白皙,烫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一些。她穿的也是白大褂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袜莲精美,穿着风流潇洒的孙诚盯着她看,她也不错眼珠地看着孙诚……孙诚也和她认识了。

孙诚走出了医院,又看见一位性感熟妇。此妇身高1米72,看去54岁左右,身形高大,姿色俊艳,烫发束在脑后,穿衬衣长裤,大白脚俊美白皙,光着大白脚穿着皮凉鞋,性感异常。她提着不少东西,孙诚忙上去帮她提东西,藉机和她攀谈起来。原来这位艳妇名叫卫艳芳,是出版社女编辑,丈夫也是中心医院的医生。

就这样,孙诚看病一上午结识了五位性感熟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一个一个地和她们上了床。

一天晚上八点多,孙诚想起周艳苹今夜值班,便想去她科室和她玩玩,来到医院三楼,他有周艳苹科室的钥匙,那是周艳苹为了和他约会方便给他配的。

他悄悄进去,却听见里屋有妇人的喘息声,往里一看,只见一个少年正在扒周艳苹的白大褂。和淫城许多女医生一样,周艳苹白大褂里只穿着肉色裤袜,而今天她穿的还是无裆裤袜,大丛阴毛从裤袜中间的洞里露了出来。

那少年是周艳苹的儿子周兵,他经常晚上在妈妈值班时候到妈妈科室与她交配。周艳苹白大褂里只穿裤袜也是为了方便儿子插,可以不脱白大褂和裤袜就插她。

周兵扒了妈妈的裤袜,将妈妈按在办公桌上,将妈妈两条美腿扛在肩头,挺起鸡巴就插了进去,周艳苹也没戴奶罩,周兵一边操她还一边叼住她的褐色大奶头子使劲吮吸撕咬着,周艳苹也不敢喊出声,皱着眉头压低声音痛苦地哼哼着。

孙诚从周艳苹衣柜里拿出一付她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使劲嗅着那发黑的袜尖,那成熟性感妇人袜尖的异香和眼前的香艳情景看得他鸡巴暴起!他看着看着,怪吼一声,闯了进去,和周艳苹的儿子一起轮奸了她……

完事后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周兵还在他母亲身上折腾。孙诚走了出来,他看见对面妇产科灯亮着,便走了过去,用颜敏莉给他的钥匙开了门进去。经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产房,他看到了更为香艳的情景。

女医生颜敏莉白大褂敞开着,里面只穿了一付肉色的裤袜,一只袜筒被扒下来,大丛阴毛露在外面,叉开两腿,被她的中学生儿子曾师勇绑在产床上。

曾师勇用医用器械把母亲的屄眼撑开很大,他把手伸入母亲屄眼深处,去捏母亲的娇嫩的子宫口,颜敏莉疼得惨叫起来,眼泪都流出来了。好在产房在走廊深处,外面人听不见。

曾师勇又无耻地舔妈妈的尿眼,颜敏莉被舔得不住呻吟,忍不住流出尿来,都被儿子喝了。

孙诚看得是血脉喷张,闯了进去。曾师勇吃了一惊。孙诚跪在颜敏莉脚下,捉了她的一只秀足就吮吸亲吻起来,颜敏莉屄痛莲痒,痛苦地哭叫起来……

此后,孙诚又和徐月珍马艳芳卫艳芳的儿子轮奸了她们,且说一天傍晚,孙诚想起了中心医院挂号处女医生马艳芳(又名马艳珠,以后我们就称呼她马艳珠),于是给她打电话,约她吃晚饭。马艳珠49岁的丈夫是个干部,家境不错,照理说她对老板一类的人本不在意,但妇人谁不爱钱?结识个老板又有什么不好的呢?于是她就在孙诚的引诱下和他上了床,现在已经成为孙诚的情妇之一了。

孙诚把他的捷达车开到医院外面。不一会,50岁的俊美老妇马艳珠走了出来,上了车。孙诚带她来到开发区。开发区面积很大,有许多美观的高楼和绿地,有不少高档餐厅。他们来到一家高档西餐厅,花枝招展的女招待带他们来到一个幽静的角落坐下。这里的女招待可不是一般的那种,都是本市姿色出众的性感熟妇,善解人意,聪明而性感。

高大的性感熟妇马艳珠坐在孙诚对面,两个人点了菜,吃着吃着,孙诚看着对面的性感老妇就忍不住了。马艳珠穿着无袖连衣花短裙,腋下露出柔密的腋毛,短裙里只穿了一付肉色裤袜,穿着拖鞋,袜莲精美。在孙诚的命令下,马艳珠将一只袜莲退出拖鞋,脱下一只袜筒,塞入另一边还穿在美腿上的袜筒里,将那只光着的雪白的俊美秀足放在了桌子上,孙诚将奶油细细地涂在马艳珠那高挑的秀美白嫩一玉趾上,涂在每根玉趾之间的趾逢里,然后开始细细地吮吸玉趾,舔玉趾缝。

由于这家餐厅价格很贵,餐厅面积又大,所以客人显得不太多,彼此坐得相距较远,所以没人注意到他们。马艳珠被舔得很痒,连屄都痒了,开始分泌淫汁。她忍不住想叫,又怕别人听见,于是压低声音哼哼起来,是那种性感熟妇的成熟性感的低沉的哼哼声。她五十岁了,年纪几乎可以当孙诚的母亲了,却被这个小子玩弄得流出淫汁。

孙诚品尝香莲,吮吸得津津有味,这就叫秀足可餐呀。马艳珠秀足的美味使得他鸡巴都硬了。马艳珠一条美腿掀起,将一只俊美秀足放在餐桌上任孙诚吮吸。这样一来,她的屄就露了出来。孙诚吸着舔着,往桌下一看,见马艳珠的阴部黑乎乎一大片阴毛,孙诚兴奋地钻到桌子底下,跪在马艳珠脚下,一头扎入她的胯下,大口撕咬她的大丛阴毛。马艳珠疼极了,又不敢喊,只好压低声音低低地叫唤着。孙诚又把奶油涂在马艳珠的阴道,然后贪馋地舔着那性感老妇的奶油屄,舔食着那混合着奶油和淫水的高级液体。那实在是人间最美的美味之一!

马艳珠被舔得淫水泛滥,满面潮红不住喘息,胸部起伏不定。孙诚又从桌下钻了出来,解开那俊美老妇的裙子上襟,马艳珠没戴奶罩,又大又软的乳房顿时倾斜出来。孙诚热烈地揉模着马艳珠的大奶,再把奶油涂到她的褐色大奶头上,然后贪婪地吮吸她的大奶头。老妇痒极了,呻吟声更大了。孙诚兽性大发,竟残忍地狠咬老妇的大奶头,马艳珠疼得惨叫起来。

马艳珠的惨叫惊动了刚进来的一位妇人,她走过来,一见是孙诚,不由脸一红,微微一笑。孙诚见这妇人时,原来认识。原来她是孙诚上次去中心医院看病出来后遇到的54岁高大女编辑卫艳芳的二妹卫惠芳。她45岁,身高1米65,容貌姣好,丰满白嫩,脚长得非常标致白嫩,不大不小,身穿米色衬衣短裙,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浑身上下处处透出成熟性感妇人的风韵。

孙诚先奸了卫艳芳,又通过卫艳芳奸了卫惠芳。她们姐妹花还同床供他蹂躏。

孙诚见是卫惠芳,忙请她坐下。卫惠芳有些不好意思,说:”你正忙嘛,我坐哪里呀?”孙诚道:”就坐我身边吧。”他将两位熟妇做了介绍,她们都有些不好意思。孙诚却说:”都是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着就捉起卫惠芳的精美袜莲,使劲嗅那发黑的袜尖,那发黑袜尖的异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令他鸡巴更粗更硬了。他使劲捏弄着卫惠芳的精美袜莲,捏得那妇人轻声呻吟起来,阴道开始流出淫水。

“妇人的香莲就是好呀!”孙诚由衷地赞叹着。他又捉住马艳珠放在桌上的秀足继续吮吸,又命卫惠芳跪在桌下解开他的裤子,扶住他的粗大鸡巴大口吮吸起来。

卫惠芳是一位女干部,平日里也是有头有脸的高级女人,这时却很听话,用她那纤纤玉指捏住孙诚的大鸡巴大口吮吸起来。她性情温顺,与高傲的大姐卫艳芳不一样,孙诚的鸡巴在她的小嘴里真是舒服极了。孙诚不禁将大鸡巴往里一顶,他鸡巴太大,卫惠芳的小嘴本来就容纳不下,只能含进去半只,这时往里一顶,直顶到咽喉深处,顶得卫惠芳忍不住哽咽起来。

马艳珠秀足的美味和卫惠芳小嘴的温柔使得孙诚舒服极了,也刺激极了,他的鸡巴膨胀得很大,硬如铁石,滚烫滚烫。他按住卫惠芳的头,用力把鸡巴往她喉咙深处里顶,卫惠芳呜咽着挣扎着,但头被按住,根本动弹不得,同时孙诚狠咬马艳珠高高翘起的一玉趾,马艳珠疼得叫了起来。两个熟妇都流出了眼泪。孙诚后背一痒,不禁是一泻如注,通通射入卫惠芳嘴里,卫惠芳不及躲避,全吃了下去。

卫惠芳把孙诚的鸡巴吮吸干净,三个人收拾好,把饭吃完。

孙诚带她们上了车,去哪里呢?他还想继续玩弄她们。他想了一想,去徐月珍家里吧。49岁的美貌老妇徐月珍也是中心医院的女医生,上次孙诚看病时认识的,现在也是孙诚的情妇之一。

徐月珍家住在高档住宅区”香景花园”。这个高级住宅区很大,数百座高楼林立。徐月珍48岁的丈夫是位教授,出国半年,二十岁的儿子正在本市上大学,周末才回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经过保安及门口密码呼叫锁等重重关口,一行人这才来到徐月珍家。1米64的美貌老妇徐月珍,只穿着白色小背心,水红色小三角裤,光着美腿秀足穿着拖鞋,孙诚一见鸡巴又硬了。

三个性感熟妇被孙诚蹂躏了大半夜,四个人才沉沉睡去。第二天一大早,三个妇人给孙诚做好早饭,都匆匆上班去了。孙诚吃了早饭继续睡,直睡到下午才起来。他锁好徐月珍家里的门,下了楼,来到外面。他闲逛到住宅区的洗衣部,眼前一亮,见一性感熟妇,身高1米68,约47岁,颇有姿色,高大丰满,穿花衬衣七分裤,光着的大白脚异常光滑俊美,穿着拖鞋。原来,这位性感熟妇是女编辑卫艳芳的表妹卫艳玲,是洗衣部的女老板。孙诚再看洗衣部旁边有一美容院,招牌上写着”刘美素美容院”,往里一看,几位熟妇都很性感。

于是他走了进去。女老板刘美素迎了上来。她44岁,身高1米70,貌俊美,肤白皙,大乳细腰肥臀美腿秀足,非常性感。她这里包括她在内共有二十五名按摩妇,都是性感熟妇,其中有一些是本市下岗女工。孙诚说要做个按摩,刘美素正在招待另一位客人,就给他安排了一位按摩妇。

孙诚见给他安排的这位性感熟妇,约40岁,身高1米64,肤色白皙,容貌俊美,丰满白嫩,脚长得异常俊美白皙。她穿黑色紧身小褂短裙,光着美腿俊足穿着拖鞋,看得孙诚不禁直咽口水。

他们来到一个包间开始按摩。经过攀谈,孙诚知道了这位性感熟妇名叫刘白玲,在这已经做了好几年了。她按着按着就上了按摩床,扶着杠子给孙诚踩背。趴在床上的孙诚扭过头,一把捉住刘白玲的俊足,一口吞下就吮吸起来。刘白玲痒得笑了起来,孙诚又狠咬一口,刘白玲又疼得叫了起来。她也不踩背了,就站在床上,把一只光着的白脚伸进孙诚嘴里,任凭他吮吸舔弄。

孙诚躺在按摩床上,品尝着刘白玲的白脚,鸡巴不禁朝天高举,他忍不住道:”我要操你!”刘白玲蹲了下来,一撩裙子,她里面什么都没穿,她皱着秀眉将孙诚的大鸡巴艰难地放入她的屄眼里,然后慢慢地开始一起一落。好在孙诚吮吸她白脚时她分泌了不少淫水,阴道很滑,于是渐渐她也就快了起来

孙诚鸡巴舒服得了不得,他撩起刘白玲的小褂,见她两只丰满的奶子随着她的动作不停地晃动着,孙诚忍不住伸出魔爪死死抓住那奶子,刘白玲疼得又叫了起来。

孙诚的大鬼头硬梆梆地顶在刘白玲的屄眼里,只觉得那妇人的屄眼里柔软极了,温暖极了。刘白玲蹲在按摩床上一起一落,那温暖的阴道温柔地爱抚着孙诚的大鬼头,孙诚的鸡巴越来越硬,越来越大,顶得刘白玲受不了,顶得她淫水泛滥,连连低声呼叫着。

就这么一直交配了一刻钟,孙诚一个控制不住,鸡巴一痒,精液狂射。

歇息片刻,孙诚走出包间休息,在招待厅里却见刚才看见的洗衣部女老板和另一性感熟妇走了进来。原来卫艳玲也是这间美容院的女老板之一,这是她和刘美素合伙开的,那另外一个熟妇叫宁丽华,今年47岁,是一位女干部,住在香景花园,今天来洗衣服,卫艳玲带她来做美容。

孙诚见那宁丽华,身高1米64,貌俊美,肤色白皙,烫发,穿一黑色连衣短裙,光着脚穿着拖鞋,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腋下露出柔密的腋毛,神情高傲,身体却是非常性感。孙诚看着宁丽华和卫艳玲两位性感熟妇,狞笑着想:哼哼,今天既然被我遇到,你们可就难逃我的魔爪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