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西洋情色 >

探访?俱乐部

时间:2022-09-01 04:2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警告:本文内容涉及色情,性虐待,杀戮,食人,18岁以下人士,所在国家地区法律禁止观看上述内容的人士,以及所有对上述内容厌恶反感的人士请勿继续阅读!

声明:本文所有人物,情节和描写纯属虚构和幻想,任何形式的实际模仿均有可能导致严重的实际后果,请读者不要在现实生活中模仿!如果读者因此类实际模仿和相似的行为而遭到刑事或民事诉讼均与本文和作者无关,特此声明!


(1)

今天轮到苏珊做饭。

像往常一样,她出现在俱乐部的会员购物中心。

没人有能力从被切割成肉片或肉块的肉体上认出原来它们的主人。

苏珊买下了一块漂亮的腰臀肉,几天前它还属于某个美人的身体呢。

不过实在没有必要多考虑这些事,当你的号码被选中,你也会是如此,人人如此!

但是,苏珊还是有些疯狂地迷恋于用曾经属于某个姑娘身体的肘子作出美味可口的晚餐。

卡络琳可能会奇怪发现她的室友为什么有着如此奇特的嗜好:只需看着肉块在烤肉叉上不停的旋转就会使苏珊进入高潮。

即使不是那么滑稽,但是也实在令人尴尬。

但是,其实这样导致的性高潮其实没有什么奇怪的,卡络琳只不过不知道其中的奥秘罢了。

苏珊很会料理她选择好的材料。

卡络琳常常好奇她哪里学来的这手烧肉的手艺。

苏珊当然清楚地知道这些上等的好肉是从哪里得到的。

苏珊经常想像她自己的身体也像她餐桌上的肘子那样被别人吃光。

她知道像她那样体型优美而健壮的姑娘非常适合与被整个烧烤。

拥有迷人身材的姑娘总是被穿在烤肉架上慢慢炙烤。

实际上,并不是多数姑娘有资格被这样处理呢。

每次巴比?宴会上,苏珊都仔细地观察那些被活生生炙烤的姑娘的反应,心里怀疑她们当时的真正感觉是不是真的像她们在烤肉杆上的不断的蠕动给人的印象那样舒服。

不过,无论如何,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被活生生炙烤熟的年轻姑娘的肉体那样细嫩可口的美味了。

苏珊觉得卡络琳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室友,她是在苏珊的表姐被处理后不久搬来和苏珊同住的,嘿!她们都用‘处理’这个词而不用被吃掉或被处决这类容易引起人血腥联想的词。

一年前,苏珊参加了那个令人难忘的巴比?。

那次的美味令苏珊终生难忘,而且苏珊的表姐一直到她们开始切割她身体上美味的烤肉的时候都保持着微笑,苏珊为她的表姐感到骄傲,而且一直怀念着她以及她身体上的美味。

苏珊经常参加这样的派对,而且一直对她的其它朋友守口如瓶。

苏珊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参加过这种派对,她时常认为这种巴比?派对只不过是她自己的一种能令自己很快进入高潮的性幻想而已。

不过,苏珊现在必须为几天后将要举行的一个新巴比?物色一个姑娘作她新伙伴,最好她的乳房也如自己一样高高耸起,情欲也如自己一样容易受到轻微的刺激而达到高潮,每当想到这里,苏珊就必须克制自己不要轻易进入高潮,她希望自己能够幸运地找到这个人选。

苏珊在某些情况下的行为在其他人看来有些古怪,通常,她都细心地保管好自己的所有东西。

不过,有一次她大意了,在桌子上留了一本杂志被卡络琳发现。

那是一本卡络琳从来没有见过的杂志。

卡络琳漫不经心地打开了那本杂志,那是本某个俱乐部发行的内部刊物,开始卡络琳觉得杂志的内容很平常,忽然,她翻到中央插页,上面是一个姑娘脖子被吊起来处决时的照片,那姑娘全身赤裸,阴毛被剃的一干二净,她的身体非常健美成熟,她的双手被紧紧地用绳索反绑在身后。

卡络琳不由得浑身颤抖,她的乳头不由自主地隆起变硬,姑娘家特有的蜜露湿润了她的阴蒂。

卡络琳发现自己在看着这可怕的场景时身体却在不停地蠕动…

“不好!苏珊就要回来了,必须马上把杂志放回去,不能让她知道…”

“阿哈!你在干什么?”苏珊一把夺过杂志。

卡络琳尽量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苏珊几乎把她拿获,好险!卡络琳的手好半天都在哆嗦。

卡络琳以前就知道苏珊经常参加某种神秘的派对,那个派对似乎在某个遥远的地方举行。

卡络琳很想知道那个特别的派对多常时间举行一次。

实际上,每次派对后苏珊都要花好几天时间才能平静下来,然后镇静地等待下一次派对的邀请信。

当然,这种邀请信都是通过 E-mail 发到苏珊的秘密信箱里来的,苏珊小心地保守着她的这个秘密,不过苏珊越是这样神秘,越是激起卡络琳的好奇心。

每次苏珊参加这种派对时的穿着也非常古怪,如果也能称为穿着的话:因为她几乎什么也没穿!显然,那个派对是允许裸体出席的,即使不是必须的话。

有一次,苏珊出门的时候身上的长袍边刮到了门把手上,卡络琳发现苏珊赤裸的下身上有一个写着数字的圆盘,挂在她的被剃的光光的阴唇上戴着的一只金色的阴环上。

其实,那只阴环并不令卡络琳感到十分惊讶,如今很多时髦女孩都在自己的私处戴这样的东西,卡络琳自己也戴过这样的阴环。

不过苏珊还是有点与众不同,她在自己的阴蒂和乳头上都戴着园环,而且还喜欢在上面挂个小铃铛,特别是在圣诞节的时候。

不过,苏珊身体上戴的号码的确是不同寻常的事情,那究竟是什么含义呢?卡络琳设想了很多的可能性,但是都不能解释这种编号的意义。

苏珊下身上的号码盘非常的精美,比那些在模特表演或选美时挂在女孩子们身上的号码盘精美多了。

第二天,苏珊去社区的体操馆与朋友约会,卡络琳知道她至少一两个小时之内不会回来。

听到苏珊的汽车开走后,卡络琳就迫不及待地钻进苏珊的小房间。

她的心脏在激烈地跳动着。

那些杂志都锁在苏珊床头的一只小铁盒子里,卡络琳失望地四下寻找有什么能够打开铁盒的办法。

忽然,她在床边小书桌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珠宝盒,里面装的是苏珊的小金镮,项链和那些小铃铛-哈哈-还有一串小巧玲珑的钥匙!

铁盒子里只有几本杂志。

杂志的封面是单调的黑色,只印着杂志的名字《美味佳肴》发行日期和期号。

看目录这杂志似乎是专门提供给某种类型的美食家参考的内部刊物。

但是,当卡络琳打开杂志阅读里面的内容时,她惊讶地发现杂志里面都是有关制作和烹调人肉的内容!

看来,苏珊的秘密是参加了某种非同寻常的美食烹调俱乐部,决不是普通的美食烹调俱乐部!

卡络琳仔细地翻阅着杂志。

里面有关于一种外观很恐怖的机器的详细的图示,显然是用来把姑娘准备好进行烧烤用的。

一种型号的机器被称为杰西卡3000,这台机器在其它文章中还出现过多次。

设计的确很精巧,卡络琳想到,在女孩子分开大腿跪在机器上以后,她的身体会被几条杠杆和皮带紧紧地水平固定在台子上,她的双肩会被一个托架支撑,然后把她的脖子用皮带向前固定好,女孩的下巴支撑在另一个小台子上。

虽然那姑娘丝毫不能动弹,但是看起来这样的姿势也蛮舒服的。

卡络琳觉得:杂志里更多的内容是各种各样的故事,而且大都附带着精美的插图。

在一个故事里,一个颇有献身精神的名叫美蕾蒂丝的年轻漂亮的女电视节目主持人访问了一间著名的巴比?餐厅,并且采访了大厨师有关他屠宰并烹调人体的经验。

年轻的女主持人请厨师用她的身体在摄像机前面做现场表演,她则随时报导被处理的姑娘本身的感受。

甚至在赤身露体被绑在杰西卡3000上准备好被机器自动穿刺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呢!当厨师把烤肉叉深深地插入她的阴道准备开始穿刺时,她还显得非常舒服。

然后,按下‘执行’按钮后,一个无害的表演忽然变成了真正的屠宰。

那位年轻的女主持人甚至在穿刺进行的同时还在不断地讲述她身体的感受,一直到穿刺的烤肉叉最后从她的嘴里穿出为止。

看起来,只要那台机器开始运转就没有办法让它停止下来。

卡络琳几乎不敢相信她读到的内容。

当然,她实际上已经品尝过人体的美味了,昨天苏珊做的晚餐就是!她现在开始想象当一个姑娘活着被穿刺并且被炙烤时的感受了,看到美蕾蒂丝的下巴被紧紧的固定在杰西卡3000的工作台上面就足以使卡络琳浑身战栗,双腿发软,她的私处也开始湿润了。

这种可怕的事情看起来却是十分的性感,而且被执行的人也一定会十分性感的!

卡络琳迫不及待地翻阅起其它几本杂志来寻找更多关于杰西卡3000的故事。

她找到了很多篇,在其中的几篇里一些被害人是自己按下‘执行’按钮的。

很显然,俱乐部里有大量的志愿者,怪不得俱乐部一直是地下的。她又读到一个叫《嘉年华会上痛苦的愉悦》的故事,故事里的一个女孩把自己在嘉年华会上出售,她被一个厨师买下,然后把她索在一只巨大的金属盘子上。

然后,厨师打开一台放在她双腿下面的机器的开关,一只长长的尖嘴棒深深地插进她的阴道,再膨胀到大约4英寸的直径。

随后,厨师扳动一个手柄,随着扑吃的一声,那女孩子的内脏一下子从管子里被吸出并且统统掉在她屁股下面的盘子里。

这的确需要很大的勇气,尤其是在当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情况下!卡络琳可以想象那可怜的女孩的腹部忽然被吸空时的感觉。

但是,那姑娘遭到的特殊考验并没有结束。

在撤掉机器后,厨师把女孩的腹部剖开,用填料填充了女孩子空空的腹腔,然后,在被推进烤箱前那女孩子的身体上又被涂了一层特制的油脂和糖浆。

另外几个故事里也有有关清理女孩子内脏的内容,不过没有一个像这个故事这样特别,这样令人身临其境。

卡络琳翻回到美蕾蒂丝的故事,这个故事里配有大量的插图。

卡络琳看到当美蕾蒂丝被穿在烤肉叉上时,她的肚子下面有一只刀子割开了她的腹腔,她的肠子和内脏都从腹部的切口中顺着一个斜槽流到一个箱子里。

卡络琳忽然感到双膝无力,就好像她自己的肠子和内脏也被这样掏空一样。

显然,在开始炙烤前姑娘们的内脏是必须被掏空的。

忽然,卡络琳想到有一天她自己也可能被绑到那样的一台机器上,她双腿下面的热气会使她联想起在浴室里用热水冲刷自己阴部的感觉。

她进入了高潮,她的阴蒂在炽热的感动中溶化了,她在幻想着自己被烤肉叉穿刺和架在火坑上炙烤的感觉,她整个身体在这种感觉中战栗着,她知道这是一次极端剧烈的性高潮。


(2)

“卡络琳!你在我的房间里干什么?你怎么打开我的保险盒的?”

卡络琳吃惊地跳了起来,她徒劳地试图掩盖从苏珊保险盒里偷偷取出来的杂志,刚才她看的太入神了以至于彻底忘记了时间。

“哦…啊…对不起,我只是想翻翻你的杂志,苏珊”

“你干的好事!肯定在我的房间里呆了一下午!”

“嗯,我想大概吧”

“你现在已经发现我的小秘密了,是不是?”

“噢,我不知道,但是那些故事实在是很精彩!”

“当然了!不过,不如真事精彩。你觉得亲眼看看被绑在机器上准备被穿刺并炙烤的女孩子如何?这事其实很容易安排,和我一起去俱乐部玩玩就行。你还可以自己亲自试试呢!”

卡络琳的心跳几乎停止了。真不可思议,这个主意的确让人无法抗拒,她知道她自己已经无法拒绝了,这都是她自己的错。

“什么意思?亲自试试,苏珊你不是说…”

“俱乐部永远欢迎志愿者,如果你愿意的话”

“你是说我自己志愿在杰西卡3000机器上被烤肉叉穿刺吗?但是这事情太有点离谱了吧?”

“噢不,当你成为这个私人俱乐部的成员后这一切实际上是完全合法的,而且我们也绝不会浪费任何人体的。你其实不必直接奉献自己,我们奉献有严格的规定”

“规定?”

“对!第一是穿着,在俱乐部里你必须完全赤裸。他们会在你的阴唇上挂一个特别的号码作标记的。”

卡络琳点点头,这就是苏珊身上的编号的来历。

“每次派对时都要抽选,决定谁被加工成晚餐。他们会事先通知你你是否会在晚会上列入被抽选的名单。通常,他们从三个姑娘中抽选一个,如果你被选中,你就必须被处理。”

“噢!老天爷,苏珊!你自己也曾经被抽选过,是吗?那一定非常刺激!”

“没错!当你站在台上听到他们公布的号码是你旁边的女孩时,那种感觉真是无比刺激,因为你也极有可能被选中。我经常在那之后整天都在哆嗦,但是一旦你参加了俱乐部你就必须参加这些派对,特别是你需要被抽选的时候,没有办法逃避。而一旦当你的号码被选中,也同样无法逃避。但是人家告诉我说,比没有被选中更刺激的事就是自己真的被选中了。每次我见到女孩子们在被点到号码时都进入了高潮,随后,当她们被绑在机器上进行处理的时候还会达到更多更高的性高潮,他们说那是一个姑娘所能体验到的最剧烈最刺激的性高潮。”

“我想我们女孩子被用那种方法处决的时候应该会有那种感觉的,不过,会不会很痛呢?”卡络琳轻轻的问道。

“滑稽的是,人家说当女孩子经历那种非常剧烈的疼痛时,她会感到非常欣快的。实际上,我们不会感到太痛苦的,我们主要感到的其实是性高潮的快感!”

卡络琳笑道:“我经常被人告知不要在嘴里充满东西的时候说话。”

苏珊微笑了。

卡络琳是俱乐部会员的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她在巴比?晚会上一定会非常出众的。卡络琳的身材匀称健美,丰满的身体里面充满了结实的肌肉。

卡络琳最喜欢的运动是游泳,这种运动使她身上的肌肉充满了力量和活力。

苏珊也像她一样经常去体育馆保养自己的胴体,无论如何,俱乐部的会员有义务保持自己身体的健康和健美。

不过,直到今天以前苏珊都一直怀疑卡络琳是否会真的对俱乐部感兴趣,现在已经没有疑问了! 卡络琳显然想知道更多的东西。

“那你们是不是真的有一台杰西卡3000,就像杂志里画的那样?”

“对,我们还没有彻底淘汰那个旧型号,但是现在几个新型号机器已经进入最后的测试了。在俱乐部里你可以看到所有型号的机器,包括最新的型号”

“喔!”

“你需要做的就是参加俱乐部。”

“怎么参加?”

“我今天会跟他们联系的,你下次跟我一起去参加下一次的派对就是了。”

“可是,那会员编号怎么办?”

“这个简单,你签署了入会协议之后,他们会在你的阴唇上挂一个阴环和新的编号的。”

“你是说我必须一直戴着它们吗?”

“没错,我们都必须这样。另外,我们还必须随时准备响应紧急召唤。”

“紧急召唤?”

“他们有时会应邀举行私人派对。主要因为他们找到了新的志愿者,有些是他们的家庭成员,有时候是他们的朋友,所以他们需要再找几个姑娘充数。

还有些时候是因为他们需要找一两个女孩子来在新机器上做试验,不过这种事情不会经常发生。”

“噢,是这样。”卡络琳还没有完全明白,但是她决定自己去亲身体验一下。

在被选中之前你可能会等待很长时间,而且杰西卡看起来是那么的奇妙,如果被选中的话,她会非常乐意爬上去的。

“每次我们的巴比?都很棒,而且你还可以得到很强烈的性刺激,还有很多其它的充满痛苦和欣快的美妙事情可以在俱乐部里干。你只需要放松并享受就是了。”

“…还有性高潮!”

苏珊微笑道:“当然!”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参加?”

“下次的晚会在后天,你有的是时间准备。”

“那还取决于谁的号码被选中!”

苏珊笑了。

“你希望你自己被选中吗?”

苏珊长时间凝视着卡络琳美丽的蓝眼睛,然后微笑着说:“会吗?对了,我们这次不一定会被抽选,他们总是在最后一分钟才通知你的。”

“我觉得真的很兴奋,苏珊,我都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

“我明白,我为你感到高兴。”

晚上,卡络琳辗转反侧无法入睡,脑子里充满了关于杰西卡机器的想像,她还非常渴望知道新型号机器的样子。

显然,在新机器最后投入使用前一定用了许多女孩子进行试验,她的心房兴奋的抨抨跳动。

派对要举行的那天傍晚,卡络琳洗了一个仔仔细细的全身淋浴。然后她花了很长时间刮光了全身的汗毛和腋窝,擦上了爽身粉,并且在身体上洒了她最好的香水。

女孩子们的阴部必须佩戴阴环真是一个有趣的规定,她幻想着那个阴环里穿了一跟皮带然后一双手腕被反绑在身后,这时别人只要扯一下皮带就可以把她撂倒,她以前还没有碰到过这么令人刺激的事情呢。

也许她的一生会因此而彻底改变。

卡络琳找到了一件系腰带的长外套。

那件外套可以像一条连衣裙一样遮掩住她赤裸的身躯。

她到镜子前面欣赏自己的身材,她穿着一双后跟很高的皮凉鞋,那件外套只到她的大腿中部,她的被高跟鞋托起而显示出美丽线条的洁白发亮的小腿,有力的双膝和丰满的半节大腿暴露无遗。

她轻轻的笑着设想如果她就这样弯下腰身或者爬上一架梯子,别人从她的衣服下摆底下看到她的无限春光会如何大吃一惊!真好玩。

“嘿,卡络琳,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我看起来怎么样?”

“太出众了!我有一个惊喜告诉你:我刚刚打了电话,他们告诉我说今晚我们俩会一起被抽选,够不够刺激!”

“噢…”卡络琳的心脏好像被别人打了一拳,她双腿之间隐秘的器官开始兴奋地颤抖,真是太刺激了!这么快!她希望自己能够经历没有被选中和被选中后的感觉,不过如果她们俩个中间只有一个被选中,那另外的一个就需要在室友被加工成美味的烧烤后再找一个新室友。

她不由自主地笑了,这样循环募集志愿者真是一个好主意!

随着时间的临近,卡络琳越来越感到紧张和不安。在几分钟她觉得无限长的时间之后,一俩汽车开到了她们的房前。

“来了!”苏珊兴高采烈地叫到。卡络琳开始怀疑她是否真的应该跟她同去!

一辆豪华的中型客车里面座着两名乘客,都是男人。

苏珊显然与他们都认识。

“你好泰德!你好德瑞克!这位是卡络琳,她今晚和我们同去。”

“咳!卡络琳,”泰德对她报以热情的微笑。

“你肯定是一个令人快活的新伙伴。”

“你好!”德瑞克说道:“即使穿着那件外套,你也实在令人垂涎欲滴。”

“别那么着急,伙计们!她还没有去过咱们的地方呢。”

卡络琳心里挺高兴,能被别人欣赏的感觉真好,毕竟这不过是幻想而已,不是吗!

不太长的时间后,他们到达了俱乐部。

在俱乐部豪华门厅的衣帽间里,侍者帮苏珊脱去了外套并且检查了她的号码盘。

“再次见面真高兴,小姐”侍者说,同时把她的外套挂在标有她的号码的挂钩上。

“你好托马斯”苏珊答道。

“你一定就是那位新来的小姐了”他转向卡络琳说:“我们马上为你安排好!”

他又转向苏珊:“你一定知道应该把她带到哪里吧?”

“当然了托马斯,我会照料好她的。”

“跟紧我,卡络琳。如果没有号码盘被人家抓住可不得了,他们曾经吊死过没有号码盘的姑娘,就在那边。”

卡络琳战战兢兢地跟在她朋友的身后。他们真的会因为没有戴号码盘就把一个姑娘活活绞死吗?


(3)

接待员在场地对面一间经过改装的马棚里。她是一个肤色黝黑的裸体美人,乳头上也戴着漂亮的像是用白金做成的园环。

看一位全身裸体但是却在公事公办的姑娘坐在办公桌后面工作是很奇怪的感觉。

“这位是卡络琳。她就是我告诉过你的新会员。”

“噢!是吗!你好卡络琳。我是柔娜。我已经准备好了给你的表格,请稍候。”

柔娜打开抽屉迅速拿出一叠表格文件。

“在这里填上你的地址和出生日期,在这里还有这里签上你的名字。”

“好了。这样就行了。大卫!”她叫道。

一个浑身充满健壮肌肉的侍者出现了,身上只挂着几跟皮带,他的那个玩艺儿大得令人吃惊,即使在没有勃起的时候。

“请带…嗯…卡络琳小姐去挂号。她的号码是834。”

她对苏珊笑笑:“一会就好了,你可以在这里坐下等等。”

“谢谢!柔娜。”

“我想他们已经告诉你今晚要参加抽选了吧?”

“对!我承认我自己现在非常激动,这是我的第二次。”

“不错!我做完这些案头工作之后也要和你一起参加抽选,这是我第九次站在被抽选的队列里,我想我一会可能会站不稳的。”

“你是多少号,柔娜?”

柔娜微笑着站起来给苏珊看挂在她干干净净的阴唇上的小牌子。她的号码是361。

“这么小的号码。这么小编号的姑娘没有多少还能在这个世界上了”

“当然,我是472以前的最后一个。”

“你一定看见过许多姑娘来了又去了。”

“没错。来了又去了!”两个姑娘笑了起来。

“你自己也来了很久了,是吗?”

“嗯,我的编号是644,我已经参加了快一年了。”

“差不多,我也不过呆了两年多。”

“也许我们两个的号码今晚都会被选中。”

“谁知道呢!以前也有人说过,反正我还从来没有被选中过,不过,每次去清洗身体的时候我都感到十分刺激。”

“对!我上次也非常喜欢那样的,不过真的被处理的时候大概会比仅仅被清洗更过瘾。”

这时,卡络琳回来了,看起来她对她自己很满意:一个小圆盘醒目地挂在她刚刚被剃光阴毛的阴唇上。

“嘿!苏珊,瞧!他们还剃光了我的毛,我想不通为什么我以前就没有想到要这样做!”

“对你很合适,卡络琳,你真是个大美人!”

“再看看他们还处理了我的双手!”她转过身子给她们看她被一只小巧的手铐牢牢地铐在一起的手腕“我现在根本不能碰到我自己的身体了。”

“嗯”苏珊微笑道:“当然你碰不到喽,这才是诀窍嘛。现在感觉很刺激吗?”

“噢!当然!”

“你猜怎么着?柔娜一会要和我们一起被抽选,她要和我们站在一起。”

“真的吗?我还以为你不用上编号呢,柔娜。”

“我刚才告诉苏珊,今晚是我第九次上台。”

“天那!你的运气可真是太壮了”

“没错,每次你上台都有两倍的几率不被选中,而上台前还有一次抽选决定那些会员需要上台被抽选,所以如果有足够多的候选人的话,你每次都有机会不被选中,因此,每个人每次都有相同的机会。”

“大概是吧…但是会不会有些姑娘永远也不会被选中而另外有些姑娘第一次就被选中,好像还是不太公平。”

“可是,你不觉得一个姑娘如果这次不被选中,那她下次会更愿意合作吗?”

柔娜辩解道:“我喜欢这种办法,因为直到真正被选中,谁也不知道你会被处理。所以你就没有必要在被处理之前胡思乱想了。”

“噢,我明白了。反正等他们一会儿开始抽选的时候我就会知道那种感觉了。”

“当然了。试一次然后忘记它们是最好的办法。”

“好的。我会尽量去忘记它们的,柔娜,但是我现在太兴奋了,好像没有办法不想它。”

“??!姑娘们,我现在已经做完文书工作了,我们今晚可以一直呆在一起了。”

卡络琳跟着其他人穿过场院,因为她的双手被反铐在身后而不能遮掩她的裸露的,刚刚被刮光阴毛的并且挂着阴环和号码盘的下身而感到有些羞涩。

大卫和另外几个同样装束的侍者已经开始忙着清理小棚了。

那味道闻起来挺可怕的。

那些小棚看起来像是经过改造的挤奶棚。

棚子的铺着瓦片的顶棚向里面倾斜着,一条排水沟从小棚子中间穿过。

棚子的内壁整齐地镶嵌着瓷砖,棚子里面靠墙摆着好几个摊床,每个摊床中央都摆着一些古怪的,用金属杆交叉悬挂在顶棚上的设备,还带有很多滑轮和其它附件。

每个摊床前还有一跟专用的带喷头橡胶水管被精心地卷在一边。

卡络琳不明白另外一些连接在墙壁上放在摊床后面的带着小小,园园的尖嘴的皮管是作什么的。

在对面墙边是一排水槽,上面的钩子和架子上挂满了盘好的绳子,链子和手铐。

有几个摊床上面已经挂着手腕被高高吊起在顶棚上姑娘了。

“姑娘们,你们可以选择3号,8号和9号摊床。快去!”

卡络琳顺从地走到3号摊床边。

大卫打开她的手铐并把她的双手高高举过头顶。

一条绳子从顶棚的架子上垂下来,她并拢的手腕被牢牢地缠上了绳子。

然后,他通过滑轮拉动绳子升高卡络琳的身体,直到把她的双脚拉高到离开地面大约1英尺的距离。

然后,他用两条固定在墙壁上的绳索分别绑在卡络琳的左右脚踝上,把她的双腿向两边宽宽地分开。

卡络琳觉得她自己根本无法挣扎。

“行了。现在咱们开始清理你的身体!”

他回过身子去摊床后面的一个桶里抓起一把油膏。

“这是你的第一次吗?小姑娘”

“噢!是的!”

“啊…当然了。我刚才才给你上的阴环嘛!别害怕,不会太痛的。”他给卡络琳看了看手里的油膏:“这是我们以前晚会的副产品。烹调以后总会剩余一些油脂的,你要知道。我们一直都是充份利用我们的猎物而尽量不浪费她们的。”

与此同时,他把双手伸到卡络琳分开的双腿中间,把油膏涂抹在她紧紧夹在一起的肛门里。

“放松点,亲爱的。别紧张!”

喷嘴的感觉又凉又硬,虽然卡络琳挣扎了几下,但是它还是顺利地插进了她屁股。

他扳下一个手柄,喷嘴在卡络琳的身体里开始膨胀。

水管沉重地挂在喷嘴下面,她无法把它们弄出去。

他打开水龙头,卡络琳感到一股温暖的水柱冲进了她的内脏。

一会功夫她就因为肚子里充满了水而感到又憋又涨的很不舒服。

“快停下来…停下来!我受不了了!”

大卫只是笑笑没有理会她。

当他最后关掉阀门的时候她已经觉得她的肚子随时都会爆炸的。

“现在就这样呆一小会,好姑娘,让清洗剂发挥功效。我们希望你的肠胃都干干净净的。”

“可是…可是我只是要被抽选呀!”

“当然了,亲爱的。所有参加抽选的女孩子都要经过这样的处理。

这样可以避免令人不快的事情发生,而且也能节约抽选以后的时间。

我们都不希望在晚餐开始以前等待太久,不是吗!而且这种清洗其实不会伤害任何人的。”

“噢!”

五分钟以后他扳回手柄并且把喷嘴拽出她的身体。

一股洪水从她的肛门里喷涌而出,令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尴尬。温热的水里充满了清洗剂和她身体里的污秽。

更令人尴尬的是这样的清洗又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

当然,第三次的时候,从她屁股里喷出的就只有水和翻着泡沫的清洗剂了。

最后一次出来的水让他非常的满意,里面已经没有任何污秽了。

他又用水管仔细地清洗几遍了她的下身。

“好了,亲爱的,作完了。”

卡络琳在被放下挂架时扭动身体表示对他的感谢,随后,一块大浴巾迅速把她全身都擦的干干净净。

“现在和其它姑娘一起上台去把,亲爱的!”

在离开棚子之前,姑娘们的双手被交叉着用一种柔软但很结实的日本绳子结结实实漂漂亮亮地捆绑在背后。

卡络琳发现用这种绳索捆绑的手腕比铐在一起更无法活动。这种感觉真是不可思议的令人兴奋。

她顺从地跟在其它女孩子的后面走上了高高架起的长长的舞台面向着台下的观众。

苏珊设法站在了她的身边,能有一位曾经经历过这一切的人在身边真好。

她还从来没有设设想过在众目睽睽之下全身赤裸,双手被捆绑着的感觉。

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体验,特别是当她听到附近桌边的几个人正在评论她的身体的时候,显然他们都非常渴望品尝她的身体在被穿透在巴比?坑上炙烤后的美味。

她在台子上甚至可以感觉到巴比?篝火的热量,那边至少有三个。

突然,她的脖子被用力抻了一下,栓上了一只绳套,她惊讶地四下里张望,舞台上姑娘们的头顶上有一只木制的横梁,横梁上坠下来许多绳套。

这时她的脚指又被用力地抻了一下,也被绑上了绳套。

“苏珊,怎么回事?”她叫起来。

“没事,卡络琳。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他们不希望我们中的任何人在公布抽选结果后逃走。”

“不用担心,苏珊。我不会逃到任何地方去的。”她打趣地说道。

卡络琳可以看到柔娜站在队尾,她看起来非常的平静。卡络琳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在八次抽选以后还这样镇静的。

“女士们先生们,我现在宣布抽选结果,在这之前,请大家尽情鉴赏这些将要奉献给今晚的晚会的姑娘们。”

人们大声地鼓起掌来。

“首先,按照规矩,我们必须为这些肉体评定级别并且给她们加盖证章。今晚希尔先生将荣耀地进行这个工作。”

所有的女孩子的胴体在台上被专家又是捏又是刺,卡络琳看到那个著名的屠宰专家向她走过来。

他把他的专业评价人体的手指伸到她的屁股下面,检测她的大腿上的肌肉的质感,抚摸她的阴蒂检查它们的丰满度。

当他把手指深深地插入她的阴道是嘴里在不住地嘟囔着什么。

“现在测验你的肌肉的质地,姑娘,请尽量使劲夹紧。”

卡络琳顺从地用力夹紧插进自己阴道里的手指。他满意地笑了。

“太出色了,好姑娘。这是我多年来见过的最好的女阴。”

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用竹签扎了扎又夹了夹她的浑圆屁股和高耸胸脯,最后结束了检查。

“第834号,?﹒?﹒极品!”他大声地宣布。

卡络琳感到非常骄傲,虽然绝大多数姑娘被评为‘极品’。

只有柔娜的评价是‘上等’,其实那也没有什么关系。

当他把滚烫的等级评价章盖在她的右屁股蛋上面的时候,卡络琳不由自主地退缩了一下,她感到一阵刺痛。

“欢迎来俱乐部,卡络琳。”

苏珊高兴的说:“没关系。这些都是乐趣的一部份,那快标记很快就会消失的。我打赌你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评为极品肉,现在感觉怎么样?”

“挺奇怪的,但是很刺激。我开始相信他们不是闹着玩的了。他们真的会把咱们中间的三个姑娘烤熟吃掉吗?”

“我打赌他们会的!一会他们就会宣布那几个幸运的赢家了。”

“你是说赢家吗,苏珊?”

“当然了”

卡络琳笑了,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呀!

“女士们先生们,我非常高兴的发现在台上的每个等待被挑选的姑娘都非常令我们的主厨满意,希尔先生,请向这些乐于奉献自己美妙胴体的姑娘们致意。”

又一阵经久不息的掌声。

“现在我来宣布抽选的第一个号码。”他停顿了一下。


(4)

“女士们先生们,第一位,我想大家也都会同意的,一位非常迷人而令人垂涎的美人。

我们的第一个优胜者,是…第644号…苏珊小姐!”

卡络琳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苏珊已经被选中,接下来还有两个位置。她瞥了一眼站在身边的朋友,发现她正在因为极度的激动而全身战抖。

“苏珊是你!我真不敢相信!”

“啊…卡络琳…噢!”她实在是太兴奋了:“我也…不敢…相信!”

主持人又举起了一个编号。卡络琳也开始颤抖了,还有两个姑娘要被选中。

“我们今晚奉献给巴比?晚会的下一位可爱的女孩是一个最新的编号,这是她第一次参加俱乐部的活动:卡络琳小姐,第834号!”

在听到自己名字的一瞬间,卡络琳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战,她正陶醉与设想晚会上的来宾津津有味地品尝自己身上的嫩肉。

她清醒地知道自己已经无法逃避这一切,几分钟后,她将亲身体验这种可怕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体上的感觉。

她感到自己又一次进入了性高潮,自己下身的小洞洞里的蜜露已经湿润了刚刚被刮光的阴唇。

她的阴蒂因为高潮而充血涨大。

卡络琳偷眼瞧了瞧边上的苏珊,她已经因为高潮而猛烈地抽搐着。

人们在台下大声喝采,但是主持人还在继续他的宣布。

“最后。我肯定大家都喜欢我们的柔娜,她的号码持续的时间最长,她显然已经为把自己姣美的胴体奉献都我们大家的餐桌上等待了太长的时间。今天她的愿望就要实现了,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祝贺她!”

人们报以一阵更加热烈的掌声,显然,柔娜很有人缘。

卡络琳注意到苏珊的脸颊上面挂着两滴晶莹的眼泪。

在品尝过多次人体的美味后,要把自己的身体奉献出来时的激动的感情一定很难克制。

她觉得自己第一次就被选中也许是非常幸运的。

第一次参加这种俱乐部就被别人享用的感觉比享用别人的肉体更叫人陶醉。

其它六个没有被选中的女孩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她们的绳套被放开,捆绑手腕的绳子也被解开,只有一个除外,她看起来有些不满意。

大卫拍了拍她的屁股。

“没关系,琳妲。如果你乐意,我们下星期会把你作为特别奉献的!”

她的眼睛一亮。

“噢,大卫,可以吗?那样太特别了。”

“亲爱的,这没有什么。我们永远欢迎志愿奉献者。我肯定你会是很棒的,下次我们一起瞧瞧。”

“噢!谢谢你,大卫。我盼望那天早点来到。”她热烈地亲吻了他然后走开了,显然她对他的安排非常满意。

卡络琳感到在脚趾被放开以后自己感觉轻松多了。

然而,大卫又把一条皮带穿进她下身佩戴的阴环里,然后拉着皮带把她拽向前。

作为一个女孩子,双手被交叉反绑在背后,又被这样的皮带拉着是根本没有机会挣扎的。

她非常温顺地跟着大卫,仔细地感受着阴部挂的阴环被扯来扯去的奇妙感觉。

第一眼望去,进行处理的棚子和刚才清洗身体的棚子很相似,不同的是它的前面有用木材搭的栅栏。

棚子里铺满了瓷砖,一套排水沟穿过棚子中央,旁边还有好几条小水沟。

应该放摊床的地方是几个需要上几阶台阶的平台,平台上面分别安放者几个不同的设备。

卡络琳马上就注意到那台机器与杰西卡3000非常相似。

旁边的一个架子上,插满了闪闪发亮的钢制穿刺杆,这些钢制的杆子大约有八英尺长,顶端被摩的尖尖的,显然,它们是被大量制造出来的。

另一台机器看起来也挺吓人的,她认出那是一个全自动的断头台。

那个断头机有一条用金属制成的滑道,旁边的墙上有一排挂钩用来吊起牺牲者。

还有一台垂直安放的机器也很像杰西卡3000,但是设计的却更复杂。

卡络琳的浑身开始哆嗦了,杰西卡3000已经够可怕的了。

大卫把拽卡络琳皮带栓到墙上的一个挂钩上。

她扯了几下皮带试了试,很痛,她哪里也去不了。

“你就在这里等我们处理完她们俩,因为你是头一次来这里的,她们原来已经看过了。如果你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的话,你会更能享受的。”

“大卫说的对,卡络琳。我不在意先走。一会你会发现用自己的身体体验的时候感觉更棒的。”

“噢!好的,苏珊。多谢”

当大卫把苏珊牵到杰西卡3000边上的时候,她向卡络琳勇敢地微笑着。

她温顺地分开双腿跪在平台上,随后,她的双膝和双肩被用皮带紧紧地固定好。

然后,他把固定苏珊脚踝和脖项的金属铐锁上。

她试着动了动,显然一点运动的可能都没有,她的下巴紧紧地顶在支撑下巴的台子上。

卡络琳看到苏珊的阴户已经被爱液湿润。

她的阴唇已经变得令人羞涩的潮湿,她的阴蒂也明显地因为兴奋而涨大。

大卫开始用大量的新鲜的从女孩子身体上提炼的油脂涂抹苏珊的下体,他熟练地抚摸着她的因为激动而变厚变大的阴唇。

然后,他把一个后面联着细细的管子的针头扎进苏珊的乳头并且把固定螺丝拧紧。

“啊啊!噢!疼呀!”苏珊大叫起来。

“你知道的,姑娘。现在你觉得越疼,一会你在餐桌上的味道会越好。所以就不要抱怨了,忍住!”

卡络琳的身体开始蠕动了。她可以想像苏珊现在的感觉,尤其在你面前受折磨的就是你的好朋友。

穿刺用的烤肉叉似乎直径有一英寸左右,大卫安装了一只在机器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金属碰击声。

当他把杆子向前滑动的时候,杆子的尖端发出了闪闪的寒光。

苏珊在冰凉的杆尖接触到阴户的瞬间本能地抽搐了几下。

当卡络琳看到杆子继续缓缓地但是平稳地插入她朋友的阴道是也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首先,杆尖把阴唇向两边撑开,然后逐渐地撑大她因为浸润了爱液和油膏的闪着亮光的阴户,直到她的整个阴户紧紧地包裹在杆子上。

卡络琳边看边觉得那只杆子设计的正好与女孩子的阴户吻合,她开始入迷了。

大卫继续在苏珊的屁股中间涂了更多的油脂。

“这是我们的杰西卡4000”他向卡络琳解释着:“这个型号的机器还有一个辅助叉,我来告诉你这个辅助叉是怎么用的。”

他给卡络琳看一个像在清洗间里用的灌肠喷尖那样的尖嘴。

“这个按钮打开切割器。”他按下一个按钮,一排锋利的钢齿开始绕着尖嘴旋转。

“我还是不明白。”

“其实很简单。把这个尖嘴查进苏珊的肛门,等她穿刺好了以后,这些切割器就会打开她的腹部,然后她的肠子和内脏就会流出来到机器下面的收集箱里去。老型号的机器会弄的内脏很乱。现在,我只要把这个尖嘴插进她的肛门就可以用它来做成管子把她的内脏从后面都冲出来了。”

“噢”

他笑了:“事情总会是越变越好的。”

尖嘴很顺利地从肛门插进了苏珊的直肠,然后他按下一个按钮让它在她体内膨胀。

“现在,姑娘,我们要开始处理了。别人都快等不急了。”

卡络琳浑身一震。

“能…能让我来按按钮吗,先生?”

“噢,这不太寻常,不过看在你们是好朋友的份上。往这边来一点,转过身子,我把控制盒放在你的手上。你能感到按钮吗?”

“能,谢谢。苏珊,准备好了吗?”

“这是个好主意,卡络琳。我也希望为你做这件事。”

“??,我现在要按按钮了!”

“啊啊啊!喔喔!我感到那东西在穿过我的身体!好疼,唉呦!它从我的肚子里扎过去了。它在胳肢我的阴核…太痒了…我要…啊…啊…啊…现在到我的胃里了…要进到喉咙里了…Oooooomphhh!”

鲜血淋漓的杆尖端顺利地从苏珊张开的嘴巴里穿了出来,但是,闪着寒光的杆子并没有马上停止,它继续向前运动直到苏珊嘴里出来杆子约有一英尺长为止。

被穿在杆子上的姑娘的身体继续猛烈的蠕动着,不过最终她还是渐渐安静了下来。

“棒极了!”大卫说道,显然对她的表现很满意。

“现在,我的姑娘”他转向卡络琳:“你下面可以看到清理她的肠子和内脏了,往这边来一点可以看的更清楚。”

他按下按钮后,苏珊的肚子上出现了一条隐隐约约的细细的红线。

切割刀在不断的从她的小腹到胸腔之间来回运动。

忽然间,她的腹部被彻底从里面切开。

卡络琳在几米外出神地看着苏珊的肠子和其它内脏一股脑从她肚子上的切口里涌出并流进机器下面的一个收集箱里去。

大卫立刻打开插在苏珊肛门里的尖嘴的开关,苏珊又开始剧烈地抽搐了。

显然她感觉到了极端的疼痛。

更多的肠子从她腹部的开口里和着水流冲出来,大卫用一把解剖用的小刀插进她的腹腔,割掉了最后留在里面的一小节肠子。

一台自动缝纫机细细地缝合了苏珊腹部的伤口,大卫随后拔掉插在她肛门里的尖嘴上的水管。

两个侍者过来抓住杆子抬起她的身体。

他们用剪刀剪掉挂在苏珊阴部上面的号码盘,还有她乳头上的乳环,随后用麻绳把她的一双脚踝捆在烤肉叉上,她的膝盖也被捆在了一起,随后,她的那双被反铐在背后的手腕又被用另一条麻绳拦腰固定在身上。

他们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苏珊一直在凝视着卡络琳,真不知道她现在心里在想些什么。

柔娜一直镇静地呆在旁边一言不发,忽然她开口了。

“能不能让我来试试杰西卡6000,大卫,如果没有太大的问题的话?”

“亲爱的,我也这么想来着。我知道你很喜欢你的堂妹姬米的故事。我不会叫你失望的。卡络琳,你将看到少见的风景。过来柔娜,我先把你手腕上的绳子解开。你知道该怎么做的,是吗?”

“当然了。我已经帮助过许多女孩子接受它的处理了。看看我自己怎么上去的!”

柔娜灵巧地走到那台立式的机器前面,自己爬了上去。

马上,她的双腿就被紧紧地固定好了,当她弯下膝盖后,她的脚踝也被一对铐子锁住了。

这太简单了,女孩子们简直都可以自己做好这一切。

这绝对是一个全新的型号,不过卡络琳还是希望自己用较老的型号,这台机器看起来太现代化了。

柔娜的手腕被机器上的金属铐子铐在了支撑她脚踝的支架背后,她必须拼命把身体向后才能把手腕伸进金属铐里,不过她还是做到了。

现在,她的全身无法移动了,她的姿势有点像是竖直放置的被用捆野猪方法捆绑的猎物,不同的是她分开的双腿下面是一台机器。

大卫在旁边紧张地调节机器的控制器。

使卡络琳感到奇怪的是要做穿刺的金属杆似乎没有对准正确的方向和位置。

随着在她下身涂好了油膏,她的屁股被掰开,杆尖移过来对准了她的肛门。

他把杆子向上推进到刚好牢牢地插在她的肛门里。

柔娜性感地迷人地蠕动着。

“噢!我觉得它已经插在我身体里了!它扎着我了!”

柔娜的乳头已经因为激动而高高的耸起,她兴奋的几乎要晕厥了。

钢叉捅在肛门里并不是卡络琳向往的性幻想方式,但是她看着看着也开始和柔娜一样颤抖起来了。

大卫马上按下了‘执行’按钮。

卡络琳清楚地听到杆子刺破肠子的声音,那姑娘开始尖叫并且挣扎起来,一定是非常地疼的。

几分钟后,杆尖出现在柔娜张开的嘴里,她的身体还在猛烈的抽搐,浑身在颤抖着痉挛着。

“看好,卡络琳。最有意思的部份现在开始了。”

她痴迷地看着机器自动地锁住了穿刺杆的顶端,然后开始逆时针旋转起来。

卡络琳听到柔娜身体内部发出一声金属碰击的声音,穿刺杆在她的腹腔里折成了的两节。

后面的支架开始把她的手腕向下拉去,她的后背很利害的向后倾斜着,同时她的腹部膨胀起来,看起来就好像是怀孕了一样。

现在,卡络琳知道下面该是怎么样了,机器前面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尖刀,从她的阴蒂中间向上深深地切开了她的腹部。

切口一直划到她的胸骨下面。

在穿刺杆的下半部份缩回来的同时,她身体里的鲜血也随之倾泻而出。

“瞧!这个尖嘴和刚才苏珊的很相似,不过,我们这里是在这个姑娘被穿刺以后再用。这点和其它的机器很不一样。”

他给卡络琳看了看那个尖嘴。

它可以扩张到原来直径的两倍,外面切割用的钢齿也长得多。

她开始还不太明白,柔娜已经从肛门里被穿在穿刺杆上了。

当他把尖嘴深深地插进柔娜的阴道里后,她忽然联想起嘉年华会的故事来。

按下开关后,柔娜的阴道被撑得非常开。

在他开始抽吸的时候,柔娜的身体也跟着抽搐起来,她身体里面的脏器一下子都被抽到机器下面的收集箱里。

卡络琳可以肯定这个姑娘在机器的开关被打开的时候进入了猛烈的性高潮中。

他迅速收走从她身体里出来的东西,然后她的身体被机器精细的缝合起来。

她的双眼由于身体上感觉到的新的一阵刺痛而睁的大大的。

“看起来很原始,不过这样出来的身体滋味很好。必须让她感到异常的疼痛!”

听到他的解释,柔娜的嘴巴抽搐了几下试图微笑作答。

大卫按动了另一个手柄,穿刺杆的两段又重新在她空空的腹腔里接在了一起。

卡络琳现在都快要神经质了,只见他拔调插在她阴道中间的尖嘴,然后换上了一把不断在振动的金属刺棒。

当柔娜被侍者抬走时,被贯穿胴体的姑娘还在随着阴道里不断振动的金属棒在不停地蠕动着。

卡络琳希望她现在可以尽情享受这种强大的快感,突然,她发现自己现在是唯一一位依然站着的姑娘了!想逃跑已经太迟了,她现在开始被带向杰西卡4000,她不知道苏珊是不是还在巴比?火坑上面活着。


(5)

大卫从挂钩上解下系住她下身的皮带,然后把她向前拉去。

“你要开始经受考验了,有什么困难吗,姑娘?”他很客气的问她。

“噢…不…我在想…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你只需要跪下来,我来处理后面的事情。”

“噢,好的。”

卡络琳趴在机器上的时候感到非常恶心,但是现在已经不允许她再多想别的了,他们拥有合法的权力要求她奉献出自己的胴体,她是俱乐部的会员,签订了契约,因此根本没有讨论的余地。

她是在自己的自由意志的支配下签署的协议,也没有关于时间的限制,他们当然可以在她第一次访问的时候就要求享用她的肉体。

在她思考的时候大卫却忙着准备着。

她身上的所有肌肉几乎都无法运动,现在,他把她的脖子紧紧地固定在支架上,并且迫使她把下巴紧帖在托架上面,她明白这样的姿势是为了可以让穿刺杆顺利地从她自己的嘴里刺出。

她的阴部开始想她自己预料的那样兴奋起来。

她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只能在他用手指抚摸她的躯体的时候向他报以微笑。

感觉好极了,尤其是在看不见他在做什么的时候。

卡络琳的下身已经湿透,她已经准备好了。

当他把针头扎进她的乳头时,卡络琳开始大声的喘息起来。

她已经忘了刚才刺进苏珊乳头的那些针头了。

她的两个乳头都被针头刺的生疼,尤其是当他上紧固定针头的螺丝的时候,更不舒服。

忽然间,她疯狂地渴望伸出双手拔掉这两个针头,可惜她的手腕现在被牢牢地反铐在她的身后。

他的手指在抚摸她的阴唇时给她带来了无限快感,他这是企图分散她因为乳头被针头刺进而感到的疼痛,特别是她觉得一个硬梆梆的温暖的东西慢慢地穿过阴唇插进她的神秘的洞穴。

当然!现在侍者们可以随心所欲地与她做爱,他的阴茎忽然猛地插进她的阴道。

阴道不来就是为了承受这种刺激的。

在他来回的抽送越来越猛烈的同时她也用力夹紧了她阴道里面的肌肉,几个月以前她才学会这种做爱的技巧。

她不知道大卫在杰西卡上面曾经与多少个女孩干过,不过他一定会记住这一次的!

随着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他的手也越来越紧紧地搂住了她苗条的腰肢。

她下身的肌肉随着猛烈的抽送而抽搐着,他真是太棒了。

她的阴蒂因为他的来回冲刺和突然用手指猛烈抚摸她的下体而充血,膨胀。

在他的火热的精液在她阴道里喷射的时候,卡络琳全身都爆发出剧烈的快感。

但是,突然,他抽出阴茎走开了。

她的胸脯由于快感而上下起伏着。

忽然,有一个冰凉的东西碰到了她的阴户,那是穿刺杆的尖端。

它很轻易地就伸进了她依然在不由自主悸动着的阴道,把她的阴户极大的撑开。

她没想到会突然感觉到杆尖顶在了她的子宫颈上,它把她的下身彻底的撑开了。

穿刺杆不断刺激着她已经被唤醒的阴蒂。

她想他是存心这样干的。

接下来,他在她的肛门周围和里面涂抹了许多油脂,插进肛门的尖嘴有一种不详的感觉,特别是在他打开开关使它在她身体里面膨胀起来以后。

在把一个小盒子放到她被紧紧地反铐在身后的手上后,他对他说:“自己启动机器吧,好姑娘!”

“噢…好的…谢谢你大卫。”

他把她的拇指放在按钮上,然后后退了一步,等待着。

她能感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我还能提一个临终前的要求吗,大卫?”她试探着问道。

“什么要求?”

“一会处理完以后把我捆在烤肉叉上的时候,能不能把我的双手捆在前面?我想在最后的时刻能用手摸着自己的身体。”

“哦…我想没问题!我会把你的双手绑在你下身前面的,对了,再给你的手里塞一些特制的油膏,这样你就可以自己涂抹自己的阴部了,你阴唇和阴道的味道一定会非常出众的。”

“太谢谢你了!”

卡络琳满意地微笑了:“烧烤完了以后我的脸会变得很难看吗?”

“放心把,姑娘,不会的!我们会对你漂亮的脸蛋和头发进行特殊处理的,等着瞧吧。”

看来再也没有什么借口拖延时间了,勇敢点!反正也是不可避免,按吧!

开始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但是紧接着她就感觉到了穿刺杆平稳地刺透了她的宫颈,钻进了子宫。然后她感到了另一次穿刺,冰凉的穿刺杆不断滑过自己阴蒂的感觉真是无法形容。

她因为穿刺杆的从腹部穿过带来的快感而颤抖,尖端缓缓地,平稳地穿过了她的身体,留下一条炽热的通道,这种感觉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穿刺杆使她不由自主地用完全不同的姿势蠕动起来,它现在成了她身体里的中心,她现在只能绕着它旋转。

她觉得它顺利地插进了她的食道。

当尖端从她张开的嘴里出来的时候,她的双眼流下了两行热泪。

她的阴道本能地紧紧裹在穿刺杆上抽搐起来,她的全身又一次在巨大快感中哆嗦了起来。

被穿刺杆贯穿身体给了她无限的欣快和感动。

她感到大卫走过来开始启动清理她内脏的开关。

刀子在她的肚皮上划出一条火辣辣的轨迹,突然,有什么东西从她被剖开的伤口中掉了出去。

她的肛门感到了剧烈的疼痛,水从她腹部的缺口中涌出,她所有的肠子都流出了体外。

当腹部的切口被针缝合的时候,她感到腹中空空如也的奇妙感觉。

她的全身,从阴蒂到舌头都向火烧一样的剧痛,在胸脯上,机器自动从乳头向她的身体里注射了一种火辣辣的东西。

最糟糕的是她的双手还在身后被紧紧的反铐着,她现在极端渴望能够用双臂拥抱抚摸自己的身体,虽然她知道这也不会丝毫减轻她身体里的痛苦。

她看见他的伸过头来向她微笑,可能是意味着她已经被收拾好可以开始炙烤了!她试图也发出一个微笑,但是她发现她只能痛苦地抽搐几下脸上的肌肉。

“你看来已经快要晕厥了,亲爱的!”

至少这也是一个安慰吧。他解开捆绑她身体的皮带,这样她就可以更剧烈地在穿刺杆上面蠕动了。

她甚至还在大卫把她的脚踝绑到穿刺杆的身后有气无力地踢蹬了几下双腿。

另外一条绳索把她的双膝捆在了一起,这样她又无法活动了。

随后,他打开她手腕上的皮铐,她的双臂马上紧紧地楼在胸前,双手本能地抚摸起自己像着火一样滚烫的双乳。

她的乳房因为双手抚摸揉搓的刺激而发出阵阵涨痛的性感。

“不要这样,放松点,姑娘!”大卫有力的大手纂住卡络琳纤细的手腕,使劲把她们交叉并拢在一起,然后用一跟麻绳捆绑好,麻绳的两头又紧紧地缠绕固定在她的大腿跟上。

现在,她的手只能摸到自己的阴部,小腹和大腿跟,不过这已经很不错了。

大卫随后又在她上臂靠近手肘的地方缠上了一道绳索,把她的双臂紧紧地捆绑在躯体上。

不过,这样至少她的双手和双臂可以尽量紧密的贴在自己身体上了,卡络琳想到。

卡络琳的双手现在可以尽情地抚摸自己的阴部了,自从自己的阴毛被剃光,她还没有什么机会亲自用双手感觉自己那种奇妙的光滑细腻的下身呢。

她热烈地揉捏自己的阴蒂和阴唇,还试图把手指从穿刺杆底下插进自己已经不能再被撑大的阴道里。

往上,卡络琳碰到了小腹上刚刚被缝合的伤口,立刻感到一种钻心的疼痛。

她的伤口周围的肌肉随着疼痛在不住的痉挛。

她可以摸到缝合伤口用的细线,这些用于缝合伤口的细线一定是用以前被处决的姑娘们的肠子做成的,她开始轻轻地抚摸伤口周围的肌肉以减轻痛苦。

大卫转到卡络琳面前,用一块毛巾仔细地擦掉了她额头和脸颊上的汗水和泪水,刚才因为剧烈的疼痛和兴奋,卡络琳的全身都出了大量的汗。

卡络琳对大卫眨了眨眼睛表示感谢。

随后,卡络琳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水柱冲刷了她的全身,好爽啊!卡络琳的头发又被仔细地收拢,然后戴上了一个湿漉漉的发套。

这一定是为了防止把她的头发烤焦,让猎物在餐桌上更美丽更性感一对会大大刺激起食客们的食欲的。

一把冰凉的铁勺伸进了卡络琳的手心,卡络琳伸手抓起了一大把凉嗖嗖,滑腻腻的油膏。

这些油膏都是以前被炙烤的女孩子们身体里面提炼出来的,自己身体里的脂肪也将被提炼成这种油膏,不过卡络琳现在顾不得多想这么多了,她疯狂地把油膏涂在自己的外阴,小腹,大腿跟和所有双手能够触及到的身上。

几个侍者台起了穿刺杆,他们把她轻轻地台到了最后一个巴比?火坑前。

旁边苏珊和柔娜的胴体已经在火上炙烤多时了。

苏珊还在像高潮爆发时那样不住的抽搐着,和苏珊一样,卡络琳身体上的穿刺杆的两端被轻轻地安放了烤肉坑两端的?型支架上,一下子,她身子下面的篝火被点燃了,卡络琳再一次进入了强烈的高潮中!

她可以清晰地感到火焰的热量在慢慢加热她的阴部,旁边的几个侍者在忙着在她的后背,屁股和大腿上涂抹凉嗖嗖的特制烧烤酱汁,她也更疯狂地揉搓自己涂满油脂的小腹和阴部。

大卫在一旁看着,他似乎非常惬意。

当然了!她一会儿就会被烤好了。

穿刺杆开始变得很烫,并且开始灼烧她的阴蒂,她再次因为快感而爆发!她的一对乳头太靠近火焰了,在被注射了药水以后她们变得非常坚挺而敏感,火苗发出的热量就像一阵持续的电流一样刺激着她们。

她记得在学校的烹饪课上老师说猎物身体的疼痛可以让肉质变得鲜嫩可口,卡络琳不知道自己能在篝火上坚持多久。

这时,又有一把勺子伸进她的手心,里面是冰凉的油膏和酱汁,卡络琳想到自己现在正在篝火上自己烹调自己的身体!不过油膏和酱汁都那么冰凉,她本能地把它们涂抹在双手能够摸到的身体上。

忽然,一阵刺痛和晕眩,原来侍者们把她在烤肉架上翻了个身,他们把凉嗖嗖的酱汁刷在她滚烫的脖项,肩膀,乳房,胳膊,腹部和小腿和双脚上。

她的后背和臀部同时也开始发烫。

卡络琳试着动了动脚趾和肩膀,发现自己的双脚和小腿已经开痲痹。

“一会自己的胳膊和双手也要失去知觉了”想到这里,她开始拼命地蠕动,双手也继续疯狂地抚摸自己的胴体。

她的身体又一次被翻转过来,有人又把一勺油膏和酱汁递过来,她继续不断地在身上抚摸着,涂抹着。

她渐渐感到一种沉沉的睡意涌了上来,她的眼皮无力地下垂了。

朦胧中,她听到旁边的侍者在评论着她的身体和味道,她的双手还有知觉,但是抚摸的动作已经变得有气无力。

恍乎中,她感觉到身体下面火热的刺痛的感觉慢慢消失了,她现在甚至有身上的刺痛感觉是被冰块刺激出来的错觉。

她联想起有一次冬天在室外洗温泉,然后在热气腾腾的身体上擦上雪的感觉。

“我还活着吗?”卡络琳在心里叫着。

她试图动动手指,发现双手已经麻木了,她拼命集中精力才能稍微活动一下双手。

“瞧,这女孩的小手已经不动了,她看来已经快不行了!”

卡络琳听到一个侍者说:“15分钟了,她漂亮的蓝眼睛也闭上了!”

卡络琳感到身体里面的脂肪和肌肉已经开始融化,她的全身的皮肤都开始渗出融化的油脂。

她觉得身体上的痛苦和欣快似乎都离渐渐开她而去,只有灵魂还徘徊在躯体中。

卡络琳觉得自己的身体笼罩在一片青紫色云雾中,她很奇怪,现在她只感到阵阵寒意。

远处,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翻转烤肉叉的吱吱声和油脂滴在火苗上发出的兹兹声,还有几个人在评论着什么。

不过,这些都显得太遥远了。

卡络琳忽然忘记了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她幻想着自己正在进行着奇妙的温水沐浴,温暖的水珠不断地从头到脚滋润着她洁白无暇的胴体,好舒服!好惬意!她感到全身的肌肤都在放松,自己的身体从来没有这样感到舒适过。

突然,卡络琳的身体开始向上升腾。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悬浮在半空中,她惊讶地睁开双眼,然后立刻发现她自己娇嫩的身躯正穿在烤肉叉上被炙烤,那具躯体似乎还在本能地轻微地抽搐着。

不过,那似乎已经不再是她自己的躯体了,她漂浮在空中冷静地仔细地观察着这个曾经属于自己的肉体。

她的双眼无力地半张着,蔚蓝色的眼珠已经失去了光泽,双手也无力地下垂着。

她的全身都被烧烤成了焦黄色,她觉得她的身体变成这种颜色反而显得更加性感,更加充满了肉欲。

这时,侍者又一次翻转了她的身体,她看见她的乳房依然高高耸立,乳头也依然突显在结实性感的双乳中央。

她的阴部也变成了焦黄色,光洁的阴唇上面她自己涂抹的油膏正在因为热量而兹兹冒泡。

她觉得自己的肉体真的是太出色太完美了,在被这样处理后被别人享用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她渐渐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慢慢减退,她遗憾自己的经历和感受不再会有任何人知道了,这感受真是太奇妙太刺激了,他们一会儿就要开始品尝她肉体的滋味了,这滋味已经在她自己的嘴里出现了,味道的确不错。

……

大卫拿起了刀叉。

她真是她太出色了。她的温暖的阴道令人陶醉,他会永远怀念她那里温柔而结实有力的肌肉。

她胴体的滋味也是无与伦比的美妙,那次巴比?晚会中活下来的人没有能忘记她身上的美味的!


BABE 本人是爱好和平和生命的性幻想者,贴出拙作《探访X俱乐部》无非是希望与有此同好的诸位分享美感和刺激而已。但是,在实际生活中BABE极为厌恶暴力和血腥行为和真实图片!特此声明!


------分隔线----------------------------